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六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六

  顾问奏对(二)
  忠言谠论(一)

  ◆顾问奏对(二)

  盛文肃
  杨蟫
  赵元考
  毕士安

  ○盛文肃

  景佑中,王沂公曾、吕许公夷简为相,宋绶、盛度、蔡齐为参知政事。沂公素喜蔡文忠,吕公喜宋公垂,惟盛文肃不得志于二公。晚年王、吕相失,交章乞退。一日,盛文肃致斋于中书,仁宗召问曰:『王曾、吕夷简乞出甚坚,其意安在?』文肃对曰:『二人腹心之事,臣亦不能知。但陛下各询以谁可为代者,即其情可察矣。』仁宗果以此问沂公,公以文忠荐。一日又问许公,公以公垂荐。仁宗察其朋党,于是四人者俱罢政事,而文肃独留焉。 【庐陵归田录。】

  ○杨 蟫 【原作『覃』,据明抄本改】

  时辟杨蟫为益倅,奏名上,太宗不识蟫字 【音寻】 ,亟召问立名之因,奏曰:『先臣命之,不知其由,兄蚡弟蜕,尽从虫。臣家汉太尉震之后,今已孤,不敢輙更。』上曰:『蟫有何义?』奏曰:『臣闻出羽陵蠹书,曰「白鱼虫」也。』上叹曰:『古人名子,不以日月山川隐疾,尚恐称呼有妨,今以细碎微类例名其子,未知其谓也。』以御笔特去虫,止赐名覃。覃弟蜕之女,妻夏英公,阃范严酷,闻于掖廷。因率命妇朝后宫,庄献后苛责之,方少戢。
  【玉壶清话。】

  ○赵元考

  元丰中,高丽使朴寅亮至,明年,象山尉张中以诗送之,寅亮答诗,序有『花面艳吹,媿邻妇青唇之动。 【原作『効』,据明抄本改。渑录作『敛』。下同。】 桑间陋曲,续郢人白雪之音』之语。有司劾中小官不当外交夷使。 【渑录作『狄』。】 奏上,神宗顾问左右,『青唇』何事,皆不能对。乃以问赵元考,元考奏:『不经之语,不敢以闻。』神宗再三谕之,元考诵太平广记云:『有 【渑录有『覩』字。】 邻夫见妇吹火,赠诗曰:「吹火朱唇动,添薪玉腕斜,遥看烟里面,大 【渑录作『恰』。】 似雾中花。」其妻告其夫曰:「君岂不能学也?」夫曰:「君当吹火。」妻 【渑录作『吾』。】 亦效之,夫乃为诗曰:「吹火青唇动,添薪黑腕斜,遥看烟里面,恰似鸠盘茶。 【明抄本作『荼』。】 」』元考之杂博 【渑录作『强记』。】 如此,虽怪僻小说,无不该览。 【渑水燕谈。】

  ○毕士安

  咸平二年十月,诏选官校勘三国志、晋书、唐书。或有言两晋事多鄙恶,不可流行者。真宗以语宰相毕士安,曰:『恶以诫世,善以劝后,善恶之事,春秋备载。』帝然之,故命刊刻。 【蓬山志。】

  ◆忠言谠论(一)

  李怀忠
  王元之
  窦偁
  孙籍
  赵韩王
  范蜀公
  陈晋公
  王昭明
  余襄公
  夏文庄
  赵禹
  孙冕
  司马温公
  贾先生
  庞庄敏
  吕文靖
  范文正
  李宗谔
  王沂公
  张乖崖
  薛简肃

  ○李怀忠

  太祖幸西京,将徙都,羣臣多不欲留。时有节度使李怀忠承间谏曰:『东京有汴渠之漕,坐致江淮之粟四五千万以赡百万之军。陛下居此,将安取之?且府库重兵,皆在东京,陛下谁与处此乎?』上乃还。 【三朝圣政录。】

  ○王元之

  太祖末,王禹偁上言,请明数继迁罪状,募诸胡杀之。真宗即位,诏羣臣论事,禹偁上疏陈五事:『一曰,谨边防,通盟好,因嗣统之庆,赦继迁,复与夏台,彼必感恩内附,且使天下知屈己而为人也。二曰,减冗兵,并冗使,使山泽之饶,稍流于下。开宝前,诸国未平,而赋足兵威强,由所畜之兵锐而不众,所用之将专而不疑,设官至简,而事皆举。兴国后,增损太冗,皆经制之。三曰,难选举,使入官不滥。先朝登第仅万人,乃纪以旧制,还举场于有司,吏部铨择官,亦非帝王躬亲之事,宜依格敕注拟。四曰,澄汰僧尼,疲民无耗,罢度人修寺一二十载,容自销铄,亦救弊之一端。五曰,亲大臣,远小人,使忠良謇谔之士,知进而不疑;奸憸倾巧之徒,知退而有惧。』其后潘罗支射死继迁,平夏款附,卒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