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一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一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君范

  尧阶舜践禹级汤升。□星环极。一火传灯改频步玉。矩只高曾。骄君冶跃。中主武绳。政之淑慝。国以废典。集君范。

  艺祖受命之三年。密镌一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用销金黄幔蔽之门钥封闭甚严。因□有司。自后时享。及新天子即位。谒庙礼毕。奏请恭读誓词。独一小黄门不识字者一人从。余皆远立庭中。不敢仰视。上至碑前再拜跪瞻默诵讫复再拜而出。群臣及近侍。皆不知所誓何事。自后列圣相承。皆踵故事。岁时伏谒。恭读如仪。不敢泄漏。靖康之变。悉取礼乐祭祀诸法物而去。门皆洞开人得纵观。碑止高七八尺。□四尺余。誓词三行。一云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刑戮。亦不得连坐支属。一云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一云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后建炎中。曹勋自金回太上寄语。祖宗誓碑在太庙。恐今天子不及。知云。

  艺祖御笔。用南人为相。杀谏官。非吾子孙。刻石东京内中。虽人才之出无定处。其后王荆公变法。吕惠卿为谋主。章惇蔡京蔡十继之卒致大乱。圣言诚如日矣。一云。太祖亲写南人不得坐吾此堂。刻石政事堂上。自王文穆。大拜后吏□。故坏壁。因移石他处。后寖不知所在。既而王安石章惇相继用事。为人窃去云。

  太祖得天下。破上党取李筠。征维扬诛李重进。皆一举荡灭。知兵力可用。僣伪可平矣。尝语太宗曰。中国自五代以来。兵连祸结帑廪虚竭。必先取西川。次及荆广江南。则国用富饶矣。今之勍敌。正在契丹。自开运以后。益轻中国河东正扼两蕃。若遽取河东便与两蕃接境。莫若且存继元为我屏翰。俟我完实。取之未晚。故太祖末年始征河东。太宗即位。即举平晋也庙算如此。正如高棋布子。着着争先

  钱俶初入朝。既而赐归国。群臣多请□俶。而使之献地。太祖曰吾方征江南。俾俶归治兵以攻其后。则吾之兵力可减半。江南若下。俶敢不归乎。既而皆如所处。

  三徐名著江左。皆以博洽闻。而骑省铉又其岳岳者也。会修述职之贡。骑省实来及境例差官押伴朝臣皆以辞令不及为惮。宰相亦难其选。请于艺祖。曰。姑退朝朕自择之。有顷。左珰传宣殿前司。具殿侍中不识字者十人。以名入。宸笔点其中一人曰。此人可。在廷皆惊。中书不敢请。趋使行。殿侍者茫不知所由。弗获巳竟往。渡江始燕骑省词锋如云。傍观骇愕。其人不能答。徒唯唯骑省叵测。聒而与之言居数日。既无相□者。骑省亦□且默矣。其亦不战而屈人兵之上策欤。

  【 三徐。□尉卿延休。骑省铉。内史锴】

  承平时。国家与辽欢盟。文禁甚□辂客者往来。率以谈谑诗文相娱乐元佑间东坡实膺是选。辽使素闻其名。思以奇困之。其国有一对曰。三光日月星。凡以数言者。必犯其上一字。于是□国中无能属者。有以请于坡。坡唯唯。谓其介曰我能而君不能。亦非所以全大国之体。四诗风雅颂。天生对也。盍先以此复之。介如言。方共叹愕。坡徐曰。某亦有一对。曰四德元亨利。使睢盰欲起辩。坡曰而谓我忘其一耶。谨閟而言。两朝兄弟邦。卿为外臣此固仁宗之庙讳。使臣出意外。大骇服。既又有所谈。辄为坡逆敓。使自媿弗如。及白沟往返。□舌不敢复言矣。

  太祖初命曹武惠彬讨江南。潘美副之。将行赐宴于讲武殿酒三行彬等起跪于榻前。乞面授处分。上怀中出一实封文字付彬曰处分在其间。自潘美以下有罪但开此竟斩之。不必奏□。二臣股栗而退。迄江南平。无一犯律者。比还复赐宴讲武殿酒再行。二臣起跪于榻前。奏臣等幸无败事。昨面授文字。不敢藏诸家。即纳于上前上徐自发封示之。乃白纸一张也。上神武机权如此。初特以是申军令耳。使果犯。而发封见为空纸。则必入覆请。亦不至于专僇矣

  太祖天性不好杀。其取江南也。戒曹秦王潘郑王曰。江南木无罪但朕欲大一统容他不得。卿等勿妄杀人。曹潘兵临城久不下。乃奏曰。兵久无功。不杀无以立威。太祖览之赫怒。批还其奏曰。朕宁不得江南。不可妄杀。诏至。城巳破计城破日。乃批状时。天人相感如此。

  唐李淳风作推背图。五季之乱。王侯崛起。人有幸心。故其学益炽。开口张弓之谶吴越至以□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基命之烈也。宋兴受命之符。尤为着明。艺祖即位。始诏禁谶书。惧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图传巳数百年民间多有藏本。不可复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赵韩王以开封具狱奏。因言犯者至□。不可胜诛。上曰。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乃命取旧本。自巳验之外。皆紊其次而杂书之。凡为百本。使与存者并行。于是传者懵其先后。莫知其孰□。间有存者。不复验。亦弃弗藏矣。

  开宝戊辰艺祖初修汴京大其城。址曲而宛如蚓诎焉。耆老相传。谓赵中令鸠工奏图。初取方直。四面皆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