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五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五

  顾问奏对(一)

  ◆顾问奏对(一)

  雷德骧
  王贻孙
  种司谏
  王彦超
  赵韩王
  卢多逊
  僧赞宁
  沈文通
  窦仪
  范文正
  王文康
  魏谏议
  李南阳
  唐质肃
  始平公
  张昭
  文潞公
  李侍读
  刘综
  苏易简
  丁晋公
  寇莱公
  吕许公
  司马温公

  ○雷德骧

  雷德骧判大理寺,因便殿奏事,太祖方燕服见之,因问曰:『古者以官奴婢赐臣下,遂与本家姓,其意安在?』德骧曰:『古人制贵贱之分,使不可渎,恐后世谱谍不明,有以奴主为婚者。』太祖大喜曰:『卿深得古人立法意。』由是叹重久之。自后,每德骧奏事,虽在燕处,为御袍带以见。 【东轩笔录。】

  ○王贻孙

  太祖尝问赵韩王曰:『男尊女卑,何以男跪而女不跪?』历问学臣,无有知者,惟贻孙曰:『古者男女皆跪,至天后世,始拜而不跪。』韩王曰:『何以为质?』贻孙曰:『古诗云:「长跪问故夫。」』遂得振学誉。 【玉壶清话。】

  ○种司谏

  真宗西祀回跸,次河中,时长安父老三千人具表诣行在,乞临幸。且称汉、唐旧都,关河雄固,神祇人民,无不望天光之下临也。上意未果,召种司谏放以决之。时种持兄丧于家,既至行在,真庙携之登鹳鹊楼,与决雍都之幸。种恳奏曰:『大驾此幸,有不便者三。陛下方以孝治天下,翻事秦汉,侈心封禅羣岳,而更临游别都,久抛宗庙,于孝为阙,此其不便一也。百司供拟顿仗事繁,晚春蚕麦已登,深费农务,此不便二也。精兵重臣扈从车跸,京国一空,民心无依,况九庙乎?此陛下深宜念之,乃其三也。』上玉色悚然,曰:『臣僚无一语及此者。』放曰:『近臣但愿扈清跸,行旷典,文颂声,以邀己名,此陛下当自寤于清衷也。』翌日传诏,鸾舆还阙。临遣雍人,请幸宜不允。真宗便欲邀放从驾至京,放乞还家林,上曰:『非久当召卿。』 【出湘山野录。】

  ○王彦超

  太祖微时,尝游凤翔,从王彦超,遗十千遣之。后即位,悉征藩侯入觐,宴苑中,纵酒为乐。诸帅竟论畴昔功勋,惟彦超独言久忝藩寄,无功能可纪,愿纳符节,入备宿卫。上喜曰:『前朝异世事安足论?彦超之言是也。』后从容谓彦超曰:『卿当日不留我,何也?』对曰:『蹄涔之水,安足容神龙?万一留止,又岂有今日之事?帝之受命,非细事也。』 【杨文公谈苑。】

  ○赵韩王

  太祖初即位,赵韩王为相,顾赵曰:『汝虽为相,见旧相班立,坐起也须让他。』赵奏曰:『陛下初创业,以臣为相,正欲弹压四方,臣见旧相,须在上,不可更让也。』太祖嘉之。洎因奏事忤旨,上怒,就赵手掣奏札子,挼而掷之。赵拾起,以手展开,近前复奏,上愈怒,拂袖起。赵犹奏曰:『此事合如此,容臣进入取旨。』其胆量如此。一日因大宴,雨骤至,太祖不悦。少顷不止,形于言色,以至叱怒左右。赵近前奏曰:『外面百姓已望雨,官家大宴何妨,只是损得陈设,湿得些乐官衣裳,但令乐官雨中做杂剧。此时雨难得,当百姓得雨快活之际,正好吃酒娱乐。』太祖于是大喜,宣乐人就雨中做杂剧奏乐,于是屡劝近臣百官军员吃酒,尽醉而散。赵之为相,临时机变,能回上心也如此。 【晋公谈录。】

  二

  弥德超起自冗列,为诸司使。雍熙中,因奏事称旨,骤加委遇。时侍中曹公彬勋望特隆,德超阴以计中伤,诬其不轨,太宗 【『宗』原误作『祖』,据笔录改。】 疑之,拜德超枢密副使。不数月,属赵公普再秉钧轴,因为辩雪保证,事状明白,上乃大悟,实时窜逐德超而待彬如初。自是数日,上颇不怿,从容谓普等曰:『朕以听断不明,几误大事。夙夜循省,内愧于心。』普对曰:『陛下知德超才干而任用之,知曹彬无罪而昭雪之。有劳者进,有罪者诛,物无循情,事必立断,此所以彰陛下之圣美。』 【王文正笔录『美』作『明也』二字。下有『虽尧舜何以过是哉上于是释然曰善』十五字。以下『太平兴国中……』为另一条。】 太平兴国中,朝士祖吉历典方郡,奸赃事觉下狱,案劾款占未具。时郊礼将近,太宗怒其贪墨,遣中使谕旨于执政曰:『祖吉特俾,郊赦不贷。』翌日,宰相赵公普奏曰:『败官抵罪,宜正刑辟。然而国家卜郊肆类,所以对越天地,告于神明。而吉本何人?亦安足以隳陛下赦令哉!』上善其对而止。 【沂国文正公笔录。】

  三

  太祖一日召赵中令,出取幽州图以示之,赵中令详观,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