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九千七百三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一屋
  曾公遗录八
  【曾公遗录】
  乙亥,熙河奏:招到西蕃部族。泾原奏:已于减猥盐池,增筑一堡子守护,西人谓盐为减,谓注穴下处为猥减。有盐池长十里,有红盐、白盐,如鲜池无异,可作畦种。洽泾原等路运判李,见经画蓄水,召鲜州畦夫种盐,次学士院谘报:昨郭知章等所持国书,是六月书,词云:方兹隆暑。今以十月往,恐合换书。余以谓郭知章等本以六月行。虏人约令十月过界,恐不可换。兼知章到相州,已曾奏比朝起发。上及同列皆以为然,遂降旨便不改,止用旧例,俟进发日,申密院付给。丙子,同呈熙河五状,奏接纳西蕃次第,仍云:溪、巴、温未见其能,得与不得,青唐未可应接。徐观其事势,随宜揞置次,此夔意也。再封皇太妃殿中人邓继英,以殿当叙转供,备库副,使寄资。上云:太妃殿,恐非殿不当寄资,但与理磨勘可也。丁丑,同呈延青领板精赏功。孙路奏:王瞻收复辶狠川,乞建为湟水军。余以谓才得狠川一处,便乞建军,恐将来乞创置郡县不一,非朝迁累降约束令,於边防经久简便可行,及不得增广边费之意。此请未可从。夔力欲从之,同列亦皆作依违无定论。上云:洮州须置州,恐亦须有合置州军处。余云:洮州置州,乃臣所论,臣以谓先朝以熙河洮民为一路。今乃方得洮州,又先朝以熙河为熙河兰会路,今乃会州,皆所以成先朝之志也。下遂云:若如此,即一般。余云:不同。若於邈川、青唐皆置州郡,臣恐未易馈饷。孙路尝云谕西蕃部云:云一立一地,不要他底。今创置州军、官吏、将佐、兵马戎守之费,皆须朝廷馈运、应副,经久未易支梧兼朝廷所少者非土地。一向贪荒远之地,但疲敝中国尔。先朝创熙河一路,元佑之人皆以谓财力不及,可弃。今乃更於熙河之外,创置州县,岂易供给?上云:元佑之人云:穷天下之力,以奉熙河一路,又以为可弃,此言皆不当,莫不足取。夔辖纷然,以余为非先朝,而是元佑也。余云:元佑之人。以熙河为縻费财力,不可久。臣以时记中具道其非,亦尝纳陛下前,必记忆臣今日之论。但谓於黄河之外,青唐、辶狠川创置郡县,则为不便,非以熙河为非也。兼夔尝言得青唐、辶狠则如臣之说,置一都护总领,最为稳便。今若创置州郡,则自有知州、知军,更安用都护?莫与从初开陈之语,不同否?然此皆纷争之语,不足烦圣听。臣以管俟一切,抚定河南辶狠川之后,然后处地利紧慢,画一措置。甚处系最要害,合建置州军;甚处系以次,合差兵将人马戍守甚处。只今以本路首领心白向误有力量者,守把住坐,俟奏到朝迁,折衷。乃可定。左耳害云:适三省论议,亦待如此。余云:臣愚虑如此,亦不曾闻三省论议,亦不曾说与三省。但适方於陛前开阵尔,众皆以为当。然上亦称善,逐依此降旨,挥再封。余又言:臣适及熙河事。盖以为先朝措置熙河如此,尚不免后人论议,今若於青唐多置州军,广增戍守兵马,则未易供馈,何以免后人论议?臣於措置论事,不敢不为远虑,故不敢诡随众人。望陛下裁察。下颇欣纳。是日,上及洮州,不可不建州事,夔云:曾布初不肯筑会州,只要筑白巴罗浅井,亦如今日事。余云:臣不曾言不筑会州,不知在甚处说,有何人见?夔云?蔡卞以下俱见。上目卞。卞云:不记得。余云:如此,是臣无此语。当时经营灵平。平夏即有筑天都及会州之意。及钟传筑浅井,使议黜逐,皆臣首建议,何缘有不筑会州之语?夔然,再对,余又言:初引章呆次作帅,是李清臣,陛下必记此事。上云:记得。余云:初命章作秦臣,愿就泾原,乃是欲经营天都之事。臣亦以丁宁谕。今第经营,次既到官,是年春,遂兴此役,臣何缘有不筑州之语?今孙路与王瞻争功,众论犹以为非,矧在庙堂,却欲争占进筑会州,不出他人,是出己意,此与孙路何意?如此,岂不取笑中外?上极哂之。余又对三省言:臣向曾言西事,欲且画河为界,章以臣为杂赁院子里妇人之语,今日又自天都会州,遂收敛边事,亦称善。昨骂臣时,三省所共见,众皆默然。余又云:臣得事陛下以五六年,前后议论,无不可复。却不似他人一日说得一般。上笑而已。是日,再对:今张世永再任。戊寅,同呈泾原进筑减猥毕工。赐帅臣以下银合茶药。再对:今熙依界道图样,以十里为一方,以见金城寨筹地名。考寻古驿程,相去地里画西蕃图闻奏,河东奏:朔州同离贾胡瞳,事宜宁息,北人自去岁欲迁东偏头税场于贾胡瞳,径入久良津买卖朝迁以创改事端。令边吏移文拒之。云:久例於东偏头,材往来买卖,难议创行改移。后数移文至,不肯收授,又于贾胡瞳创建税场屋宇。及开石墙,越汉界於天涧,及黄河取水,至以兵伏拥护取水人过界,射伤巡幸林子中。日一奏:以为北人恐因此生事。又云:欲以黄河分水为界。又云:聚兵数千,欲据界取水。朝迁亦令折克行相度应接。余数谕子中,以谓探报皆虚声,建税场破石墙过界取水,皆同知者。鹿暴妄作,不足恤。子中尤恐不已,既而果无事,仍奏云::更不发日奏。上亦哂之。是日未时,皇子生。卯酉,同三省外殿致贺。上亦遣近宣答。皆再拜。既对面庆,皆以为此宗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