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四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四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家范

  求忠于孝。欲治先齐正是四国。不忒其仪。妻子好合兄弟怡怡。闺门之始王化所基集家范

  吕汲公在相位。其兄进伯自外郡代还。相与坐东府堂上夫人自廊下降阶趋谒。以二婢挟持而前。进伯遽曰。宰相夫人不须拜。微仲解其意。叱二婢使去。夫人独拜于赤日中。尽礼而退。进伯□不顾劳。闻者叹服其家法之严。

  【 吕大防字微仲。谥正愍。其兄大忠宇进伯。弟大临字与叔。大钧字和叔。】

  元佑中。吕微仲当轴。其兄大忠自陜漕入朝。微仲虚正寝以待之。大忠辞以相第非便。微仲曰。界以中溜即私家也卒从微仲之请。时安厚卿亦在政府。父日华尚康宁。且具庆焉。厚卿夫妇偃然居东序。时人以此别二公之贤否。

  陈谏议省华三子。尧叟尧咨皆举状元。尧佐亦中第。后尧叟至枢相。尧咨至节度使。尧佐至丞相。而谏议家法甚严。尧叟娶马尚书女。日执馈。马于朝路遇谏议以女素不习。乞免其责谏议荅云。未尝使之执馈。自是随山妻下□耳马遂语塞三子已贵。秦公尚无恙。每□客至其家。尧佐及伯季侍立左右。坐客踧踖不安。求去。秦公笑曰。此儿子辈耳。时人皆以秦公教子有法。而以陈氏世家为荣。

  韩宗魏亿。教子严肃不可犯。知亳州第二子舍人自西京谒告省觐。康公与右相。及侄柱史宗彦。皆中甲科归。公喜。置酒召僚属之亲厚者。俾诸子坐于隅。坐中忽云。匚郎。吾闻西京有疑狱奏谳者。其详云何。舍人思之未能得。已诃之。再问未能对。遂推案索杖大诟曰。汝食朝廷厚禄。倅贰一府。事无巨细。皆当究心。大辟奏案尚不能记。则细务不举可知矣。吾在千里外。无所干预犹能知之。尔叨□廪禄。何颜报国。必欲挞之。□□力解方已。诸子股栗。屡日不能释。家法之严如此。所以多贤子孙也。

  【 韩忠献四子。仲文综。子华绛。持国维玉汝缜其后仲文知制诰子华□汝皆登宰席持国至门下侍郎为本朝之甲族韩魏公琦亦谥忠献】

  吕希哲字源明。正献公长子。正献教公。事事循规矩。甫十岁。祁寒暑雨。侍立终日。不命之坐不敢坐也日必冠带以见长者。平居虽天甚热在父母长者之侧。不得去申袜缚□衣服惟谨行步。出入无得入茶酒肆市井里巷之语。郑□之音。未尝一经于耳。不正之书。非礼之色。未尝一接于目。公尝言人生内无贤父兄。外无严师友而能有成者鲜矣

  张安国守抚州时。年未五十。其父总得老人在官。一日老人于斋中索纸墨发书。有二吏人来声喏拱立。总得问为谁。对曰书表司适闻运使发书来祇应。总得遣之去。□呼文国来曰有抚州书表司。是伏事汝。我发书汝当伏事我。安国侍立候总得修书。封题遣发。乃退

  包孝肃家训云。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共三十七字。其下押字又云。仰珙刊石。□于堂屋东壁。以诏后世。又十四字。珙。孝肃子也。

  【 据史孝肃无子当是嗣子。】

  大丞相冯公当世记。富家翁有宅于村者亲既终堂其兄甲敦在原之义友爱其弟乙甚厚乙安乐之。未尝有违言久之。乙有室不令。日咻其夫使叛其兄。乙牵于爱而听之。而甲之所为无不□者。欲开隙而无其端。于时甲有□马。爱之甚至。虽亲旧借。□以他马代之。乙欲激其怒。伺甲之马出。杖折其足。甲归而见之。且喻其意谓其仆曰。去之而新是图。甲复有花药之好。列樯数十。皆名品也。且其手植者焉。灌溉壅培不倦其劳也。又将缘是以激之。乘间锄而去之。甲曰。吾欲去是久矣。而米果也。因□其地而植之谷。乙悔其非。且将改之。而其室未厌也。甲鳏处。嬖一妾。处之侧室。未尝一与家事。其妇踵门而数之。诟骂毁辱。无所不至。妾不能堪。则诉其主。甲因逐其妾妇闻之。媿汗浃背。且曰。妾不幸不及舅姑。无以为型。以至于此不知伯氏之德宇如是也。乃正冠帔而拜于庭以谢不敏。卒为□妇。以相其夫而肥其家。若甲者可谓贤矣。

  鄱阳张吉夫介方娠时。其父去客东西川不还张君自为儿时。已怆然有感。其言语食息。未尝不在蜀也。与尚书彭。公器资司学。作诗云。应是子规啼不到。致令我父未归家。闻者皆怜之。既长走蜀。父初无还意。乃归省母。复至涪阆。往返者三。其父遂以熙宁十年三月至自蜀。乡人迎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