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九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十九

  典礼音律(二)

  ◆典礼音律(二)

  协律
  鼓
  琴
  锺
  磬
  律吕
  凯歌
  霓裳羽衣曲
  抛球曲
  歌曲
  歌舞

  ○协律

  燕龙图肃判太常寺,建言今之乐太高,始下诏天下,求知音者。李照言乐比古高五律,而胡瑗、阮逸相继出矣。李照之乐,以纵黍累尺,黍细而尺长,律之容乃千七百三十黍。胡瑗以横黍累尺,黍大而尺短,律之容千二百黍,而空径乃三分四厘六毫。空径三分四厘六毫与容千七百三十黍,皆失于以天 【东斋作『尺』。】 而生律也。阮逸又欲以量而求音,皆非也。最后有 【东斋有『成都』二字。】 房庶者,亦言今之乐高五律,盖用唐乐而知之。自收方响一、笛一,皆唐乐也。其法,以律生尺,而黍用二 【东斋作『一』。】 桴二米者,是时无二米黍。据见黍为律,虽无千七 【东斋作『八』。】 百三十黍之谬与三分四厘六毫之差,然其声才下三律,盖黍细尔,其法则是矣。王原叔、 【东斋有『洙』字。】 胡瑗大不喜其说,朝廷但授庶试秘书省校书郎,不究其说。而 【东斋有『止』字。】 庶,玄龄之后,其为人简脱,尝与乡荐,然好音,宋子京、 【东斋有『祁』字。】 田元均 【东斋有『况皆』二字。】 荐而召之。是时,丁正臣亦收牙笛二,与庶笛同。予尝于雄州王临处得北界笛一,比太常乐下四律,教坊乐下二律,犹高于唐乐一律。又尝于才元处得并州铜尺一,比大府尺长三分,以之定律,与唐乐声同。大府之尺定律,与北界笛同,二者必有一得也。若得真黍,用房庶法为律以考之,其为至当不疑矣。真黍,一桴二米者。

  二

  世言王朴为知乐,而不知乐之坏,自朴始也。初太常锺磬皆无款识,朴用横黍尺制律,命其锺磬而志刻之。太祖患乐太高,和岘用影表尺才能下一律, 【『才能下一律』五字东斋作『八寸尺也故』。】 乐比唐为高五律矣。今太常镈锺最大者,声中唐之黄锺,志刻乃云林锺,余锺率皆如此。李照则多镵凿旧锺以合其律,而锺磬又不如朴时,虽非本声,而其器尚完也。惜哉!

  三

  君实 【东斋作『司马君实内翰光』。】 与予莫逆之交也,惟议乐为不合。君实以胡瑗一黍之广为尺,而后制律。予用房庶一黍之起积一千二百黍之广为律,而后生尺。律之法曰凡律围九分,以尺而生律者,律围十分三厘八毫矣。以其不合,又变而为方分,其差谬处,不可一二数也。以律生尺者九十分,黄锺之长加十分,以为尺。凡律皆径三分,围九分,长九十分,积实八百一十分,自九十分 【东斋有『三分』二字。】 损益之,而十二律长短相形矣。自八百一十分三分损益之,而十二律积实相通之。 【东斋作『矣』。】 往在馆阁时,决于同舍,同舍莫能决,遂变 【东斋作『弈』。】 碁以决之,君实不胜,乃定。其后二十年,君实西京为留台,予往候之,不持他书,惟持所撰乐论八篇示之。争论者数夕,莫能决,又投壶以决之,予不胜。君实讙曰:『大乐还魂矣。』凡半月,卒不得要领而归。岂所见然邪?将戏谑邪?抑遂其所执,不欲改之邪?俱不可得而知也,是必戏谑矣。 【并东斋记事。】

  ○鼓

  周礼:『雷鼓鼓神祀,灵鼓鼓社祭,路鼓鼓鬼享。』康成云:『雷鼓,八面鼓也。灵鼓,六面鼓也。路鼓,四面鼓也。』鼓之数不见于经,然神有尊卑,则其数有多寡隆杀,理或然也,必汉时尚然,所以康成云也。几面鼓,犹言几两车、几区宅、几壥田也。而唐开元中,蜀人有绘图以献者,一鼓而为八面六面四面,既不可考击,乃于县内别置散鼓。国朝仍之,郊社宗庙,设而不作。景佑中,冯章靖公言:『雷鼓灵鼓路鼓,并当考击,而散鼓请准干德四年诏,废不用。』然不言鼓之制非是,甚可怪也。 【东斋记事。】

  二

  吾闻羯鼓录序羯鼓之声云:透空碎远,极异众乐。唐羯鼓曲,今唯有邠州一父老能之,有大合蝉、滴滴泉之曲,予在鄜延时,尚闻其声。泾原承受公事王元孙因奏事回,有旨令召此人赴阙,元孙至邠,而其人已死,羯鼓遗音遂绝。今乐部中所有,但名存而已,透空碎远,了无余迹。唐明帝与李龟年论羯鼓云:『杖之弊者四柜』,用力如此,其为艺可知也。

  三

  唐之杖鼓,本谓之两杖鼓,两头皆用杖。今之杖鼓,一头以手拊之,则唐之汉震第二鼓也。明帝、宋开府皆善此鼓,其曲多独奏,如鼓笛曲是也。今时杖鼓,常时只是打拍,鲜有专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