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二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二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谗险

  太行非崄。孟门非堑。莫惨于志。含沙齿剑。卖国殃民。阴谋无厌。投畀豺虎。庶熄厥焰。集谗险

  祖宗朝宰相怙权。尤不喜士大夫之论事。赵中令普当国。每臣僚上殿。先于中书供状。不敢诋斥时政。方许登对。田锡为谏官。极论此事。后方少息。士大夫有口者多外补。王禹偁在扬州。以诗送人曰。若见鳌头为借问为言枨也减刚肠。又丁谓□滞外郡甚久。及为知制诰。以启谢时宰有□。慎密于孔光不言温树体风流于谢客。但咏苍苔是也

  穆修有诗名多游京洛。有题其诗于禁中壁间者。真宗一见。大加赏叹问为谁诗。左右以穆修对。上曰。有文如此。公卿何不荐来。时丁晋公在侧。从容答曰。此人行不逮文。由此上不复问

  李士衡之父以豪恣不法诛死。士衡方进用。王钦若欲言之而未有路。会真宗论时文之弊因言路振文人也。然不识体法上曰。何也曰。李士衡父诛死而振为赠诰曰。世有显人。上颔之。士衡以故不大用

  旧说台谏当上殿。未有题目。五更不寐平生亲旧。一一上心□惟亲旧可得其详。庶免风闻之误。绍兴间某任言责。欲论一人。未得出处。偶一乡人来访。私谓得其人矣。□契□。接殷勤甚欢。其人大喜过望。意汲引可必也。越两日章疏上。乃同行欲论者。降旨即日押出国门。语云。宁逢恶宾。莫逢故人。又云。故人相逢。不吉则凶

  苏颂子容皇佑间进士。累官门下侍郎。以父绅尝直史馆。极言时政。与梁适同在两禁。人以为险诐。故语曰。草头木□。陷人倒草。木□是梁字。而草头则苏字。陷人倒卓者。倾险之甚也。又云。苏绅梁适。谓之草头木□。其害在士大夫。薛居极胡□。谓之草头古。天下苦其害在民

  绍圣初逐元佑党人。禁中疏出当□人姓名。及广南州郡。以水土之美恶。较量罪之轻重而贬窜焉。执政聚议至刘安世器之。时蒋之奇颍叔云。刘某平昔人推其命极好。时相章惇子厚。即以笔于昭州上点之云刘某命好。且去昭州试命一巡。其它苏子瞻贬儋州。子由贬雷州。黄山谷贬宜州。俱配其字之偏傍。皆惇所为也

  【 惇恨安世必欲见杀。人言春循梅新与死为邻。高窦雷化说□也怕。八州恶地安世历遍七州。所以当时有铁汉之称】

  张天觉在熙宁中自选人受章子厚知引为察官。为舒信道发其私书。贬斥流落于外。绍圣初。子厚秉钧。再荐登言路。攻击元佑诸贤。不遗余力。至欲发温公吕正献公之墓。赖曾文肃公力启于泰陵。始免。其为惨酷甚矣。晚既免相。末年以校□道藏复职。又有二苏狂率。三孔疏□之表。诗有每闻同列进不觉寸心忙之句。常希古亦力言其奸。后来闽中书坊开骨鲠集。辄刊靖康诏书于首由此天下翕然推尊之。事有侥幸乃如此者。可发一叹。

  【 商英为相。有商霖之赐姓名又入元佑党籍复以悟道在传灯录何其幸也】

  章惇用林希作御史。希击伊川。只俟邢恕救便击之。恕言于哲宗。臣于程某。尝事之以师友。今便以程某斩作千段。臣亦不救

  绍圣间。章子厚为相。立元佑党籍。初止七十三人。其间已自相矛盾。如川洛二党之类。未始同心也。及蔡元长为政。使其徒再行编类党人。刊之于石名之曰元佑奸党。播告天下。但与元长异意者。人无贤否。官无大小。悉列其中。屏而弃之。殆三百余人。有前日力辟元佑之政者。亦饕□名。愚智混淆莫可分别。元长意欲连根固本牢甚。然而无益也徒使其子孙有荣耀焉。识者恨之。如近日扬州重刻元佑党碑。至以苏□为苏过叔党在元佑年。犹未褁头。岂非字画之误乎□字彦远。东坡族子。登进士第。元符未应日食上言尤为切直

  【 徽宗因星变。即令□士仆党碑。云莫待明日。引得蔡京又来炒。】

  蔡元度对客。嬉笑溢于颜面。虽见所甚憎者。亦加亲厚无间。人莫能测。谓之笑面夜叉盛章尹京典藩。以惨毒闻。杀人如刈草菅。然妇态雌声。欲语先笑。未尝正视或置人死地时。亦不异平日。

  蔡元长始以绍述两字。劫持上下□权久之。知公论之不可久郁也。宣和间始令其子招致。习为元佑学者。是以杨中立洪士父诸人皆官于中都。又使其门下客着西清诗话。以载苏黄语。亦欲为他日张本耳。终之祸起朔方。其谋徒巧。亦何益哉。

  蔡京童贯用事。当时谣曰。打破筒。泼了菜。便是人间好世界。

  靖康间。秦会之为御史中丞。金人破都城议立张邦昌以主中国。监察御史马先觉伸。抗言于稠人广坐中曰。吾曹职为谏臣。岂可坐视缄默。不吐一词。当共人议状。乞存赵氏。会之不答。少焉属□遂就呼台吏连名书之。会之既为台长。则当列于首。以状呈。会之犹豫先觉率同僚合辞力请。会之不得已始肯书名。先觉遣人疾驰以达金营。先觉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