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

  名臣事迹(三)

  ◆名臣事迹(三)

  大官高寿者
  将相世家
  大臣奢俭不同
  贵门子弟
  陈恭公
  文潞公
  厕上读书
  张文定
  李文定
  宋郑公
  钱文僖
  郑毅夫
  唐质肃
  张文节
  杨文公
  刘温叟
  张邓公
  杜祁公

  ○大官高寿者

  本朝大官,最享高年者凡三人,曰:退傅张公士逊、枢相张公升、少保赵公概,皆寿至八十六。又二人次之,曰:陈文惠公尧佐,至八十二;杜祁公衍,至八十一。又一人次之,曰:富文忠公弼,寿至八十。余皆不及焉。故文惠致政,以诗寄退傅曰:『青云岐路游将遍,白发光阴得最多。』盖谓是也。仁宗笃师傅,恩遇公特厚,致政后,每大朝会,常令缀两府班。公时已八十余,而拜跪轻利,仁宗悦,乃飞白『千岁』二字赐之。公遽进歌以谢,优诏褒答,此虽汉显宗之遇桓荣,不过是也。 【出青箱杂记。】

  ○将相世家

  李密学浚与李昌武宗谔同宗同岁月,后一日而生。二人者,平生休戚惨舒,一与之同。及昌武死,浚亦后一日卒。昌武即司空昉第三子,在玉堂,真宗召公同丁晋公侍宴玉宸殿,上曰:『朕尝思国朝将相之家,世绪不坠,相惟李昉,将惟曹彬尔。闻卿家尤更雍睦有法。朕继二圣基业,亦如卿家保守门阀。』 【明钞本作『阀阅』。出东轩笔录。此条今见玉壶清话卷四。】

  ○大臣奢俭不同

  邓州花蜡烛,名著天下,虽京师不能造。相传云是寇莱公烛法。公尝知邓州,而自少年富贵,不点油灯,尤好夜宴剧饮,虽寝室亦燃烛达旦。每罢官去,后人至官舍,见厕溷间烛泪在地,往往成堆。杜祁公为人清俭,在官未尝燃官烛,油灯一炷,荧然欲灭,与客相对,清谈而已。二公皆为名臣,而奢俭不同如此。然祁公寿考终吉,莱公晚有南迁之祸,遂殁不反,虽其不幸,亦可以为戒也。 【庐陵归田录。】

  ○贵门子弟

  初,翰林学士彭乘不训子弟文学,参军范宗翰上启责之曰:『王氏之琪珪?瓘,器尽璠玙;韩氏之综绛缜维,才皆经纬。非荫而得,由学而然。』谓王氏皆以玉为名,韩氏皆以系为名,故云:『璠玙经纬。』今之天下衣冠子弟,取高科者,唯王、韩二 【原作『一』,据明钞本改。】 族为盛,故世之人多举之以训子弟焉。 【名臣传。】

  ○陈恭公

  陈恭公再罢政,判亳州,年六十九,遇生日,族子 【东轩作『亲族』。】 往往献老人星图以为寿。独其侄世修献范蠡游五湖图,且赞曰:『贤哉陶朱,霸越平吴,名遂身退,扁舟五湖。』恭公甚喜,即日上表纳节。明年,累表求退,遂以司徒致仕矣。

  二

  陈恭公事仁宗,两为相,悉心尽瘁,百度振举。然性严重,语言简直,与人少周旋,接宾客以至亲戚骨肉,未尝从容谈笑,尤靳恩泽,士大夫多怨之。唯仁宗尝曰:『不昧我者,惟陈执中耳。』及其终也,韩维、张洞谥之曰『荣灵』,仁宗特赐谥曰『恭』。薨后月余,夫人谢氏继卒,一子纔七岁。官葬日,门下之人,唯解宾王至墓所,世人嗟悼之。梅尧臣作挽词两首,具载其事,曰:『位至三公有,恩加锡谥无。再调金铉鼎,屡刻玉麟符。已叹鸾同穴,还悲凤少雏。拥涂看卤簿,谁为毕三虞?』『公在中书日,朝廷百事崇。 【东轩作『丛』。】 王官多不喜,天子以为忠。富贵人间有,恩荣没后 【活字本作『更』。】 隆,若非笳鼓咽,寂寞奈秋风。』 【并见东轩笔录。】

  ○文潞公

  至和初,陈恭公罢, 【归田录有『相而』二字。】 并用文、富二公彦博、富弼正衙。宣麻之际,上遣小黄门,密于百官班中听其论议,而二公久有人望,一旦复用,朝士往往相贺。黄门具 【原误作『且』,据明钞本及归田录改。】 奏,上大悦。余时为学士,后数日,奏事垂拱,上问新除彦博等,外议如何?余以朝士相贺为对。上曰:『古之人君,用人或以梦卜,苟不知人,当从人望,梦卜岂足凭耶?』故余作文公批答云:『永惟商周之所记,至以梦卜而求贤,孰若用搢绅之公言,从中外之人望』者,具述上语也。 【庐陵居士集。今见归田录卷一。】 

  二

  文彦博知永兴军,起居舍人毋湜,鄠人也。至和中,湜上言,陕西铁钱不便于民,乞一切废之。朝廷虽不从,其乡人多知之,争以铁钱买者,不肯受,长安为之乱,民多闭肆。僚属请禁之,彦博曰:『如此,是愈使惑扰也。』召丝绢行人,出其家缣帛数百疋,使卖之,曰:『纳其直,尽以铁钱,勿以铜钱也。』于是众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