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八千四百三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十八漾状
  谢状四
  宋李梅亭集《谢卫参政差校正书籍状》:小材出位,愿归朱墨之勾稽。六府量能,留备铅之点勘。少振尘埃之冗,倍勤坯冶之陶。窃以三馆文书,固遴隹隹言正编摩之选。诸侯宾客,幸多狱讼财赋之司。宁有伺侯公卿之门,更容休息篇籍之囿。怜韩愈之非职,俾就闲官。期吕蒙之读书,非为博士。沫濡鲋辙,啄抱鹤翎。使养是气,而塞天地之间。将和其声,以鸣国家之盛。知花于见根之始,乞浆有得酒之恩。求之古人,在今日。伏念某。少谐平侧,长识偏傍。不深石室之细,仅晓金根之柜。遗经独抱,未辨豕渡河之三。良史博观,粗知马与尾而五。有时北窗高卧之梦,颇思东观未见之书。三神渺在于海中,五鬼难驱于坐上。插架三万轴,但当守邺侯之书。家集二百篇,幸皆是抚州之写。然作吏此事便废,亦有命焉。惟投闲乃分之宜,伤哉贫也。义留戏下,宜在遣中。遽冒膺朝廷之除,使策行秘书之职。兹盖伏遇某官。荣分湘门目目,并用楚材。又负偃植,各安所施。耻匹夫之弗获,猥门日木店楔。惟器是适,无一艺之不庸,试黄阁之规模,状碧油之人物,至如狂简之小子,亦劳块北之大钧。某,敢不祗此简书,呻其毕,珥貂分陕。已妆下体之菲葑,给札登瀛,愿备一株之桃李。《代赵抚属汝谢卫安抚状》:山木流行,久芙蓉之幕。岸花飞送,渐违桃李之蹊。重感眷留,倍深御恋。更裁四六,少谢万分。伏念某。再省妄庸,一何侥幸。当大参政十乘启行之日,适小丈夫三年垂蒲之时。惟其乐莫,乐告相知。是以迟之,迟而又久。敷施翕受,更无假于先容。前后推,真不遗于余力。居然穿缟之末,迄成合颖之谋。感溢瓶,功归炉冶。乃瞻衡宇,情已迫于忻奔。及告油幢,因数勤于盼睐。谪将满百,辞不免多。今蒙慨然,允为幸甚。昆鸟鹏水击,强希万里之图。乌鹊月明,深结一技之恋。恭惟某官。东郊道洽,西陕化成。展长沙千里之平,民无遗便。对宣室半夜之问。王曰:遄归,凡今日毛发丝粟之才,皆他时栌侏儒之用,欲作大钧之问,又虞小器之盈,敢陈探谢之词,更致依投之捆。常拟报一饭,柰何回首于南山。可以观四方,自此驰神于东阁。《代章监仓谢卫安抚状》下士代耕之禄,仅守积仓。上臣事君以人,忽腾荐椟。怜其出自于幽谷,使之陟彼之高冈。愧在卢前,感从隗始。切以莞库七十家之举,古道久衰。法筵第一义之观,今间尤耸。有严十乘,所部九州。凤翼龙鳞,孰不希于攀援。牛溲马渤,皆有望于蓄藏。及下车之云初,乃虽毂于綦贱。其为衔戢,实倍等夷。伏念某。质窳亡奇,材庳莫抗。服箱以走,渠怜满之黄钟。按剑无因,谁肯先容于白璧,强折腰于为米,真眯目于簸糠。今蒙需章,可使升秩。父书是读,果何有于家传。儿事已痴,岂真堪于世用。一字之褒已过,两喜之溢何多。伏遇某官。以社稷臣,为诗书帅。与人不求备,收毛发丝粟之微。嘉善矜不能,无丝麻蒯管之间。有如顽顿,首辱甄陶。九之鱼,鳟鲂即遄归于周室。千里之马骐骥,会交献于燕庭。某敢不增所未能。修其可愿。常为委吏,已蒙葑菲之收。彼周行,尚幸蒹葭之采。《代李总干伯长改任谢史丞相状》:回马首于监亭,不良择地。护鼠牙于粟庾,有渥自天。当趑趄将进之间,拜英北无垠之赐。谫焉孤贱,辱此一陶。窃惟京口之积仓。实切边头之仰哺。总司创阙,裹粮兼坐甲之司,堂选抡材,弄印致阅时之久。盖战德战谋之际,惟去兵去食之难。为米折腰,虽不离于禄仕。簸糠眯目,易有误于军须。必为官而择人,因能而任职。伏念某。一寒无挟,百拙有馀。伯父取之庭阶,补以京秩。弟兄习乎弓冶,志在世科。偶尺寸之蹉跎,漫斗升之口兔兔嚼。中婴家难,复诣吏铨。者火海为盐,妄欲供富。媪之役无面作饼,或谓非巧妇之能。况当避嫌,不免易关。自笑点鱼之上竹,何翅羝羊之触藩。一指之不若人,偎勤伯氏之读。匹夫之夫其所,亦关造物之怜。迄蒙仓库氏之除,全出光范门之造。恭惟某官。鼎彝家学,社稷世臣。巫贤之继巫咸,不但底王家之人。伊陟之绍伊尹,真足格上帝之心。虽九德敷施,均不遐遗。而一门小大,九蒙器使。乌鹊绕树,真同撼木之蚍蜉。牛差求刍,乃肯发机于鼷鼠某,敢不修其可愿,钦乃攸司。钱毂甲兵问于庙堂,当识士大夫之职。猥居楔成其室屋,无志明宰柏之功。《代卫机宜谢楼提举》:恭惟某官,昭代儒宗,清朝寿俊,精神洒落,光风霁月之标。翰墨淋满,贮雾含云之笔。自三年之博士,盍旬以封侯。行莫为乎王留,去孰如于公猛。两火昆,久游康乐之城。六辔委迟,遂访义之宅,散积仓于南亩,苏页辙于西江。皇华宁久于驰驱,清切即司于献纳。《帅到任谢郑参政》:天还印,甫辞五岭之炎。易地剖符,遽得三湘之媵。将母固谐于安便,拊躬但愧于叨逾。冒再偻而弗俞,知一陶之有自。恭惟某官。才弘而毅,器博以周。假无言,替一日万机之运,柔嘉维则。耸六服群辟之瞻。人固料代何之用参,上亦如安刘之必勃。两地碧云之暂驻,既厚仔肩。九天皇道之安行,亟膺颛面。某,守藩弗绩,席荫终更。所愿归田,径返林鸟之哺。敢期易镇,竟为樯燕之留。惟一重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