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九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九

  名臣事迹(二)

  ◆名臣事迹(二)

  王沂公
  范鲁公
  范文正
  曹武毅
  王参政
  狄武襄
  魏咸熙
  薛简肃
  吕文靖
  李公择
  张乖崖
  丁文简
  欧阳文忠公
  太宗知人
  不信异端

  ○王沂公

  王文正公曾为人方正持重,在中书最为贤相,尝谓大臣执政,不当收恩避怨。公尝与尹师鲁曰:『恩欲归己,怨使谁当?』闻者叹服,以为名言。 【庐陵居士集。此条今见归田录卷一。】

  二

  景德中,朝廷始与北虏通好,诏遣使,将以北朝呼之。王沂公以为太重,请止称契丹本号可也,真宗激赏再三,朝论韪之。

  三

  祥符中,王沂公奉使契丹,馆伴邢祥颇肆谈辩,深自衒鬻,且矜赐新铁券。公曰:『铁券盖勋臣有功高不赏之惧,赐之以安反侧耳。何为輙及亲贤?』祥大沮失。 【以上见涑水纪闻。上二条今见夏校本涑水纪闻。逸文引宋刻五朝三朝名臣言行录。】

  四

  王沂公曾,青州发解,及南省程试,皆为首冠。中山刘子仪为翰林学士,戏语之曰:『状元试三场,一生吃着不尽。』沂公正色答曰:『曾平生之志,不在温饱。』

  ○范鲁公

  范质初作相,与冯道同堂,道最旧宿,意轻其新进,潜视所为。质初知印,当判事,语堂吏曰:『堂判之事,并施签表,得以视而书之,虑临文失误,贻天下笑。』道闻叹曰:『真识大体,吾不如也。』质后果为名相。 【谈苑。】

  二

  范鲁公质早辅周室,及太祖受禅,不改其任。两朝翊戴,嘉谋伟量,时称名相。然自以执政之地,生杀舒惨所系,苟不能蚤夜兢畏,悉心精虑,败事覆餗,忧患毕至。加之道有枉直,时有夷险,居其位者,今古为难。尝谓同列曰:『人能鼻吸三斗醇醋,即可为宰相矣。』 【涑水纪闻。】

  ○范文正

  范文正公仲淹少贫悴,依睢阳朱氏家,常与一术者游。会术者病笃,使人呼文正而告曰:『吾善炼水银为白金,吾儿幼,不足以付,今以授子。』即以其方与所成白金一斤封志,纳文正怀中。文正方辞避,而术者已绝。后十余年,文正为谏官,术者之子长,呼而告曰:『尔父有神术,昔之死也,以汝尚幼,故俾我收之。今汝成立,当以还汝。』出其方并白金授之,封识宛然。 【笔录。】

  二

  景佑中,范文正公知开封府,忠亮谠直,言无回避,左右不便。因言公离间大臣,自结朋党,乃落天章阁待制,出知饶州。余靖安道上疏论救,以朋党坐贬。尹洙师鲁上言,靖与仲淹交浅,臣于仲淹义兼师友,当从坐。贬监郢州税。欧阳修永叔贻书责司谏高若讷不能辨其非辜,若讷大怒,缴奏其书,降授夷陵县令。永叔复与师鲁书云:『五六十年来,此辈沉默畏慎,布在世间,忽见吾辈作此事,下至灶间老婢,亦相惊怪。』时蔡襄君谟为四贤一不肖诗, 【夏校本涑水逸文,以下五十九字作『以歌之』三字。】 播于都下,人争传写,鬻书者市之,颇获厚利。虏使至,密市以还。张中庸奉使过幽州,馆中有书永叔诗在壁者。四贤:希文、安道、师鲁、永叔也。一不肖,若讷也。 【涑水纪闻。此条今见夏校本涑水逸文。】

  三

  晏丞相殊留守南京,仲淹遭母忧,寓居城下。晏公请掌府学,仲淹常宿学中,训督学者,皆有法度,勤劳恭谨,以身先之。夜课诸生,读书寝食,皆立时刻。往往潜至斋舍诇之,见有先寝者诘之,其人绐云:『适疲倦,暂就枕耳。』仲淹问:『未就寝之时,观何书?』其人亦妄对,仲淹即取书问之,其人不能对,乃罚之。出题使诸生作赋,必先自为之,欲知其难易及所当用意,亦使学者准以为法。由是四方从学者辐凑,其后宋人以文学有声名于场屋朝廷者,多其所教也。服除,至京师,上宰相书,言朝廷 【涑水作『政』。】 得失及民间利病,凡万余言,王曾见而伟之。时晏殊亦在京,荐一人为馆职,曾谓殊曰:『公知范仲淹,舍而荐斯人乎?已为置不行,宜更荐仲淹也。』殊从之,遂除馆职。顷之,冬至立仗,礼官定议,欲媚章献太后,请天子帅百官献寿于庭。仲淹奏以为不可,晏殊大惧,召仲淹责怒之,以为狂。仲淹正色抗言曰:『仲淹受明公误知,常惧不称,为知己羞,不意今日,更以正论得罪于门下也。』殊惭无以应。 【湘山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