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稗类钞

  《宋稗类钞》(sòng bài lèi chāo):小说笔记类丛书。作者是清初的李宗孔,一说是潘永因,共三十六卷,一说为八卷。李宗孔:字书云,江苏江都(今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明神宗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幼时事迹不详。清初曾赴北京参加公试,时年二十七岁。考中后得以书云官,居北京,曾与无锡堵廷在慈仁寺相会。因情趣不合,堵庭与之绝交,遂回济南。清圣祖在位,李宗孔于康熙十七年官任给事中。适逢清统治者推行博学鸿儒科考,以笼络明末遗老。当时一些有气节的名士多不愿参加,清统治者乃实行半强制政策,李宗孔积极参予其事,极力推荐傅山应试,致使傅山被迫割断腿筋以抗,康熙二十二年,李宗孔在北京仁安堂作集会,上演《北西厢》,康熙二十八年,李宗孔死去,时年八十岁。

  《宋稗类钞》,顾名思义,也就是汇集有关宋代的稗官野史,从中摘抄分类而辑成,一共分为十九门,最后一门为《搜遗》,乃将各种难以确定其归属的几条摘抄汇聚而成。其他各类分别是:卷一,包括《君范》《符命》《吏治》《武备》《遭际》《异数》《诛谪》共七类。专记历代宋帝治国方略、大臣升降擢黜,符命归属,以及名臣宿将文治武功等事,其中《符命》一类,鼓吹“帝王之典,盖有天定”。收集了五十二则福由命定、祸乃天谴的事例,说得神乎其神。如第十八则说:“边镐为谢灵运后身,故小字康乐。范淳夫为邓仲华后身,故名祖禹。张平子后身为蔡伯喈,邹阳后身为东坡居士,即其习气,似皆不诬也”。说得言之凿凿,其实乃荒诞之极。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稗类钞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稗类钞卷之八

国学作者:清·潘永因   国学书目:宋稗类钞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稗类钞卷之八

  潘永因长吉氏编辑

  金沙

  兄永圜大生氏订定

  古玩

  玩物玩人。至前无因石而题璞。□且乱真。□奇好古。破产忘贫。□铜狄以摩娑。不知有汉认。前朝而磨洗。如见先秦。集古玩。

  鄱阳张世南宦游纪闻云。辨博书画古器。前□□尝著书矣。其间有论议而未详明者。如临摹。硬黄响榻。是四者各有其说今人皆谓临摹为一体。殊不知临之与摹。□然不同。临。谓置纸在□。观其大小浓澹形势而学之。若临渊之临。摹。谓以薄纸覆上随其曲折婉转用笔。曰摹。硬黄。谓置纸热熨斗上。以黄蜡涂匀。俨如枕角。毫□必见。响榻。谓以纸覆其上。就明窗牖间映光摹之。辨古器。则有所谓□识。腊茶色。朱砂斑。真青绿井口之类。方为真古。其制作有云纹雷纹山纹轻重雷纹垂花雷纹鳞文细纹粟纹蝉纹黄目飞廉饕餮蛟螭□龙麟凤熊虎龟蛇鹿马象鸾夔牺蜼□双鱼蟠虺如意圜络盘云百乳鹦耳贯耳偃耳直耳附耳挟耳兽耳虎耳兽足夔足百兽三螭穟草瑞草篆带

  【 若蚪结之势】 星带 【 四□饰以星象】 辅乳 【 钟名用以节乐者】 碎乳 【 钟名大乳三十六外复有小乳周之】 立夔双夔之类。凡古器制度。一有合此。则以名之。如云雷锺。鹿马洗。鹦耳壶之类是也。如有□识则以□识名。如周叔夜鼎。齐侯锺之类是也。古器之名。则有锺

  【 大曰特中曰鏄小曰编】 鼎尊罍彝舟 【 类洗而有耳】 卣 【 音酉又音由中尊器也有攀□足类壶】 瓶爵斗 【 有耳有流有足流即觜也】 □觯 【 之豉切酒觞也】

  角 【 类彝而无柱】 桮敦簠 【 其形方】 簋 【 类鼎而矮□有四足】 豆献 【 牛偃切无底甑也】 锭 【 徒径切又都定切】 □觚鬲 【 形制同鼎汉志谓空足曰鬲】

