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三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三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厚德

  情险山川。志惨□镆。世偷俗弊。愈趋愈下激薄停浇还淳返朴。作德日休。为善最乐。集厚德。

  徐鼎臣归朝后。坐事出陜右。柳开时为刺史开性豪。不为加礼又事多不法。朝廷命郑文宝治罪。文宝素师事鼎臣开诣鼎臣求解。鼎臣曰。彼昔为铉弟子。然时异事背。安能必其心。开再拜力恳。鼎臣许之。顷文宝至。未见开即屏从者。步趋入委巷。诣鼎臣许觐省。立庭下。鼎臣徐出坐。文宝拜竟升自西阶通温凊复降拜。鼎臣乃邀文宝上。立谈道旧。且戒文□以持节之重。而铉闲慢废弃。后勿复来。文宝力询其所欲。鼎臣曰柳开甚相畏。文宝默出。其事立散。

  太祖与符彦卿有旧。常推其善用兵。知大名十余年有告以谋叛者。亟徙之凤翔。而以王晋公佑为代。且委以密访其事。戒曰。得实吾当以赵普所居命汝。面授旨。径使上道。佑到。察知其妄。数月无所闻驿召面问。因力为辨曰。臣请以百口保之太祖不乐。徙佑知襄州。彦卿竟亦无他。佑后创居第于曹门外。手植三槐于庭曰。吾虽不为赵普。后世子孙必有登三公者。已而魏公果为太保。

  【 佑字景叔。大名莘人。其明彦卿无罪。且曰。五代之君。因猜忌杀无辜。故享国不永。愿以为戒。云。文正公旦。佑子也。】

  太平兴国中。赵普再入相。卢多逊已罢为兵部尚书。一日。普召钱惟浚至中书谓曰。朝廷知卢多逊求取元帅 【 曹彬】 财物甚多。今未亟行者。为元帅也。请具所遗之物。列状上之辞意重□。冀在必致。惟浚归而白之。且曰。侍中之言未必不是上旨。彬曰。主上英明。大臣有过行即自行。何假吾状。惟浚惧。因与僚吏等又坚请曰。逆侍中意。恐致不测。彬不听。乃取当时所与大臣财物之籍悉焚之既而召谓曰。我受主上非常之恩。是以入朝之日。上所顾遇者。皆以金帛为之土物耳。且非有他求。为上故也。□侍中而下皆有之。何独卢相岂有见人之将溺。而又加石焉。汝等少年勿为此。按籍已焚。祸福吾自当之。惟浚等愓息而退。后果知其事非太宗意。

  太宗征辽直抵幽州围其城。俄一夕大风。军中□惊。南北兵皆溃散。而诸将不知车驾所在。惟节度使高琼随驾。上于仓卒中大怒诸将不赴行在。翼日欲行军法。高奏曰。夜来出不意诸将若有知陛下所在。岂陛下之福耶。臣获在左右。亦偶然耳。诸将不可罪责。上悟。皆释之。高之门出太皇。为天下母仪者。以为有阴德之□。

  李文靖公沆为相。专以方严重厚。镇服浮躁。尤不乐人论说短长附已胡秘监旦谪商州。久未召。尝与文靖同为知制诰。闻其拜参政。以启贺之。历诋前居职罢去者云。吕参政以无功为左丞。郭参政以失酒为少监。辛参政非材谢病。优拜尚书。陈参政新任失旨。退归两省。而誉文靖甚力。意将以附之。文靖愀然不乐。命小吏封置箧曰。吾岂真有优于是者。亦适遭遇耳。乘人之后而讥其非吾所不为。□欲扬一已而短四人乎。终为相旦不复用

  真庙时有卜者上封事。言于宫禁上怒。令捕之系狱。坐以法因籍其家。得朝士往还书尺。上曰。此人狂妄。果臣僚与之游。尽可付御史狱案劾。王文正公旦得之以归。翼日独对曰。臣看卜者家藏文字。皆与之筭命选日草本。即无言及朝廷事。臣托往来。亦曾令步推星辰。其状尚存。因出以奏曰。果行。乞以臣此状同问。上曰。卿意如何。公曰。臣不欲因以卜祝贱流累及朝臣。上乃解。公至政府。实时焚去。继有大臣力言乞行。欲因而挤之。上令中使再取其状。公曰得旨已寝焚去之

  陈龙学从易。天禧中。坐失举送。宰相寇准素恶之。遂除知吉州。及准贬道州。从易为河南转运使。或谓曰。可忘庐陵。及准至。从易以故相礼敬之言者为□。

  西蜀乱后。官府多不挈家以行。张忠定公咏知益州。单骑赴在。是时一府官属。惮张威严。莫敢蓄媵使张不欲绝人情。遂自买一婢以侍巾栉。自是官属稍稍置姬张在蜀四年。被召还阙。呼婢父母。出资以嫁之。仍处女也。赵忠简公鼎平政日。使臣关永坚。亦西人趋承云久。乃丐官淮上。贫不能办行。欲质息女。公怜之。随给所需。永坚乞纳女。公□之。请力。不得已姑留之。后永坚解秩还。公一见语云。尔女无恙。坚谓宿逋未偿公笑不答且□资送费。嘱求良配。遂归监平江梅里镇宗室汝霖女言虽屡年日。侍丞相巾栉。及嫁尚处子也。沈詹事持要。坐与叶丞相论恢复。贬筠州。沈方售一妾。年十七携与俱行。处筠凡七年既归。呼妾父母以女归之。犹处子也。时人以比张忠定公。会稽潘方仲矩。为安吉尉。献诗云。昔年单骑向筠州买得歌姬共远游。去日正宜供夜直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