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万一千九百八十三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七药学
  【袁洁斋集】
  《建宁府重修学记》:嘉泰四年夏六月,前吏部侍郎倪公,奉天子命,开藩建宁。始至,谒先圣,周视郡学,慨然有葺治兴起之意。冬十月,鸠工庀徒,遂大修之。明年季春,以讫功告,肄业之士德之。属某识其事,某惟学校之立,所以存人心也。人之一心至贵至灵,超然异于群物,天之高明,地之博厚,同此心尔。此心常存善,则行之如履康庄;不善,则避之如避坑谷。此心放逸,舍康庄而弗由,堕坑谷而不悟。自古及今,智愚之殊途,正邪之异位,君子小人,判然为二者,原于此而已。择师儒,群俊秀,朝夕讲切,发其精微,乘彝之懿,若揭日月。而人心其有不存者乎?此学校之立,所以不可缓也。既立矣,岁久必坏。物理之常葺而复之,轮焉奂焉,常若其初,真有助于风教。因循弗葺,颓敝日甚。谋食者苟焉居之,而嗜学者懑焉去之,其何以崇化厉俗。此学校之修,所以亦不可缓也。建为今大邦,自昔号称多士。公以讲殿辞林之杰,作牧于兹。兴崇学校振起儒风,士固以此望公。公亦曰:是我所当先者,节冗费以丰其财,择官僚以莅其役。役于官者日与之庸,鬻于官者随给其直,费广不靳,无扰于民。自奎画所藏,及先圣先师之祠。至于两庑重门,自讲堂及直庐至于诸生所居,倾欹者正之,朽蠹者易之,饰不鲜者润色之,瓦断绝者撤而新之。既十二斋又为几,与案与榻皆百余计。既修其祭器,又为祭服以起其恭敬,冠带以肃其出入。益买诸书,斋必实焉,所以便翻阅也。筑圃及亭教之射艺,所以观德行也。粗立小学,训饬童稚,又所以谨其初也。縻金钱四百余万,而关于教养切于人心者咸具,规模既恢拓矣。公于是数诣焉,延诸生教督之,程其艺业,束以规矩。食焉而不处者有禁,过焉而不改者有罚。大书礼记儒行一篇,揭诸明伦堂上,昭示学者,笃于躬行。以古纯儒为法,又作劝学诗,勉以诚悫忠孝坚素守。辨义利者,其说甚备。眷眷之心,庸有既乎?儒学隆于上,善教达于下,良心著焉,美俗成焉,虽强弗友亦将化焉。先是此邦之俗,尚气而喜争。白昼大都之中,卒然交斗。或至杀伤,而生子不举之风尤炽。自公之至,教由士始,陶染迁革,延及斋民。厥今闾阎之间,更相劝勉,无犯公令。桀暴之俗,日以销释,欺效既可观矣!久而益深,又将有进于此者。昔鲁僖公既修泮宫,风化所覃,群丑屈焉。时则怀我好音之歌,百世之下于以仰其高躅。然则今日学校之修,感格之效,其可无述乎?公之官成均也,其为诸生,服膺模记旧矣。今又观其善政,急于先务,卓乎为一邦盛事。虽欲勿书,焉得而勿书公,名思,字正甫,吴兴人。莅是役者,知建安县事郑君,自始暨终,宝专其事云。
  【建安志】
  《王遂撰重建府学记》:国朝人物,莫盛于东南。学问之美,亦未有盛于建安。岂惟地大物繁。褰举辈出,抑先儒之教有以倡之于先,后进之才有以和之于后。然而学不能以家习人熟,道未至于躬行心得者,由夫共理之寄,不能倡率于其上,则成学之效,固难以责备其下也。建之有学尚矣。百年之泽既久,而一日之功未闻。其故何也?渡江创始,时则致堂胡公为之记;宝庆更新时则西山真公为之记;游胡并祀。则南轩张公,晦庵朱公咸记之。当是时,游胡祖述周、程,行于闽峤,名公钜儒,项背相望,足以表章中兴之盛。及周、程之教至朱氏而兴,四方学者辐凑云集,足以光昭道化之美。自孔、颜、曾、孟之后,千七百年,废坏而不明,弊陋而无统者,如日月开霁,星斗照耀,无复难知难行之虑矣。然而国家之戒令方新,学术之源流易远,其有不溺于时王之制者,鲜矣!是以民安于性之微,而不肯从事于隆师亲友之胜,士忌其习之偏,而未必真有切问近思之美。不幸而知识高广,则陷于异端,而无复大道中行之盛;幸而志念平实,则溺于章句,而非有通经学古之益。其玩意灯窗者,怀书挟字,以志科举之得。而脱迹场屋者,计日累月以求利禄之荣。其大者,以经术政事为两途,而不加之力;其小者,以骈俪诗歌为一技,而谬用其心;又其甚也!窥窃大道,鼓舞后生,而去圣门之教益远。虽有豪杰者出,卓然自立也,难矣!然则道之不行不明也,岂皆知愚贤不肖之过哉!性善之说,不传环境后世;修道之教,无与于生民,故也。本朝表孔、颜、曾、孟以觉民;圣上尊周、程、张、朱以立教。亲洒圣训,食有差,所为孳孳汲汲者,岂特故事之美观哉!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者大矣。而郡学更乙未,兵毁殿斋及门。犹有存者,屋老地庳,不称来学。太守姚公宝即以为堂,他未皇及。王公伯大典漕计,慨然以御书阁为已责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