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六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六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箴规

  他山可攻药石生我苦口一言明珠几颗□物笼中以水济火集箴规

  宋齐邱镇锺陵有布衣李匡尧。屡贽谒见宋知其怍物托以他故不见。一日宋丧子匡尧随吊客造谒。宾司复□之。乃就宾次人书二十八字云。安排唐祚强吞吴。尽见先生启庙谟。一个孩儿判不得。让皇百口复如何。

  吕文靖有总髻交王至清以屡试不第隐遯山壑后以子簿畿县薄游京师吕折简招之不赴会仁宗诏废郭后吕实□之至清寓书文靖曰仆初与坦夫读书山寺论家人一卦坦夫独以孔子反身二字为此卦证语。乃今天子?有取于威如之吉使天下夫妇之主不得终始其义坦夫独不可以反身之说谏之而将顺至此乎安在其有证于尼父之言耶仆今知读书与仕宦自是两截事幸哉天以布衣终我身也虽然坦夫自今永保禄位矣何者有所废必有所爱能从人主所爱处有勋力焉亦必不爱爵禄以爱其人于□人之外也此一牍也先为相业唁后为相位贺惟坦夫两受之文靖大怒并其子逐焉。

  丁谓有才智然多希合上旨天下目为奸邪及稍进用。即启迪真宗以神仙之事。又作玉清昭应宫耗费国帑不可胜计谓既为宫使。夏竦以知制诰为判官一日宴官僚于斋厅有杂手伎。俗谓弄□注者。献艺于庭丁顾语夏曰古无咏□注诗。舍人可作一篇夏即席赋诗云。舞拂挑珠复吐丸遮藏巧便百千般主人端坐无由见。□被傍人冷眼看。丁览读变色。赵南仲以诛李全功见忌于郑清之史揆每左右之得留于朝。其后恢复事起。遂分委边面赴镇之日朝绅饯之适有逞竿伎者。曹垔赋诗云又被锣声催上竿这番难似旧时难。劝君着□须教稳。多少傍人冷眼看□□□师卒无功。韩□冑以冬月□家游西湖。遍览南北两山之胜末乃置宴南园。族子院判与焉。有献牵丝傀儡为土偶负小儿者。名为迎春黄胖韩顾谓族子曰汝名能诗可咏之。即赋一绝云□踏虚空手弄春。一人头上要安身。忽然线断儿童手骨肉俱为陌上尘。□冑怫然不终宴而归不久祸作石林诗话。载晏元献题竿伎诗于中书厅壁云百尺竿头袅袅身足跟腾挂骇傍人。汉阴有叟君知否抱瓮区区亦未贫。王荆公他日复书一首于后云赐也能言未识真。谀将心许汉阴人桔木□皁俯仰何妨事抱瓮区区老此身观此二诗。晏乃质实王好更张。二公心地。即此占知矣。近日有人作竿戏诗曰人皆欢喜上高竿上去难时下亦难。若到上头须把捉几多人在下头看此与宋人讽贾似道诗同意。贾当国日人有作诗云。收拾乾坤一担担。上肩容易下肩难。劝君高□擎天手。多少傍人冷眼看。

  陈恭公执中判毫州。遇生日。亲族多献老人星图。侄世修独献范蠡游五湖图。且□曰。贤哉陶朱。□越平吴。名随身后。扁舟五湖。公即日纳节。 【 执中字昭誉。陈恕字】

  嘉佑中。除张尧佐节度陈秀公升之作中丞。上殿争之仁宗初盛怒作色待之既进见。迎谓之曰岂欲论张尧佐不当授节度耶。节度使本□官何用力争时唐质肃介作御史里行在□人后。越次进曰节度使人祖太宗总曾做来上竦然而罢。

  洛中有一僧欲开堂说法司马君实夜过邵尧夫曰闻富彦国吕晦叔欲□听。此甚不可晦叔贪佛已不可劝人亦不□如何劝得彦国尧夫曰今日已暮姑任之明日二人果偕□。后月余彦国招数客其饭尧夫在坐。因问彦国曰主上以裴晋公礼起公公何不应命又闻三遣使。公皆卧内见之彦国曰。衰病如此其能复起否。尧夫曰上三命公不起一僧开堂以片纸见呼即出恐亦未是彦国曰弼亦不曾思量至此

  李清臣平日多于韩魏公前论释氏贵定力谓无定力则不能主□。公每然之。后朝廷拆异论者清臣颇持两端公因书问之曰比来台阁斥逐纷纷吾亲得不少加定力耶公之□谕人如此

  王乐道二子。实字仲弓。宁字幼安。实是韩持国□。一日访苏端明。端明因问讯持国。王曰。公自致政来。尤好为欢。尝谓身已癃老。且以声乐自娱。不尔无以度日。端明曰。残年正不应尔。愿为某传一语于持国。顷有一老人未尝□禅而雅合禅理死生之际。极为了然。一日置酒大会。酒阑。语□曰老人即今且去。因摄衣正坐。奄奄欲逝。诸子惶遽呼号曰大人今日乃与世诀。愿留一言为教。老人曰。本欲无言。今为汝恳只且第一五更起。诸子未谕。老人曰。惟五更可以干当自家事。诸子曰。家中幸豊何用早起。举家诸事皆是自家。岂有分别老人曰。所谓自家事是死时将得去者吾平时治生今日就化可将何者去诸子颇悟今持国自谓残年请二君言与持国。但言某请持国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