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万四百二十五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二质稷
  社稷
  诗文
  【朱晦庵集】《鄂州社稷坛记》曰:东社西稷,居前;东风伯,西雨雷师,居后少。坛皆三成有,四门,前二坛趾,皆方二丈五尺。崇四分而去一,三成方杀,如之,而崇不复杀。前二皆方四丈二尺,门六尺,间丈五尺。后二皆方二丈八尺,门五尺,间四丈九尺。其崇皆四尺,社有主,崇二尺五寸,方尺。剡其上,培其下,半石也。南五丈为门三间。北二丈有奇,为斋庐五门,缭以重垣,甓以坚,而植以三代之所宜木。亦既练时日属寮吏祝号,以告于神而妥之矣。本记又曰:按社实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五土之祗,而后土勾龙氏其配也。稷则专为原隰之祗,龙生五谷者,而后稷周弃氏其配也。风师,箕也。雨师,毕也。是皆著于周礼,领于大宗伯之官。唯社稷自天子之都,至于国里,通得祭。而风之神,则自唐以来,诸郡始得祀焉。至于雷神,则又唐制所与雨师同坛,共牲而祀者也。
  【祭法】:唐于仲春仲秋,则祭大社大稷。神龙初改先农坛为帝社,于大坛西而立帝稷。其与太社太稷无异。开元十九年,停帝稷而祀神农,复以后稷而为配。天宝三载,于是而升社稷为大祀。此历代之沿革也。然社稷之义,先儒所说不同。郑康成之说,以社为五土总神,稷为原隰之神,勾龙以有平水土之功,配社祀之;稷有播种之功,配稷祀之。若贾逵、马融、王肃之徒,以社祭勾龙,稷祭后稷,皆人鬼也,非理地之神。崔灵恩云,二家之说,虽各有通,但昔来所习,谓郑为长。及《白虎通》曰,土地广博,不可遍祀,五谷众多,不可一一而祭,故封土立社,示有土也。稷得阴阳中和之气,而众故稷为长。此言得之矣。虽然,昔共工氏龙有平水之功,高阳氏之子,亦有平土之功。是故祭社之日,取二子而配食焉,示不忘本之义也。今之配祀者,谓之龙可也,黎亦可也,何嫌于二名耶?彼直以龙与黎为社之正神,非配社者,汉儒之妄也。或曰不然,使社为土神,则当时以水,不当兼用羊豕也。殊不知用犊祭地,礼也。社乃地祗之属而非地,犹五帝为天之尊神而非天也,安得不用羊豕?吾益知社为土正之正神,而无疑也。列山氏之子柱,有布谷之功,厉山氏之子农,亦有播谷之功。是故祭稷之日,取二子以配焉,示不忘本之意也。今之配祀者,谓之柱可也,农亦可也,何嫌于二名耶?彼直以柱与农,为稷之正神,而非配稷者,又汉儒之妄也。或曰不然,使稷为谷神,则当祀以牲,不当复用秋黍也。殊不知用牲祭地,礼也。稷乃地祗之属而,而非地,犹五帝为天之尊神而非天也,吾安得不用稷黍?吾今知稷为谷之正神,而无疑也。
  【叶水心集】《温州社稷记》:社,土也;稷,谷也。非土不生,非谷不育。国始建则以祀,示民有命也。风、云、雷、雨,随地而兴,禾、黍、菽、麦,随种而生。神明之所由出,至严至敬,不敢忽也。怪淫诬诞之说,起乞哀于老佛,听役于鬼魅,巨而龙罔,微而鳝蜴,执水旱之柄,擅丰吝之权,视社稷无为也。呜呼!岂民悖而不知礼哉?乃长吏导之,非其义也。盖温州之社稷,昔者莫能详矣。某自童年,见其坛陛颓缺,旁无四墉,敝屋三楹,饮博嬉遨聚焉。祭且至,徐蔓草,燔燎甫毕,已丛生过其旧矣。地气一不应,浮屠之普觉,行庙之祠山,秋渊之玉函莆杓,椒丘之三王海神,奔走拜伏,咒诵呶杂,社稷顾漠然无预也,夫莫尊于地,莫察于地,众灵群望环拱,效职者也。何急彼而慢此哉?故曰,非其义也。嘉定四年,守杨简始加甓土上,于是灌莽尤盛剌壮,城卒专修平之。十年守巩嵘,伉其大门改造斋房,筑墙百五十堵。具凡佩服器用之须,杨公谓守莫先于社稷。巩公曰:吾寝处漏不补,它观游无用也。二公知以义导其民矣。夫山水之高深,像设之诡,特众灵群望,托之以为神也。社稷无有,然则民之耳目,虽新于一时,而不能久于异日矣。古人必树之田主,各以其野之所宜木,郑康成曰:后土,田正之所依也,周人以栗。宰我曰:使民战栗,以为恐惧不自安,非亲地之道也。永嘉之木,莫宜于豫樟,豫,雷出地,奋也,樟,章之也,皆美甚之名也。数十百年其大百围,其崇干霄,民无敢不肃也。然后知古之治其国者,社稷之臣;今之守其地者,社稷之守。《永嘉县社稷记》:晋析永宁县,置永嘉郡,更名县曰永嘉。在隋唐间,其社稷步积之三千二百八十六,中容八坛。图籍转相授,所从来远矣。淳熙后步失者二千有馀,坛陛沦没,即于佛祠,今不能正也。嗟夫!岂其邑小,其民寡,不足与正耶?将其事缓,其效迂,正不正皆无益损而致然也。山阴胡衍领县二日,骇怅愧惕,若疚负在己,按旧图就南补北,还得故步,垣千尺砖之用。政和仪崇五坛,坛石皆青,表之门道,敞之房宇。嘉定十一年,秋告新社成礼,然则果于行义,可以为勇;复于已失,可以为难;先有司之所,后可以为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