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一万九千七百四十二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一屋录
  窃愤录
  天辅十五年,宋绍兴二年,岁在壬子,或见帝在御街衢间,内有一老叟自称亦是京师人。与上皇话旧,云:天城陷日为虏流移到此,见上皇每每相对泣下。又言正月无夕鳌山风景。于门下金盏赐酒,相持大哭,偶城中主者年老胡官乘马遇其前,怒曰:安可放他于是处,乃以鞭犯上皇背,少帝亦遭此辱,老叟皇服亦遭笞擎十余。遂令左右复引二帝入小室闭门,自此不容出入,无复到街衢。或日监守者阿计替曰:今日此城主老胡官已死矣,可再出游,不妨纵步。人民无敢与帝语者,亦无敢供馈食者,问其前日老叟,则云死矣。至人静处。阿计替于怀中出片纸,上书绍兴二字示帝,曰:且喜江南渐平,以淮为界矣。帝曰:绍兴者何?阿计替曰:南朝皇帝年号。又曰:间之相杀尚未十分定。恐南朝能复河南河北之地矣。帝曰:我在此思之惟乞死矣。何瞰更论此事。或曰:五国新城同知到。即金虏太守也。名曰瓜欧,自燕京来,乃一少胡,列侍妾数人坐庭上,二帝于庭下语之,赐酒肉曰:此地去燕京稍远,可以保护。自屏后呼其妻出拜二帝曰:此女汝家人也。妇人出拜,已衣胡服。二帝不能识之,乃云记得父是今上官家弟,不知为何王名位,自此稍得其夫妇相顾,颇缓枸禁。或日有牌使至五国城,宣北国皇帝敕曰:契勘皇后赵氏,已废为庶人赐死。今瓜欧妻赵氏,是庶人亲妹。及统国不律介妻,亦是庶人亲妹,并合赐死。令瓜欧夫妻拜命讫。妇人泣下如雨,其夫亦泪下。牌使遣人以棒敲杀之,取其首去,且戒瓜欧夫妇数日不止。自此复拘二帝如前,又戒阿计替善监视,且不知废后之由。或日阿计替得所闻事白帝曰:先是南朝肃王女为郎主妻,前日因妒忌已杀之,又以荆王女为妃,生一男生一女,今已立为皇后,因在宫中与郎主奕蓁,言语犯之,郎主厉声曰:休道我敢杀赵妃也。敢杀赵后,后泣下而起,衣冠待罪。金主怒不已,送入外罗院即宫掖间所囚也。内侍雄喝利者,又谮后有私于人,又有怨言,又与韦夫人密语殿内。言讫泣下。每月朔望焚香南面再拜,似此言二十余事。金主遂大怒,赐死外罗院,以至与后族属。为燕京官妻十余人,并赐死,故及瓜欧之妻也。自赵之死,上皇因拘系日急,又虑朝廷不测,乃绞衣成索,经梁柱间欲自尽。少帝觉而持下,泣曰:不可如此,且臣子不孝无道,致君父于若此。陛下求死,臣何容于世,为万世罪人矣。监者或知之者,以汤见饮。自此不能食者数日,日既困惫。虽便溺之往,少帝从行,况室中只可容二人。临近则护送所止,监者阿计替则时以宽容见勉,终不能食。日久卧室中土几上,阿计替时以不云木煎汤馈之,云此中无药物。有疾者只煎此木作汤饮之自愈。其不云木者,初生无枝叶,暗地中生,城北最盛。天气晴和,则掘地求之,色如枯杨柳,木小如筋,蔓延数十步,屈曲而生。上皇服之少定,又云此木可以占病之吉凶。初煎沸汤数次之间,其子浮者病即愈。沉者即死。半沉浮者病久不愈。或日天气凝冱,天雨雹大者如鸡子,小者如弹子,盈地数寸,百鸟皆死,人避之不及亦有少损。是日阿计替有疾,语不出口,昏默困卧。少帝忧之,令监守求不云木,帝手自煎汤有木浮于汤面如旋转状不止。帝自持令阿计替服之。是夜出汗如雨,遂无馀疾。是岁郎主以赐到布帛等,但冬月极寒,必居土坑中容身以避寒气。天辅十六年春正月间,金主生辰不赐酒肉,云郎主以疾免宴,或云郎主已归天,或云皇孙即位,流闻不一。元宵亦不放灯。后一日大雪,有雷雹。俄顷雪止日蚀,天地晦暗,经夕乃复。或曰天气大和。阿计替曰:今日寒食节,北国例并祭光祖烧纸钱,埋肉脯,游赏外各在水际。或为主者所戒,不敢放二帝出外观之。是日城中大火,屋宇焚荡皆尽,死者六十馀人。护卫人亡失大半,阿计替左肩臂亦靡乱,鬓发皆焦。帝所居室烧及大半,帝与上皇因火势甚,手搭其窗,窗折身体亦有伤,衣服皆焦。二帝相谓曰:初见火起时,言愿死于火中,及至火至室前,如有人扶掖而出,并不犯折窗之事。是日饮食都无,后数日或定。或日有甲兵至,自言从西明州来,知此处有火,故来救援。斫采林木营造屋舍修葺如故,后去官宇再作帝所居室等。阿计替因火焚损一臂,不可持扬。少帝因火变,亦疾二指不可屈伸。或日天大风,昼瞑不见人物,天雨稗子如豆,地深数寸不知何来,彼人亦有磨而作食者。大火之后,非此不可养人,固知造物乘除,自有成理,不可以常理测也。或日阿计替曰:此日乃十月一日也,我从二人今已七年,何时后还燕京,得见父母。今天渐寒,衣袂又无,大火之后为之奈何。忽闻有新差同知到官,乃一北胡人,坐于庭上,引二帝至庭下,呼阿计替曰:朝廷令汝监守赵某今已七八年,前日大火起,莫是有生事如此煞好公事。呼左右鞭背三十。阿计替叫呼不已,乃赦之。自此阿计替不后亲迎二帝,每对彼人,则佯大骂。或日新差至者,命酒肉坐于庭上,若宴饮状,半醉。有一奴自外突入,手持刀径升庭休新主者,断其首。呼众曰:我有父曰遂碎,因小过为他所杀,有母又为他所私,我又日受鞭笞不能堪,母自屏后出。持刀入室尽杀其老幼。二十馀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