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七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七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宗乘

  空空释部。荷荷良苦。天竺真如。雨花可□。岂必火书。诟佛呵祖。集宗乘。 【 宋承五季俶扰之余去圣日远微言中绝。洎乎中叶。伊洛关闽。一时蔚兴。而理学真传。倬彼云汉。其道弥尊。罔敢附诸稗乘。至于宗门提唱。义更玄微。近世盲师庸松迹遍天下。靡不托附师承。□拂拈槌。同夫登□傀儡。及叩其所有率。皆借口扫除语。言文字以文荒谬故遴其近里着已足与吾道相启发者以着于编毋云儒门淡薄。收拾不住也。】

  芝上人言近有节度判官朱炎。学禅久之。忽于楞严经若有所得者问讲僧义江曰。此身死后。此心何往。江云。此身未死。此心何在。炎良久以偈答曰。四大不须先后觉。六根还向用时空。难将语默呈师也。只在寻常语默中。师可之。炎后竟坐化真庙时人也。

  欧阳文忠官洛中。一日游嵩山。却去仆吏。放意而往。至一山寺。入门。修竹满轩。霜清鸟啼。风物鲜明。文忠休于殿陛。旁有老僧阅经自若。与语不甚顾答。文忠异之曰。道人住山久如。对曰甚久。又问诵何经。对曰法华经。文忠曰。古之高僧。临生死之际。类皆谈笑脱去。何道致之耶。对曰。定慧力耳。又问曰。今乃寂寥无有何哉。老僧笑曰。古之人念念在定慧。临终安得乱。今之人念念在散乱。临终安得定。文忠大惊不自知其膝之屈也。

  富郑公少好道。自言吐纳长生之术信之甚笃。亦时为烧炼。而不以示人。熙宁初再罢相守亳州。有圆照大本者。住苏州瑞光。方以其道震东南颍州僧正颙华严者从之得法以归。公闻而致之亳。馆于书室。亲作弟子礼。一日旦起。公方听事公堂颙视室中。有书柜数十。其一□鐍甚严。问之。左右曰。公常手自启闭。人不得与意必道家方术之言。亟使取火焚之。执事者争弗得公适至。问状。颙即告之曰。吾先为公去一大病矣。公初亦色微变若不乐者。已而意定即不问。自是豁然遂有得。颙曰。此非我能为公。当归之吾师。乃以书偈通圆照。故世言公得法大本也。薨之夕。有大星殒于寝。洛人皆见之。

  富文忠公深达性理。熙宁中。吴处厚官洛下。公时为亳守。遗吴书。托为访荷泽诸禅师影像处厚因以偈戏之云。是身如泡幻。尽非真实相。□兹纸上影。妄外更生妄。到岸不须船。无风休起浪。惟当清静观。妙法了无象。公答偈曰。执相诚非。破相亦妄。不执不破。是名实相。既又以手笔贶之曰。承此偈见警。美则美矣。理则未然所谓无可无不可者。画亦得不画亦得。就其中观像者为不得。不观像者所得如何。禅在甚么处似不以有无为碍者近乎通也。思之思之。宁前未有谈禅者。自富郑公得法于圆照大本。于是一时幡然慕向人人喜言名理。惟司马温公范蜀公以为不然既久二公亦自偶入其说。而温公尤信。蜀公遂以为讥。温公曰。吾岂谓天下无禅但吾儒所闻。有不必弃我而从其书耳。此亦几所谓实与而文不与者。后因蜀公不纳。乃以书戏之曰。贱子悟已久。景仁今尚迷又云到岸何须筏。挥锄不用金。浮云任来往。明月在天心。此理极致。本无差别温公悟理已到至处。乃能知其不异。

  张文定公方平奉。佛甚谨。杜祁公衍。独不信佛法。每对客嘲笑有一医姓朱出入二公之门。尝欲方便劝导祁公。久而未获。一日公病召朱。朱以读楞严未了。不即往既至。公怒曰。楞严何等书而读之。朱出袖中首轴呈之。公览竟索余轴不觉遽尽十卷。乃绝叹以为奇书。因与朱同谒文定。责其不早以告。文定曰。譬如失物。既已得之。不必诘其得之之晚。公自此即若有得。大加崇信。

  大觉琏禅师。皇佑二年十二月十九日。仁宗皇帝诏至后苑斋于化成殿斋毕。传宣效南方禅林仪范。开堂演法。又宣左衙副僧录慈云大师清满启白。满谢恩毕。倡曰帝苑春回皇家会启。万乘既临于舜殿。两阶获奉于尧眉爰当和煦之辰。正是□扬之日。宜谈祖道上副宸衷。谨白。琏遂升座问答罢乃曰。古佛堂中。曾无异说流通句内。诚有多谈。得之者妙用无亏。失之者触途成滞。所以溪山云月处处同风。水鸟树林。头头显道。若向迦也门下直得尧风荡荡。舜日高明野老讴歌渔人鼓舞。当此之时。纯乐无为之化。焉知有恁么事。皇情大悦

  庆历中。上大夫多修佛学。往往作偈颂以发明禅理。司马温公为解禅偈六篇。云文中子以佛为西方圣人。信如文中子之言。则佛之心可知矣今之言禅者好为隐语以相迷。大言以相胜。使学之者伥伥然益入于迷妄。故予广文中子之言而解之。作解禅偈六首。若其果然。虽中国可行何必西方。若其不然。则非子之所知也偈曰忿怒如烈火。利欲如铦锋。终朝长戚戚是名阿鼻狱颜回甘陋巷。孟轲安自然。富贵如浮云。是名极乐国。孝悌通神明忠信行蛮貊。积□来百祥。是名作因果。仁人之安宅。义人之正路。行之诚且久。是名不坏身。道德修一身功德被万物为贤为大圣。是名菩萨佛。言为百世师行为天下法。久久不可揜。是名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