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三十八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三十八

  诗歌赋咏(五)

  ◆诗歌赋咏(五)

  王建宫词
  钱文僖郑工部题咏
  韩吏部
  白云楼
  华清宫
  酒帘
  相思河
  赓张文定诗
  题淮阴庙
  题歌风台
  题朝元阁
  歌曲艳丽
  诗人使酒楼语
  赠孙可久诗
  肯堂集
  程文
  蔡挺
  文城县君
  传诗讹谬
  吏人诗
  老儿诗
  吕公赠李公诗
  草陈恭公麻
  评诗
  鹳雀楼诗
  改王公诗

  ○王建宫词

  王建宫词一百首,多言唐禁中事,皆史传小说所不载者,往往见于其诗。如『内中数日无呼唤,传得滕王蛱蝶图。』滕王元婴,高祖子,新旧唐书皆不着其所能,惟名画录略言其善画,亦不云其工蛱蝶也。惟见于建诗尔。或闻今人家亦有得其图者。唐世一艺之善如公孙大娘舞剑器,若曹刚琵琶,米嘉荣歌,皆见于唐贤诗句,遂知名于后世。当时山林田亩,潜德隐行君子,不闻于世者多矣,而贱工末艺得所附托,乃垂于不朽,盖其各有幸不幸也。

  ○钱文僖郑工部题咏

  西洛故都,荒台废沼,遗迹依然,见于诗者多矣。惟钱文僖公一联最为警绝,云:『日上故陵烟漠漠,春归空苑水潺潺。』裴晋公绿野堂在午桥南,时属张仆射齐贤家。仆射罢相归,终日与宾客吟宴于其间,惟郑工部文宝一联最为警绝,云:『水暖凫鹥行哺子,溪深桃李卧开花。』人谓不减王维、杜甫也。钱诗好句尤多,而郑句不惟当时人莫及,而其集中自及者亦少。

  ○韩吏部

  退之笔力,无施不可,而尝以诗为文章末事,故其诗曰:『多情怯 【六一诗话作『怀』。】 酒伴,余事作诗人。』然其资谈笑,助谐谑,叙人情,状物态,一寓于诗,而曲尽其妙,此在雄文大手,故不足论,而予独爱其工于用韵也。盖其得韵宽,则波澜横溢,泛入傍韵,乍还乍离,出入回合,殆不可拘以常格,如此日足可惜之类是也。得韵窄则不复傍出,而因难见巧,愈崄愈奇,如病中赠张十八之类是也。余尝与圣俞论此,以为譬夫善驭良马者,通衢广陌,纵横驰逐,惟意所之。至于水曲蚁封,疾徐中节,而不蹉跌,乃天下之至工也。圣俞戏曰:『前史言退之为人木强,若宽韵可自足,而輙傍出,窄韵难独用,而反不出,岂非其拗强而然欤?』坐客皆笑之也。

  ○白云楼

  郢州白云楼,素多题咏。一日,郡守倅燕集是楼,方命坐客赋诗,时刘太傅宾以心恙羇置是郡,不得预会,遂使人持诗以献。才致萧散,尽江山之胜,一座为之阁笔。诗曰:『江工 【似为『上』字之讹。】 楼高十二梯,梯梯登遍与云齐。人从别浦经年去,天向平芜尽眼低。寒色不堪长黯黯,秋光无奈更凄凄。栏干曲尽愁无尽,水正东流日正西。』

  ○华清宫

  临潼县灵泉观,即唐之华清宫也,自唐迄今,题咏者不可胜纪,自小杜五言长韵并三绝,洎郑愚津阳门诗外,少得佳者。本朝张文定、陈 【『陈』字据明抄本增。】 文惠,洎前进士杨正伦三篇,虽词非绮靡,而义理可取。文定诗曰:『当时不是不穷奢,民乐升平少叹嗟。姚宋未亡妃子在,尘埃那得到中华?』文惠诗曰:『百首新诗百意精,不尤妃子即尤兵。争如一句伤前事,都为明皇恃太平。』正伦诗曰:『休罪明皇与贵妃,大都衰盛两随时。唯怜一派温泉水,不逐人心冷暖移。』又郑文宝诗:『只见开元无事久,不知贞观用工深。』皆为知音所赏。

  ○酒帘

  王逵以祠部员外郎知福州,尚气自矜。福唐有当垆老媪,常酿美酒,士人多饮其家,有举子谓曰:『吾能与媪致十数千,媪信乎?』媪曰:『傥能之,敢不奉教。』因俾媪市布为一酒帘,题其上曰:『下临广陌三条阔,斜倚危楼百尺高。』又曰:『太守若出,呵道者必令媪卸酒帘,但徉若不闻。俟太守行马至帘下,即出卸之,如见责稽缓,即推以事故,谢罪而已。必问酒帘上诗句何人题写,但云:「某尝闻饮酒者好诵此二句,言是酒望子诗。」』媪遂托善书者题于酒旗上,自此酒售数倍。王果大喜,呼媪至府,与钱五千,酒一斛,曰:『赐汝作酒本。』诗乃王咏酒旗诗也,平生最为得意者。

  ○相思河

  鄜州东百里,有水名相思河,岸有邮置,亦曰相思铺。令狐挺题壁以诗,曰:『谁把相思号此河?塞垣车马往来多。只应自古征人泪,洒向空川作浪波。』

  ○赓张文定诗

  张齐贤尝作诗自警,兼遗子孙,虽辞语质朴,而事理切当,足为规戒。其诗曰:『慎言浑不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