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四十一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四十一

  旷达隐逸(一)

  ◆旷达隐逸(一)

  真宗召隐士
  陈希夷
  江直木
  刘孝叔
  王昭素
  魏野
  田征君
  麻先生
  李昭君
  史延寿
  聱隅子
  五老会
  江邻几
  司马温公
  刘孟节
  王樵
  李渎处士
  孙集贤
  孙宣公
  麻希梦
  张乖崖

  ○真宗召隐士

  真宗祀汾阴,召河中府处士李渎、刘巽,巽拜大理评事,致仕,仍赐绯。渎以疾辞。又召华山郑隐、敷水李宁对于行宫,隐赐号正晦先生。又召陕州魏野,亦辞疾,不应命。 【出圣政录。】

  ○陈希夷

  陈抟,谯郡真源人,与老聃同乡里,生尝举进士不第,去隐武当山九室岩辟谷练气。作诗八十一章,号指玄篇,言修养之事。后居华山云台观,多闭门独卧,经累月至百余日不起。周世宗召至阙下,令于禁中扃户以试之,月余始开,抟熟寝如故,甚异之。因问以神仙黄白修养之事,飞升之道,抟曰:『陛下为天下君,当以苍生为念,岂宜留意于为金乎?』世宗弗之责,放还山,令长吏岁时存问。讫太祖朝,未尝召,太宗即位,再召之。雍熙初,赐号希夷先生,为修所居观,留阙下数月,多延入宫中书合内与语,颇与之联和诗什。谓宰相宋琪等曰:『陈抟独善其身,不干势利,真方外之士。入华山已四十年,计其年近百岁,且言天下治安,故来朝觐,此意亦可念也。』遣中使送至中书,琪等问曰:『先生得玄默修养之道,可以授人乎?』曰:『抟遁迹山野,无用于世,神养之事,皆所不知,亦未尝习练吐纳化形之术,无可传授。拟如白日升天,何益于治?圣上龙颜秀异,有天人之表,洞达古今治乱之旨,真有道仁圣之主,正是君臣合德以治天下之时,勤行修练,无以加此。』琪等表上其言,上览之甚喜。未几,放还山。端拱二年夏,令其徒贾德于张超谷凿石室,室成,手书遗表曰:『臣抟大数有终,圣朝难恋,于七月二十九日化形于莲花峯下张超谷中。』缄封,如法至期卒于石室中,启封视之、乃预知也。死七日,支体犹温,有五色云闭塞洞口,终月不散。 【见杨文公谈苑。】

  二

  陈抟,周世宗尝召见,赐号白云先生。太平兴国初,召赴阙,太宗赐御诗云:『曾向前朝出白云,后来消息杳无闻。如今若肯随征诏,摠把三峯乞与君。』先生服华阳巾草屦垂绦,以宾礼见,赐坐。上方欲征河东,先生谏止。会军已兴,令寝于御园,兵还,果无功。百余日方起,恩礼特异,赐号希夷,屡与之属和。久之,辞归,进诗以见志云:『草泽吾皇诏,图南抟姓陈。三峯千载客,四海一闲人。世态从来薄,诗情自得真,乞全麋鹿性,何处不称臣?』上知不可留,赐宴便殿,宰臣两禁赴坐,为诗以宠其行。 【见渑水燕谈。】

  三

  真宗时,陈抟被诏赴阙下,间有士大夫诣其所止,愿闻善言,以自规诲。陈曰:『优好之处勿久恋,得志之处勿再往。』闻者以谓至言。 【见倦游杂录。】

  四

  华阳隐士李奇,自言开元中郎官,年数百岁,人罕见者。关中吕洞宾者,有剑术,年百余岁,貌如婴儿,行步轻疾,皆尝至抟斋中。奇以朱书青纸诗,令小童赍寄抟,抟与酬唱,如交友。

  五

  兴国中,太宗召陈抟赴阙,抟隐华山云台观百余岁。世宗拜谏议,不受。始四五岁, 【玉壶有『时』字。】 戏涡水侧,一青衣媪抱置怀中,乳之曰:『令汝更无嗜欲之性,聪悟过人。』先生有高识,尝戒门人种放曰:『子他日遭逢明主,不假进取,迹动天阙,名驰寰海。名者,古今之美器,造物者深忌之。天地间无完名,子名将起,必有物败,可戒之。』放至晚节,侈饰过度,营产满酆 【玉壶作『雍』。】 镐间,门人戚属,亦怙势强并,岁入益厚,遂丧清节,时议凌忽。王嗣宗 【玉壶有『守』字。】 京兆,乘醉慢骂,条奏于朝,会赦方止。祥符八年,一 【玉壶作『岁』。】 旦山斋晚 【玉壶作『晓』。】 起,服道衣,聚诸生列饮,取平生文稿悉焚之,酒数行而逝,奇男子也。 【见玉壶清话。】

  ○江直木

  江直木,隐居庐山,有至行。一夕,有盗入斋中,直木假寐不动,清贫无它物,唯持药鼎而去,遗其盖。直木俟其出户,随后掷盖与之,来日谓人曰:『器不全成,得之安用?』报晓鸡为狸所食,直木怅然,将有以报鸡之寃者。来日,持百钱坐路隅以俟,有持死兔过者,即市之,割以祭鸡。人或谓直木,此非狸,直木曰:『亦是其类也。』 【见杨文公谈苑。】

  ○刘孝叔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