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一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一

  名臣事迹(四)

  ◆名臣事迹(四)

  元大参
  冯文懿
  赵参政
  孙宣公
  寇莱公
  丁晋公
  陈康肃
  张洎
  崔遵度
  窦尚书
  钱思公
  王文穆
  孙资政

  ○元大参

  大参元厚之公,成童时,侍钱塘府君于荆南,每从学于龙安僧舍。后三十年,公以龙图二卿帅于府,昔老僧犹有存者。引旌钺访旧斋,而门径窗扉及泉池钓游之迹,历历如昨。公感之,因建一巨堂,榜曰『碧落』,手写诗于堂。诗有:『九重侍从三明主,四纪乾坤一老臣』,及『过庐都失眼前人』之句,虽向老,而男子雄赡之气,殊未衰歇。未几,果以翰林诏归为学士,俄而又参熙宁天子大政,真所谓乾坤老臣也。其堂遂为后进之大劝。 【见湘山野录。】

  ○冯文懿

  仁庙初纂临,升衮冕,纔十二岁,未能待旦,起已日高。时明肃太后垂箔拥佑,一日,遣中人传旨中书,为官家年小起晚,恐稽留百官班次,每日祇来这里休。 【明抄本作『取』。语断。】 会首台丁晋公适在药告,惟冯相拯在中书,覆奏曰:『乞候丁谓出厅商议。』殆丁参告,果传前语,晋公口奏曰:『臣等止闻今上皇帝传宝受遗,若移大政于佗处,则社稷之理不顺,难敢遵禀。』晋公由此忤明肃之旨,复面责同列曰:『此一事诸君实时自当中 【明抄本作『申』。】 覆,何必须候某出厅,足见顾藉自厚也。』晋公更衣,冯谓鲁参曰:『渠必独作周公,令吾辈为莽、卓,乃真宰存心也。』初,寇忠愍南贬日,丁当秉笔,谓冯相曰:『欲与窜崖,又异涉鲸波,如何?』冯但唯唯,丁乃除拟雷州。及丁之贬也,适当冯相秉笔,谓鲁参曰:『鹤相始欲贬寇于崖,尝有鲸波之叹,令暂屈周公涉鲸波一巡。』竟凿崖。 【『竟』原作『音』,据明抄本改。湘录此句作『竞窜崖州』。湘山野录。】

  二

  冯拯之父为中令赵普家内知,内知盖干当本宅事者也。一日,中令下帘独坐,拯方十余岁,弹雀于帘前,中令熟视之,召坐与语。其父遽至,惶恐谢过,中令曰:『吾视汝之子,乃至贵人也。』因指其所坐榻曰:『此子他日,当至吾位。』冯后相真宗、仁宗,位至侍中。

  ○赵参政

  赵参政昌言汾人,太宗廷试,爱其辞气明俊,擢寘甲科。未几,拜中丞。上幸金明池,旧例:台臣无从游之制,太宗喜之,特召预宴,自公始也。擢为枢密副使,时陈象与 【玉壶作『舆』。】 董俨俱为盐铁副使,胡旦知制诰,尽同年生,俱少年,为一时名俊。梁颢尝又与公同幙,五人者,是 【玉壶作『旦』。】 夕会饮于枢第,碁觞弧矢,未尝虚日。无何 【玉壶作『每每』。】 乘醉,夜分方归,金吾吏遂夜候马首声喏,象 【玉壶有『舆』字。】 醉,鞭揖其吏曰:『金吾不惜夜,玉漏莫相催。』都人喭曰:『陈三更,董半夜。』赵公因是坐贬崇信军司马。淳化中,以谏议起知天雄,大河贯府,盖豪猾辈畜刍茭者,利厚价,欲售之,诱奸人穴其堤使溃。公知之,仗剑露刃,尽取豪刍廪积给用,其蠹遂绝。又忽澶河涨,流入御河,陵府城。公藉禁卒杀羊 【玉壶作『牛』。】 为酒,募豪右出资,散卒负土护之,皆乐从。不数日,水退,城宇 【玉壶作『完』。】 就,加给事参政,召还。上 【玉壶有『渴伫』二字。】 诏乘疾置 【明抄本作『至』。】 赴中书,太宗笑谓公曰:『半夜之会,不复有之。』公叩陛泣谢。 【以上出东轩笔录。此条今见玉壶清话卷五。】

  ○孙宣公

  孙奭,字宗古,博平人。幼好学,博通书,善讲说。太宗端拱中,九经及第,再调大理评事,充国子监直讲。太宗幸国子监,诏奭说尚书说命三篇,奭年少位下,然音读详润,帝称善,因叹曰:『天以良弼赉商,朕独不得邪?』因以切励辅臣,赐奭绯章服,累迁都官员外郎,侍诸王讲,赐紫章服。真宗即位,令中书门下谕奭,欲任以他官,奭对不敢辞,乃罢诸王侍讲。顷之,自职方员外郎,除工部郎中,充龙图阁待制。会真宗幸亳州,谒太清宫,奭上言切谏,真宗不纳,遂为解疑论以示羣臣。俄知密州,转左谏议大夫,知河阳,为给事中。奭以父年九十,乞解官侍养,诏知兖州。上即位,召还,以工部侍郎为翰林侍读学士,预修先朝实录。丁父忧,起复旧官,久之,改兵部侍郎兼龙图阁学士。奭每上前说经,及乱君亡国事,反复申绎,未尝避讳,因以规讽。又掇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