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五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五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文苑

  书读五车。言成一家。玉琢而楮。笔生而花。排沙拣金。含英咀华。集文苑。 【 宋兴一代文章。其羽翼经传者。尊张程朱陆。其鼓吹休明者。推晏殊王曾。俱置弗录。寥寥数则。譬之小玑聊堪握掌亦同珍味。□一染指云尔。】

  杨文公亿欲作文章时虽有□客饮博投壶奕棋。笑语喧哗。而不妨构思以待少焉客去挥翰如飞文不加点。每盈一幅。则令门人传录若遇名胜留题顷刻成数千言。真一代文豪也。大年七岁时。对客谈论。有老成风。年十一。太宗召对便殿授秘书省正字且谓曰卿离乡里。得无念父母乎。对曰。臣见陛下一如臣父母上叹赏久之。初入馆时年甚少故事初授馆职。必以启谢执政。时公启事。有曰朝无绛灌。不妨贾谊之少年。坐有邹枚。未害相如之末至一时称之

  前□尝说北朝致祭皇后文。杨大年捧读。空纸无一字。随自撰曰惟灵巫山一朵云阆苑一团雪。桃源一枝花。秋空一轮月。岂期云散雪消花残月缺。伏惟尚飨。仁宗大喜其才敏给有壮国体。洪忠宣公自岭外徙宜春。没于保昌张子韶致祭其文但云。维某年月日。具官某。谨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景卢深美其情哀怆乃过于辞

  谢希深绛。尝作杨秘监启事。有曰曳铃其空。上念无君子者。解组不顾公其如苍生何大年题于所□扇曰。此文中虎也。欧阳公尝云三代以来文章盛者称西汉。希深于制诰。尤得其体常杨元白不足多也。

  五季文章卑陋极矣。然当时诸僣伪。其国亦颇有人尝游□白之宴石山。号普光禅寺者。为屋数椽而已。其山□绝洞穴怪奇。得一碑乃伪汉时人为寺记特喜其中两语云。蔬足果足。松寒水寒

  往岁士人。多尚对偶为文。穆修张景□。始为平文。当时谓之古文。穆张尝同造朝待旦于东华门外。方论文次适见有奔马践死一犬。二人各记其事。以较工拙穆修曰。马逸。有黄犬遇蹄而毙。张景曰。有犬死奔马之下时文体新变二人语皆拙涩当时已谓之工。如坡公岭外诗□虎饮水潭上。有蛟尾而食之以十字说尽云。潜鳞有饥蛟。掉尾取渴虎。只着渴字。便见饮水意。且属对亲切。

  【 一作有犬卧于通衢逸马蹄而杀之。欧文忠公曰。使子修史。万卷未已也。改为逸马杀犬于道。】

  钱思公虽生长富贵而少所嗜好惟喜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览小说。如□则阅小词。□未尝须臾释卷也。谢希深亦言与宋公垂同在史□。每奏□。必挟书以往。讽诵之音。琅然闻于远近。其笃学如此。欧文忠公因谓希深曰。余生平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上也。□惟此尤可以属思尔。公又谓为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 钱惟演初谥思其子争之改谥文僖】

  钱思公镇洛。所辟僚属。尽一时俊彦。时河南以陪都之要。驿舍常缺。公大创一□榜曰临辕。既成。命谢希深尹师鲁欧阳公三人各撰一记。期以三日后宴集赏之。三子相掎角以成。文就。出之相较。希深之文仅五百字。欧公之文五百余字。独师鲁止三百八十余字。而语简事备复典重有法。欧谢二公缩袖曰。止以师鲁之作纳。吾二人者当匿之。丞相果召。独师鲁献文。思公曰。何见忽之深已砻三石奉候。不得已俱纳之。然欧公终未服在师鲁之下。独载酒往。通夕讲摩。师鲁曰大抵文字所忌者。格弱字冗。诸君文诚高。然少未至者。格弱字冗尔。永叔奋然持此说。别作一记。更□师鲁文廿字而成之。尤完粹有法。师鲁谓人曰。欧九真一日千里也。思公兼将相之位师洛。止以宾友遇三子。创道服筇杖各三。每府园文会。丞相则寿中紫褐。三人者羽氅□筇而从之

  孙何性落魄。而嗜好古文。为转运使日。政尚苛峻。州县患之。乃求古裨文字磨灭者得数本。钉于□中。孙至则读其碑。辩识文字。以爪搔发垢而嗅之。遂往往至暮不复省录文案。梅询为翰林学士。一日书诏颇多属思甚苦。操觚循阶而行。忽见一老卒卧于日中欠伸甚适。梅忽叹曰。畅哉徐问之曰。汝识字乎。曰不识。梅曰更快活也。

  真宗即位之次年赐李继迁名。复进封西平王时宋湜宋白苏易简张洎在翰林。俾草诏册。皆不称旨。惟宋公湜深探上意必欲推先帝欲封之意。因进辞曰先皇帝早深西顾。欲议真封属轩鼎之俄迁建汉□之未逮。故兹遗命特付□躬尔宜望弓剑以拜恩。守疆垣而效节。上大喜。不数月参大政。

  夏竦字子乔。幼学于姚铉。铉使为水赋。限以万字。竦作三千字。示铉铉怒不视。曰。汝何不于水之前后左右广言之。竦益之得六千字铉喜曰。可教矣。

  五代史。汉王章不喜文士。尝语人曰。此□与一把□□美子。未知颠倒。何益于国。□□美子本俗语欧公据其言书之。有古意。温公通鉴改作授之握□□美。不知纵横不如欧史矣。

  嘉佑中。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