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万二百四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质毕
  毕士安
  【宋书】《列传》:毕士安,字仁叟,代州云中人。曾祖宗昱,本县令。祖球,本州别驾。父义林,累辟使府,终观城令,因家焉。士安少好学,事继母祝氏以孝闻。祝氏曰:学必求师友,乃与如宋,又如郑,得杨璞韩丕刘赐为友,因为郑人。乾德四年举进士,帅杨延璋,辟幕府,掌书奏。开宝四年,历济州团练推官,专掌莞权,岁课增羡。改兖州观察官。太平兴国初,为大理寺丞,领三门发运事。吴越钱纳土,选知台州,言钱氏上图籍,有司皆张侈赋数。今湖海新民,始得天子命吏,宜有安辑,愿一用旧籍。诏从之。明年迁左赞善大夫,徙饶州,改殿中丞,召还为监察御史,复出知乾州。以母老,愿降任就养,改监汝州稻田务。雍熙二年,诸王出阁,慎择僚属。以虞部郎中王龟从,兼陈王府记室参军。水部员外郎王素,兼王府记室参军。秘书丞张茂直,兼益王府记室参军。士安迁左拾遗,兼冀王府记室参军。太宗召谓曰:诸子长生宫庭,未闲外事。年渐成人,必资良士赞导,使日闻忠孝之道。卿等勉之。赐袭衣银带鞍勒马。士安本名士元,以元犯王讳,遂改焉。迁考功员外郎。端拱中,诏王府僚属,各献所著文。太宗阅视累日,问近臣曰:其才已见矣,其行孰优?或以士安对,上曰:正协朕意。俄以本官知制诰。王请对,愿留府邸,不许。淳化二年,召入翰林为学士。大臣以张洎荐,洎视士安,祠艺践历固不减,但履行远在下尔。士安以父义林抗章引避。朝议谓二名不偏讳,不听。三年,与苏简同知贡举,加主客郎中。邰疾请外,改右谏议大夫,知颖州。真宗以寿王尹开封府,召为判官。及为皇太子,以兼右庶子,迁给事中。登位,命权知开封府事,拜工部侍郎,枢密直学士。时近臣有恃势强取民间定婚女,其家诉于府,士安因对奏还之。宫府尝从为庭职者,每授任于外,必令士安戒勖。咸平初,辞府职,拜礼部侍郎,复为翰林学士。诏选官校勘《三国志》,晋、唐书。或有言两晋事多鄙恶,不可流行者。真宗以语宰相,士安曰:恶以戒世,善以劝后。善恶之事,春秋备载。真宗然之,遂命刊刻。士安以目疾求解,改兵部侍郎。出知潞州,特加月给之数。入为翰林侍读学士。景德初,兼秘书监。契丹谋入境,士安首疏五事应诏,陈选将饷兵理财之策,真宗嘉纳。李沆卒,进士安吏部侍郎,参知政事。入谢,真宗曰:未也,行且相卿。士安顿首,真宗曰:朕荷卿以辅相,岂特今日然?时方多事,求与卿同进者,其谁可?对曰:宰相者,必有其器,乃可居其位。臣驽朽,实不足以胜任。寇准兼资忠义,善断大事,此宰相才也。真宗曰:闻其好刚使气。又对曰:准方正,慷慨有大节,忘身徇国,秉道疾邪。此其素所蓄积,朝臣罕出其右者,第不为流俗所喜。今天下之民,虽蒙休德,涵养安佚。而西北跳梁,为边境患。若准者,正所宜用也。真宗曰:然。当籍卿宿德镇之。未阅月,以本官,与准同拜平章事。士安兼监修国史,居准上。准为相,守正嫉恶,小人日思所以倾之。有布衣申宗古,告准交通安王元杰。准皇恐,莫知所自明。士安力辩其诬,下宗古吏,具得奸罔,斩之,准乃安。景德元年九月,契丹统军挞览,引兵分掠威虏顺安北平,侵保州,攻定武,数为诸军所却。益东驻阳城淀,遂攻高阳。不得逞,转窥具冀天雄,兵号二十万。真宗坐便殿,问策安出。士安与寇准条所以御备状,又合议,请真宗幸澶渊。士安言澶渊之行,当在仲冬。准谓当亟往,不可缓。卒用士安议。初,咸平六年,云州观察使王继忠战陷契丹,至是,为契丹奏请议和。大臣莫敢如何,独士安以为可信,力赞真宗当羁縻不绝,渐许其成。真宗谓敌悍如此,恐不可保。士安曰:臣尝得契丹降人,言其虽深入屡挫,不甚得志。阴欲引去,而耻无名。且彼宁不畏人乘虚覆其巢穴?此请殆不妄。继忠之奏,臣请任之。真宗喜,手诏继忠,许其请和。时已诏巡幸,而议者犹哄哄。二三大臣,有进金陵及成都图者,士安亟同准请对,力陈其不可,惟坚定前计。真宗严兵将行,太白昼见,流星出上台,北贯斗魁。或言兵未宜北,或言大臣应之。士安适卧疾,移书准曰:屡请舁疾从行,手诏不许。今大计已定,唯君勉之。士安得以身当星变而就国事,心所愿也。已而少间,追至澶渊,见于行在。时已聚兵数十万,契丹大震,犹乘众掠德清,至澶渊北鄙。为伏弩发,射挞览死,众溃遁去。会曹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