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残卷

  《永乐大典残卷》现存813卷,大约400册,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影印本十册,共797卷。2003年,海外新发现永乐大典17卷,并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其中1卷中华书局影印本已收,但有缺页,今觅得全帙,重新发表。

  《永乐大典残卷》《永乐大典》是一部规模空前的大型类书。全书22937卷,其中仅目录就有60卷,共11095册,总计约三亿七千万字。自先秦至明初,所引书七八千种,保存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极为珍贵。永乐元年(1403年),明成祖朱棣命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广采天下书籍,分类编辑成书,不厌浩繁。第二年冬便编成了一部大型类书,朱棣命名为《文献大成》。但朱棣仍嫌此书简略,又命姚广孝等人重修,自有书契以来,凡经、史、子、集、百家、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各书无不包罗。永乐五年(1407年),书成,朱棣赐名《永乐大典》。并聘请抄书者誊抄全书。至1408年冬,《永乐大典》全书抄写完毕。

  《永乐大典残卷》被朱棣誉为:“上自古初,迄于当世,旁搜博采,汇聚群书,著为奥典。”《永乐大典》收录的和元朝有关的史料包括:《经世大典》、《元典章》、《大元大一统志》、《大德典章》、《成宪纲要》、《宪台通纪》、《至正条格》、《山居新语》、《归潜志》、《齐东野语》、《元文类》、《南海志》、《苏州志》、《元史》,等等。还有不少元朝时期的文人作品,比如郝经、王恽、虞集,等人作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永乐大典残卷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永乐大典残卷二万一千九百八十四

国学作者:明·解缙   国学书目:永乐大典残卷   更新:2016/1/4   来源:本站原创
  七药学
  郡县学三十
  【莆阳志】
  《黄公度撰化府学记》:闽蜀相距,各在西南一偶。而习俗好尚,实有东州齐鲁遗风。蜀由汉以来,号为文物善地,闽又其最后显者。莆之为郡,盖百有七十馀年。咸平初,始有诏立学。中更三舍岁贡之法,生徒日滋。有司病其隘,乃斥而大之。未五十年,腐蠹漫患,摧压略尽。绍兴十有九年,永嘉徐君士龙来居师席。始到慨然,欲改作。一日进诸生,告以今国家稽古礼贤、崇饬学校之意,复白其状于部,使者鲍公延祖,得金钱一千三百万,以明年冬十一月始事,阅月六告成。旧学庙屋中峙,旁置诸生之馆。今兹东庙西学,俾祗祠肄业异焉。凡庙学之制,细大毕具。庙之前有崇阁,以御书。后有广堂,以绘三礼名物。学之中庭,砻石潴水,约诸侯宫之度。又设县学于庙之东偏,传以廪藏庖。为屋凡四百八十间,复推其馀为教官治舍。非特制度宏伟,雄冠一时,而规画有理,虽百世不能改。既乃合三县生员,筮日迎宾,陈介,百拜饮酒而落之。相与求文于公度,以识其成。公度曰,昔者,吾夫子一旅人耳,千岁之下,享王者号独处巍巍之宫,而无愧者,以斯文所托也。吾徒食息学校,当求其不畔于吾夫子者,则群居于此,亦庶乎!其无愧矣。新而敝,敝而更,循环之理。今之一新,马知久而不复敝乎?吾将以徐君行于己者遗于人,行于今者遗于后,其可也。西京文翁,称为循吏。其治蜀也,知有所本,能使蜀人至今思之。下赵张龚黄辈,平盗贼,理狱讼,课农桑,未免为俗吏。乃知一时之功利,不足以当万世之教化。徐君乐吾闽之习俗,而思古人所以及物者,既能成就如此,犹以君冷官,力难使人为不足,设其势可以自为。如文翁,讵可量哉?淳熙四年,半于火。五年,知军事汪作石厉,因其旧而加葺之。绍熙二年,知军事赵彦厉,重修,有记。王迈撰《重修学记》:毗陵张侯之治莆也,下车之明日,令于学曰:莆壤坠褊小,赋入薄,不敌江浙一大户。而家习诗书,多出魁人韵士,为中州冠。吾闻泮宫养士多而廪稍少,突不黔者累月,吾将为尔士续食焉。主计以其经费阙若干来告。籍既上,于是捐金钱二十万济其之,已而曰,是苟纾目前耳。如来者之不可继何?会吏白有废刹曰崇福,岁租馀三百斛,例以供浮费。于是又割其田相学庾,阅三朔学,见诸生有声于列者曰,先生辱目兄衿佩矣,亦知十三斋旁,风上雨之不可居乎?盍诸往计,今又一戊戌矣。而复大修之,岂亦有关于气数乎?侯名友文,靖之元孙,斋之孙,嗜学好修,趋向近正。刊《艾轩斋文集》以惠邦人。凡事关雅道者,为之忘倦。诸生肖侯之像而祠之,申告后人,有引勿替。嘉熙已亥,正月上元日记。林选撰《仙游县军学钱粮记》:赵侯兹来,家其邦。子弟视其民,民不忍欺,讼以衷息。既乃月一学,登诸生课其所业,以劝奖之。又为缮其居之宫室,饬其祭之器服以新之。爰有废寺,计田圃凡三十八顷九十九亩有奇,岁入为租缗九十馀,谷麦一千六百有二硕。遂悉以归学,而官为代其输赋。财计既充,百废具举。文物改观,三邑人士风动。以不得升堂揖逊为耻矣。追惟曩时,春秋以试,补弟子员,新旧相仍之交。较庖膳者弥月,鼓笥来游。骠合忽离,弗宁于居。青青子矜,在彼城阙。夫谁执其咎,而为政者漫不经意,间有自好,不过捐郡帑以补,目方纾一时财可矣,而不可统惠矣,而非政也。厥今缁徒如林,在在占膏腴以自奉,而郡养数百士,几不能自给。僧厨积香,芬扑鼻,而士不厌齑盐,尝窃为有位者羞之。纵未能易彼而从此也。姑因彼之废,赞此之与,曷不可乎?君子谓是举也,牵挛于目前文法之议,则却而不能为。震摇于身后祸福之说,则蹑而不敢为;明足以见之,义足以行之,推此心也,用夏变夷,昌吾道于天下,不为难也。莆之来学者,今当益盛。侯之仁学者,亦益以无穷。游息而修藏,川泳而云飞,可不知所自哉?选适分教是邦,乐侯育士之诚,且大惧弗称。属诸生谋刻石纪事,以其意来白选曰,是不可不书也。今惟门岂端之匪易,非有以垂不朽。岁月深长,漫无所考。驯致欺弊,使侯之大惠不沾方来,将谁诿邪?此一宜书。有如他时生员转盛,岁入不增,复以匮告,苟有意于为善,诚考其颠未,祖侯之遗意而推广之,不亦懿乎?此二宜书。侯于此邦,若与梁以济涉,水门以利灌溉,亭传以便往来,兴废补敝以次修饬,而关名教,系政体。则未有重于是学者,选与学者之荣也。此三宜书。用是不敢以固陋辞。侯名彦厉,字懋训,历官所至有声,诸司再以治行闻于朝矣。所有学司岁入之数,详具于后。又《张邦用撰记》:皇朝长育人材,由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