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万三百五十四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质夕
  元 夕
  【岁时广记】:吕原明《岁时杂记》曰:道家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洪迈舍人《容斋五笔》云:上元张灯。《太平御》览所载《史记?乐书》曰:汉家祀大一以昏时祠到明。今人正月望日夜游观灯,是其遗事。
  【维扬志】:开元正月望,明皇谓叶仙师曰:“四方此夕,何处极盛?”对曰:“天下无如广陵”。帝欲一观。俄虹桥起于殿前,师奏请行,但无回顾,帝步上之。高力士乐官数十从行。俄顷到广陵,士女仰望曰:“仙人现于云中”。师曰:“请敕乐官奏霓裳羽衣一曲”。帝回阙后广陵奏云:“上元夜,有仙人乘彩云自西来,临孝感寺,奏霓裳羽衣一曲,曲终而去”。上大悦。
  【类说】:元中,元夕楼观灯,有御制诗。时王禹玉蔡持正为左右相。持正叩禹玉云:“应制上元诗,如何使故事?”禹玉曰:“鳌山凤辇外不可使”。章子厚笑曰:“此谁不知”。后两日登封山独赏。禹玉诗,云:“妙于使事”。诗云:“雪消华月满仙台,万烛当楼宝扇开。双凤云中扶辇下,六鳌海上驾山来。镐京春酒沾周宴,汾水秋风陋汉才。一曲升平人尽乐,君王又进紫霞杯”。是夕以高丽进乐,又添一杯。
  【容斋四笔】:大观初年,京师以元夕张灯开宴。时再复湟鄯,徽宗赋诗赐群臣。其领联云:午夜笙歌连海峤,春风灯火过湟中。席上和者皆莫及。开封尹宋乔年不能诗,密走介,求援于其客周子雍,得句云:“风生阊阖春来早,月到蓬莱夜未中”。为时辈所称子雍,汝阴人。旨起立鳌山。灯之品极多,见灯品。每以苏灯为最。圈片大者径三四尺,曾受学于陈无己,故有句法。则作文为诗者,可无师承乎!
  【四水潜夫辑】:禁中自去岁九月,赏菊灯之后,迤逦试灯,谓之预赏。一入新正,灯火日盛。皆内司诸分主之,竞出新意,年异而岁不同。往往于复古、膺福、清燕明华等殿张挂,及宣德门,梅堂三间台等处,临时取旨起立鳌山。灯之品极多,见灯品。每以苏灯为最。圈片大者径三四尺,皆五色琉璃所成,山水人物,花竹翎毛,种种奇妙,俨然着色便面也。其后福州所进,则纯用白玉,晃耀夺目,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近岁新安所进,益奇。虽圈骨悉皆琉璃所为,号无骨灯。禁中尝令作琉璃灯山,其高五丈,人物皆用机关活动,结大彩楼贮之。又于殿堂梁栋窗户间为涌壁,作诸色故事,龙凤水,蜿蜒如生,遂为诸灯之冠。前后设玉栅帘,宝光花影,不可正视。仙韵内人迭奏新曲,声闻人间。殿上铺连五琉璃,阁皆球文戏龙百花,纱窗间垂小水晶帘,流宝宾带,交映璀璨。中设御座,恍然如在广寒清虚府中也。至二鼓,上乘小辇,幸宣德门观鳌山。擎辇者皆倒行,以便观赏。金炉脑麝,如祥云五色,荧煌炫转,照耀天地。山灯凡数千百种,极其新巧,怪怪奇奇,无所不有。中以五色玉栅,簇成皇帝万岁四大字。其上伶官奏乐,称念口号致语。其下为大露台,百艺群工竞呈奇伎。内人及小黄门百余,皆巾裹翠蛾,效街坊清乐、傀儡,缭绕于灯月之下。既而取旨,宣唤市井舞队及市食盘架。先是京尹预择华洁及善歌叫者谨伺于外,至是歌呼竞入,既经进御。妃嫔内人而下亦争卖之,皆数倍得直,金珠磊落,有一夕而至富者。宫漏既深,始宣放烟火百余架。于是乐声四起,烛影纵横,而架始还矣。大率效宣和盛际,愈加精妙,特无登楼赐宴之事,人间不能详知耳。都城自旧岁冬孟驾回,则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绾者数十队,以供贵邸豪家幕次之玩。而天街茶肆,渐已罗列灯球等求售,谓之灯市。自此以后,每夕皆然。三桥等处客邸最盛,舞者往来最多。每夕楼灯初上,则箫鼓已纷然自献于下,酒边一笑,所费殊不多,往往至四鼓乃还。自此日盛一日。姜白石有诗云:“灯已阑珊月气寒,舞儿往往夜深还。只应不尽婆娑意,更向街心弄影看”。又云:“南陌东城尽舞儿,画金刺绣满罗衣。也知爱惜春游夜,舞落银蟾不肯归。”吴梦窗玉楼春云:“茸茸狸帽遮梅额。金蝉罗剪胡杉窄。乘肩争看小腰身,倦态强随闲鼓笛。问称家在城东陌,欲买千金应不惜,归来困顿滞春眠,犹梦婆娑斜趁拍。”深得其意态也。至节后渐有大队,如四国朝傀儡杵歌之类,日趋于盛,其多至数十百队。天府每夕差官点视,各给钱酒油烛,多寡有差。且使之南至升阳宫支酒烛,北至春风楼楼支钱。终夕天街鼓吹不绝,都民士女罗绮如云,盖无夕不然也。至五夜则京尹乘小提轿,诸舞队次第簇拥前后,连亘十余里。锦绣填委,箫鼓振作,耳目不暇给。吏魁以大囊贮楮券,凡遇小经纪人必犒数千,谓之买布。至黠者以小盘贮梨藕数片,腾身迭出于稠人之中。支请官钱数次者,亦不禁也。李房诗云:“斜阳尽处荡轻烟,辇路东风入管弦。五夜好春随步暖,一年明月打头圆。香尘掠粉翻罗带,密炬笼绡斗玉钿。人影渐稀花露冷,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