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二十二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二十二

  官政治绩(二)

  ◆官政治绩(二)

  断狱
  陈晋公
  张乖崖
  王明
  刘涣
  陶鉴
  许元
  侯叔献
  张丞相
  章惇
  邵晔
  戚密学
  许仲宣
  陈从信
  承昭
  魏侍郎
  钱若水
  周谏议
  薛简肃
  范文正
  文潞公(一)

  ○断狱

  近岁邢、寿两郡,各断一狱,用法皆误,为刑曹所驳。寿州有人杀妻之父母昆弟数口,州司以不道缘坐妻子,刑曹驳曰:『殴妻之父母,即是义绝,况其谋杀,不当复坐其妻。』邢州有盗杀一家,其夫妇实时死,惟一子明日乃死,其家财产户绝,法给出嫁亲女。刑曹驳曰:『其家父母死,时其子尚生时,产乃子物,出嫁亲女乃出嫁娣妹,不合有分。』此二事略同,一失于生者,一失于死者。 【笔谈。】

  ○陈晋公

  陈晋公为三司使,将立茶法,召茶商数十人,俾各条利害,晋公阅之第 【东轩有『为』字。】 三等,语副使宋太师 【东轩作『初』。】 曰:『吾观上等之税, 【东轩作『说』。】 取利太深,此可行于商贾,而不可行于朝廷。下等固灭裂无取。唯中等之说,公私皆济,吾裁损之,可以经久。』于是为三说法,行之数年,货财流通,公用足而民富实。世言三司使之才,以陈公为称首。后李侍郎谘为使,改其法而茶利浸失。后虽屡变,然非复晋公之旧法也。
  陈晋公恕自升朝入三司为判官。既而为盐铁使,又为总置使。洎罢参政,复为三司使。首尾十八年,精于吏事,朝廷藉其才。晚年多病,乞解利权,真宗谕曰:『卿求一人可代者,听卿去。』是时寇莱公罢枢密使归班,晋公即荐以自代,真宗用莱公为三司使,而晋公集贤学士判院事。莱公入省,捡寻晋公前后改革兴立事件,类为方册,及以所出牓示,别用新板题遍。躬至其第,请晋公判押,晋公亦不让,一一与之押字既,而莱公拜于庭下而去。自是计使无不循其旧贯。至李谘为三司使,始改茶法,而晋公之规模渐革,向之牓示亦稍稍除削,今则无复有存矣。 【东轩笔录。】

  ○张乖崖

  张尚书咏再知益州,转运黄观以治状条奏,下诏褒美。时贼锋方敛,纪纲过肃,蜀民尚怀击柝之惴。而嘉、邛二州新铸景德大铁钱,利害未定,横议风起。朝廷虑之,遣谢宾客涛为西川巡抚,上临轩谕之,曰:『咏之性刚决强劲,卿之性仁明和恕,卿往济之,必无遗策。宜以朕意谕咏,赖卿在彼,朕无西顾之忧,每事宜与涛协心精议,副朕倚瞩。』谢公至蜀,明宣宽诏,尚书公抃蹈泣拜,举率从禀,并辔抗 【明抄本作『抚』。】 劳,西蜀遂安。 【笔谈。】

  二

  有范延贵者,为殿直,押兵过金陵,张忠定公咏为守,因问曰:『天使沿路来,还曾见好官员否?』延贵曰:『昨过袁州萍乡县,邑宰张希颜著作者,虽不识之,知其好官员也。』忠定曰:『何以言之?』延贵曰:『自入萍乡县境,驿传桥道皆完葺,田莱垦辟,野无惰农。及至邑,则鄽肆无赌博,市易不敢諠争,夜宿邸中,闻更鼓分明,以是知其必善政也。』忠定大笑曰:『希颜固善矣,天使亦好官员也。』即日同荐于朝。希颜后为发运使,延贵亦合门祗候,皆号能吏也。 【东轩杂录。此条今见东轩笔录卷十。『杂』当系『笔』之误。】

  三

  乖崖张公咏尹益都日,值李顺兵火之后,郡政未举。因决一吏,枝词不伏,公曰:『这汉要剑吃。』彼云:『决不得,吃剑则得。』公命斩之以徇。军吏愕眙相顾,自是始服公之威信。李顺党中有杀耕牛,避罪亡逃者,公许其首身。拘母十日,不出,释之。复拘其妻,一宿而来。公断云:『禁母十夜,留妻一宵,倚门之望何疎?结发之情何厚?旧为恶党,因之逃亡。许令首身,犹尚顾望。就市斩之。』于是首身者继至,并遣归业,蜀民由此安居。 【青箱杂记。】

  四

  张忠定公咏知通,进银台司。并州有军校笞他部卒致死,狱具,奏上,法官谓非所部,当如凡人。公执奏曰:『并接羌胡,州兵数十万,一旦因一卒法,死一校,使卒有轻所部之心,且生事,不若杖遣,于权宜为便。』上如法官议。不数月,并果有卒怨本校,白昼五六辈提刀趋喧争前,刺校心胸,狼籍户下,遂窜去。朝廷方以公言向所执为是。 【渑水燕谈。】

  五

  枢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