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八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八

  名臣事迹(一)

  ◆名臣事迹(一)

  韩魏公
  司马文正
  孙威敏
  陈文惠公
  王沔
  陶尚书
  王荆公
  富文忠
  向文简
  梅圣俞
  吕文穆
  燕王元俨
  陈尧叟
  李文靖

  ○韩魏公

  韩魏公以元勋旧德,夷夏具瞻。熙宁中,留守北都,辽使每过境,必先戒其下曰:『韩丞相在此,无得过有须索。』辽使与京尹书,故事,纸尾止押字,至是,悉书名,其为辽人尊畏如此。每使至其国,必问侍中安否。其后,公子忠彦奉使辽,辽主问尝使中国者曰:『国使类丞相否?』或曰:『类。』即命工图之。

  二

  韩魏公在相府时,家有女乐二十余辈,及崔夫人亡,一日尽厚遣之。同列多劝且留,以为暮年欢,公曰:『所乐能几何?而常令人心劳,孰若吾简静而乐也?』识者以谓过人远矣。公旧有德于关中,秦人爱之。后子华自丞相出宣抚,秦之父老有远来观于道傍,乃愕然相谓曰:『吾以谓韩公,乃非也。』于是相引以去。虏人每见汉使,必起立致恭以问曰:『韩公安否?今在何处?』次问文、富二老,亦以公,或以名而已。公镇大名四年,虏使每涉林清县,即戒其下曰:『此韩侍中境内,慎勿乱需索,以辱我也。』又尝有使曰:『我在国中,想望韩公名,今幸至此,如何得见?』故事,惟通摄少尹与之相见而已,留守不出也。又尝有喻其下者曰:『献侍中马,须择好者来。』既而不如旨,怒曰:『此岂比它处,敢尔不加意?』遂笞其人,易其马。

  三

  治平中,夏国泛使至,将以十事闻, 【『闻』,渑录作『闻于天子』。】 朝廷未知其何事也。时太常少卿祝谘主馆伴,既受命,先见枢府,已而见丞相,韩魏公曰:『枢密何语?』曰:『枢府云:「若使人议及十事,第云:『受命,馆伴不敢辄及边事。』」』公笑曰:『岂有止主饮食,而不及他语耶?』公乃徐料十事以授祝曰:『彼及某事,则以某辞对。辨其事,则以某辞折。』祝唯唯而退,及宴,使者果及十事,凡八事正中公所科,祝如所教答之,夏人耸伏。祝常以谓,魏公真贤相,非他人可及也。 【渑水燕谈。】

  四

  韩忠献公神道碑,神宗御制也。中云:『薨前一夕,有大星殒于园中,枥马皆鸣。』又曰:『公奉诏立皇子句。被顾命立英宗为皇帝句。立朕以承祖宗之序。可谓定册元勋之臣。』后铭其碑曰:『公行不归,中夕是悼,尚想公仪,泪落苑草。』复御篆十字,填金以冠其额曰:『两朝顾命定策元勋之碑。』 【归田录。】

  五

  皇佑五年,韩魏公拜武康军节度使,经略河东,时公在定五年矣。将行,定人争欲遮留公,使不得出,公闻之,一日伪游众春园,阴欲由他道去。民初不知,至日晡,始悟,奔走宿于北门,门不得阖。寮属相与设祖于道,钤辖郝质,壮勇士也,首感泣大恸,声彻于外,官吏皆泣下,既而道路士庶,哭声动原野。

  六

  北岳祠在州之曲阳县,岁久不葺,守臣奉祠,与执事者升降于颓檐坏庑间,公以为慢神,莫斯为甚,乃完庙宇,焕然一新。每雨雪不时降,公即走僚属祷于祠下,而神必应之。时北道荐饥,定独屡丰,故尝有诗曰:『灵岳祠官尚未回,六花随祷下琼瑰。』其后公改帅并门,又尝题于庙云:『每时有水旱,必致祷祠下,无不响答,故枉道,即灵居以谢。』 【并见魏王别录。】

  七

  韩侍中薨,差内臣张都知督葬事,玄堂甃以石,一切用度,皆出于宫。上自撰墓碑,题其额曰:『两朝顾命定册元勋之碑。』明年,曾侍中薨,上题其墓碑额曰:『两朝顾命赞册亚勋之碑。』 【倦游录。】

  八

  熙宁初,公在咸秦,平凉经略使蔡挺建议,欲城白塔,公许之。及本路兵马夫丁既兴,而虏骑亦至塞下,挺恐兵败而事不济,且己任其罪,乃走使京师,具事势如此,及其可忧之状,请命于朝廷。朝廷惟责公以不当增修保障,致一路沟城惧于奔冲,而不知始建谋者,挺也。公亦不自辨明,洎城成,无事,公复奏挺之功,而乞加奖谕焉。公镇大名,魏之牒诉甚剧,而事无大小,公亲视之,虽在疾病不出,亦许通问请命,而就决于卧内。人或以公任劳事过多,勉其略于总劾,委于佐属,而少自便安。公曰:『两词在官,人之大事或生或死,或予或夺,至此一言而决,吾何敢略也?吾恐有所不尽,而未尝輙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