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四十五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四十五

  休祥梦兆(一)

  ◆休祥梦兆(一)

  苗训
  周克明
  毕文简
  巩彦辅
  朱正基
  张乖崖
  王庆之
  张密学
  钱惟治
  王处讷
  陈洪进
  危序
  韩魏公
  夏文庄公
  赵世长
  张客省
  贾直孺
  冯侍禁
  蔡子直
  丁晋公
  王元规
  任玠
  张茂直
  杨文公
  王尧臣
  吕文靖
  陆经
  曾鲁公
  李景初

  ○苗训

  苗训仕周为殿前散员,学星术于王处讷。训从太祖北征,处讷预语训曰:『庚申岁初,太阳躔亢,在亢,于德刚, 【以上五字玉壶作『宿亢怪性刚』。】 其兽乃龙,恐与太阳并驾。若果然,则圣人利见之期也。』至庚申岁旦,太阳之上复有一日,众皆谓目眩,以油盆俯窥,果有两日相磨荡,即太祖陈桥起圣之时也。初梦持镜照天,列宿满中,割腹纳之,遂通星纬之学。太祖即位,枢密使王朴,建隆二年辛酉岁,撰金鸡历以献,上嘉纳之,改名曰应天历,御制历序。处讷谓所知曰:『此历更二十年,方见其差,亦 【玉壶作『必』。】 有知之者,吾不得预焉。』 【玉壶有『太平』二字。】 兴国六年辛巳,吴昭素直司天监,果上言应天历大差,太宗诏修之。太宗善望气,一岁春晚,幸金明,回跸至州北合欢拱圣营,雨大下。时有司供拟,无雨仗,因驻跸辕门以避之。谓左右曰:『此营他日当出节度使两人。』盖二夏昆仲守恩、守赟在营,方丱。后侍真庙于藩邸,当龙飞。二公俱崇高,后守恩为节度使,守赟知枢密院事,终于宣徽南北院使。 【『太宗诏修之』以上为一条,今见玉壶清话卷一。自『太宗善望气』以下为另事,今见湘山野录卷中。】

  ○周克明

  景德三年,有巨星见于天氐之西,光芒如金丸,无有识者。春官正周克明言:『按天文录荆州占,其星名周伯。语曰:「其色金黄,其光煌煌,所见之国,太平而昌。」又按元命包,此星一曰德星,不时而出。』时方朝野多欢,六合平定,銮舆澶渊凯旋,万域富足,赋敛无横,宜此星之见也。克明本进士,献文于朝,召试中书,赐及第。

  ○毕文简

  真宗尹京,毕 【玉壶有『相』字。】 士安为府判,沉毅忠厚。中书将有签除, 【玉壶作『谐』。】 太宗令辅臣历选,不称旨,而李沆必欲用寇公。上曰:『准少年进用,才锐气浮,为朕选河朔有重德稀姓者处其中而镇之。』近臣少喻上意,方以毕公进之,上果喜,遂用参大政。时 【玉壶有『曹』字。】 利用为枢相,寇、曹二人者,一时酒后, 【玉壶作『恃酒』。】 往往凌诟于席,公处其间,尝温容以平之。不踰月,与寇俱平章事,岁余,果负重望。太宗谓李沆曰:『朕固欲相士安者,顷梦数神人拥一紫绶者,令拜朕曰:「非久当相陛下。」梦中熟视之,乃士安也。』 【见玉壶清话。】

  ○巩彦辅

  长沙北禅经室中,悬观音印像一轴,下有文,乃故待制王元泽撰,镂板者乃郡 【原作『邵』,据玉壶改。】 倅关蔚宗。其文曰:『都官巩彦辅郎中尝魇云:「初梦两绯衣召入一大府,严甚,有紫衣当桉者曰:『此王也。』置庑下,授以沙盆,剔囚目使研之,余断腕截耳,不可 【玉壶有『胜』字。】 数。或恐惧失便溺。少顷,一官至,呵巩解衣,巩以有官无罪。官怒曰:『此治杀生狱,岂问官耶?』巩窘呼观音,囚者皆和,而残者完,系者释,俱出,巩亦出,乃苏。」余友吴居易与巩同官开封府,言巩性朴直,不局 【玉壶作『苟』。】 于狱,以故或忤在势者云。』

  ○朱正基

  宝元元年,朱正基驾部知峡州,即江陵内翰昂之子。一夕,梦一吏自云:『城隍神遣某督修夷陵县廨宇,愿速葺,不宜后时。』朱不甚为意,连三夕梦之,方少异焉。因语同僚,亦尽异之,然亦未加修葺。明日报至,欧阳永叔谪授夷陵,报吏云:『已及荆门。』朱感其梦,待之特异,将入境,率僚属远郊迓之。欧公临邑,亦以迁谪自处,益事谦谨,禀白,皆敛板于庭,州将长伺之,俟入门,先抱笏降于阶,至满任, 【原作『仕』,据明抄本及玉壶改。】 不改前容。欧公亲语其事于其孙集贤朱初平学士焉。 【见玉壶清话。】

  ○张乖崖

  乖崖公,太平兴国三年科场,试笔 【湘录作『不』。】 阵成功赋,盖太宗明年将有河东之幸。公赋有『包成 【湘录作『戈』。】 卧鼓,岂烦师旅之威?雷动风行,举顺乾坤之德。』自谓擅场,欲夺大魁,夫何,有司以对偶显失,因黜之,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