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七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七

  忠言谠论(二)

  ◆忠言谠论(二)

  薛师正
  钱若水
  王文正
  贾黄中
  赵阅道
  吕晦叔
  王平甫
  张杲卿
  王着
  王嗣宗
  田谏议
  王安简公
  程文简
  韩魏公
  李南阳
  唐质肃

  ○薛师正

  吕晦叔与薛师正并命入枢府,师正事晦叔甚恭,久之,晦叔亦稍亲之,议事颇相佐佑。 【涑水『佐佑』作『左』。】 合门副使韩存宝将陕西兵讨戎泸 【涑水作『泸戎』。下同。】 蛮,拔数栅,斩首数百级。上欲优进官秩,以劝立功者,师正曰:『戎泸本无事,今优赏存宝,后有立功大于此者,何以加之?』晦叔曰:『薛向言是也。』乃除四方馆使。 【渑水燕谈。此条今见涑水纪闻卷十四。末注『伯淳云』三字。当属涑水文。】

  ○钱若水

  李继隆与转运使卢之翰有隙,欲陷之罪,乃檄转运司,期八月出塞,令办刍粟。转运司调发方集,继隆复为檄,言据阴阳人状,国家八月不利出师,当更取十月。转运司遂散刍粟,既而复为檄云:『得保塞胡侦候状,言贼已 【涑水作『且』。】 入塞,当以时进军,刍粟即日取办。』是时,民输挽者适散,仓卒不可复集,继隆遂奏转运司乏军食。太祖 【涑水作『宗』。】 大怒,立召中使一人,付三函,令乘骑驿取转运使卢之翰、窦玼 【涑水作『玭』。】 及某人首。丞相吕端、枢密使柴禹锡皆不敢言,惟枢密副使钱若水争之,请先推验有状,然后行法。上大怒,拂衣起入禁中,二府皆罢,若水独留廷中不去。上既食久之,使人侦视廷中有何人,报云:『有细瘦而长者,尚立焉。』上出,诘之曰:『尔以同州推官,再期为枢密副使,朕所以擢任尔者,为贤尔,乃不才如是邪!尚留此安俟?』对曰:『陛下不知臣无状,使得待罪二府,臣当竭其愚虑,不避死亡,补益陛下,以报厚恩。李继隆外戚,贵重莫比,今陛下据其一幅奏书,诛三转运使,虽有罪,天下何由知之?鞫验事状明白,加诛亦何晚焉?献可替否,死以守之,臣之常分。臣未获死,固不敢退。』上意解,乃召吕端等,奏请如若水议,先令责状。许之,三人皆黜为行军副使。既而,虏欲入塞事皆虚,继隆坐罢招讨,知秦州。 【涑水纪闻。】

  ○王文正

  祥符中,天下大蝗,近臣得死蝗于野以献,宰相将 【渑录『相将』二字作『臣』。】 率百官称贺,王魏公独言不可。数日,方 【渑录有『罢』字。】 朝,飞蝗蔽天,真宗叹曰:『使百官方 【渑录作『将』。】 贺,而蝗遽至,岂不为大 【『大』渑录作『天下』二字。】 笑耶?』

  二

  真宗朝,宦者刘承珪以忠谨事上,病且死,求为节度使。上促授之,王魏公旦执不从,曰:『后有求枢使者,何以拒 【渑录作『绝』。】 之?』至今宦者官不过留后。 【并渑水燕谈。】

  ○贾黄中

  贾黄中,乃唐造华夷图丞相耽四世孙,七岁举童子关头及第。李文质 【玉壶作『正』。】 昉以诗赠之云:『七岁成 【玉壶作『神』。】 童古所难,贾家门户有衣冠。七人科第排头上,五卷 【玉壶作『部』。】 经书诵舌端。见牓不知名字贵,登筵未识管弦欢。从兹稳上青霄 【明抄本作『云』。】 去,万里谁能测羽翰?』后兴国中,参太宗大政,性极清畏。尝知金陵,一日,案行府寺,覩一隙舍扃鐍甚严,公怪之,因发钥,得宝 【玉壶有『货』字。】 数十巨柜,乃故国宫闱所遗之物,不隶于籍,数不可计。公亟集僚吏,启其封,悉籍之以表上。上叹曰:『贪黩者籍库之物,尚冒禁盗,况亡国之遗物乎?』赐钱三百万以旌其洁。事母孝,不幸年五十六,先母而逝。太宗恤其家,既葬,其母入谢,上面抚之:『勿以诸孙及私门之窘自挠,朕当 【玉壶作『常』。】 记之。』 【玉壶清话。】

  ○赵阅道

  赵阅道为人清洁, 【涑水作『素』。】 好养生,知成都,独与一道人及大龟偕行。后知成都,并二侍者无矣。至和中,范景仁为谏官,赵阅道为御史,以论陈恭公事有隙。熙宁中,介甫执政,恨景仁,数讦之于上,且曰:『陛下问赵抃,即知其为人。』他日,上以问阅道,对曰:『忠臣。』上曰:『卿何以知 【涑水作『称』。】 其忠?』对曰:『嘉佑初,仁宗违豫,镇首请立皇嗣以安社稷,岂非忠乎?』既退,介甫谓阅道曰:『公不与景仁有隙乎?』阅道曰:『不敢以私害公。』 【涑水纪闻。涑水『并二侍者无矣』以上为一条,注『蜀人云』。『至和中』以下另为一条,注『范景仁云』。】

  ○吕晦叔

  冯当世、孙和甫、吕晦叔、薛师正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