  鍑 【 才峟切似釜而大其实类小瓮而有环】 盉 【 户戈切又胡卧切盛五味之器也似鼎而有□有觜有执攀】 壶 【 其类有四曰圆曰匾曰方曰温】 □合□(酉□皿)□ 【

  于合切覆□也似洗样而腰大有足有提攀】 瓿 【 蒲后切类壶而矮】 铺 【 类豆铺陈荐献之义】 罂 【 类釜】 鉴 【 盛水器上方如斗镂底如风窗下设盘以盛之】 匜

  【 代支切沃盥器】 盘洗盆鋗 【 呼圆切类洗玉篇云小盆也】 杅磬錞铎钲 【 类锺而矮】 铙戚镦 【 饰物柄者】 奁鉴 【 即镜】 节□戈矛盾弩机表坐旗铃刀笔杖头蹲龙

  【 宫庙乘与之饰或云阑楯间物】 鸠车 【 儿戏之具】 提梁龟蛇砚滴车辂托辕之属。此其大概。难于尽备然知此者亦思过半矣。所谓疑识。乃分二义□。谓阴字。是凹入者刻画成之。识谓阳字。是挺出者。正如临之与摹。各自不同也腊茶色亦有差别。三代及秦汉间器。流传世间。岁月寖久。其色微黄而润泽。今士大夫间论古器。以极薄为真此□一偏之见也。亦有极薄者有极厚者。但观制作色泽。自可见也亦有数百年前句容所铸。其艺亦精。今铸不及。必竟黑而燥。须自然古色方为真古器也。赵文□巾□洞天清录。集古锺鼎彝器辨云夏尚忠商尚质周尚文。其制器亦然。商器质素无文周器雕篆细密此固一定不易之论。而夏器独不然。余尝见夏琱戈于铜上相嵌以金。其细如发夏器大抵皆然岁久金脱。则成阴□以其刻画者成凹也铜器入土千年纯青如铺翠。其色子后稍澹。午后乘阴气。翠润欲滴间有土蚀处。或穿或剥。并如蜗篆自然。或有斧痕。则是伪也。铜器墬水千年。则纯绿色而莹如王。未及千年。绿而不莹。其蚀处如前今人皆以此二品体轻者为古。不知器大而厚者。铜性未尽其重止能减三分之一。或减半器小而薄者。铜性为水土蒸淘亦尽至有鉏击破处。并不见铜色。惟翠绿彻骨。或其中有一线红色如丹。然尚有铜声。传世古。则不曾入水土。惟流传人间色紫褐而有朱砂班。甚者其班凸起。如上等辰砂。入釜以沸汤□之良久。斑愈见伪者以漆调朱为之。易辨也。三等古铜。并无腥气。惟土古新出土。尚带土气。久则否。若伪作者。热摩手心以擦之。铜腥触鼻。所谓识纹□纹亦不同。识乃篆字。以纪功。所谓铭书锺鼎夏用鸟迹篆。商则虫鱼。周以虫鱼大篆秦用大小篆。汉以小篆隶书。三国隶书。晋宋以来用楷书唐用楷隶。三代用阴识。谓之偃蹇字。其字凹入也。汉以来或用阳识其字凸。间有凹者。或用刀刻如镌碑。□阴识难铸。阳识易为。□非三代物也颜色臭味足矣。夫二书之论铜器。固已粲然具备。然清修好古之士。又不可不读经传纪录。以求其源委。如薛尚功□识法帖。及重广锺鼎韵七卷者。宣和博古图吕大临考古图王俅啸堂集古录。黄睿东观余论。董逌广川书□等书。皆当熟味□参。而断之以经。庶可言精鉴也。

  钱思公生长富贵。而性俭约闺门用度。为法甚谨。子弟□非时不能辄取一钱。公有一珊瑚笔格平生尤所珍惜。常置之几案。子弟有需钱者。辄窃而藏之。公即怅然自失乃榜于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