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三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三

  忠孝节义(一)

  ◆忠孝节义(一)

  范文正
  欧阳文忠公
  陈乔
  刘温叟
  马遂
  赵师旦 曹觐
  刘潜
  徐积
  支渐
  朱寿昌
  锺离君
  鲁简肃
  赵延嗣
  于令仪
  姚栖云
  莫节妇
  张诚
  曹修古女
  卫融
  崔翰
  史吉
  任福

  ○范文正

  景佑中,范文正公以言事触宰相,黜守饶州,到任谢表云:『此而为郡,陈优优布政之方。必也立朝,增蹇蹇匪躬之节。』天下叹公至诚许国,始终不渝,不以进退易其守也。

  二

  范文正公轻财好施,尤厚于族人,既贵,于姑苏近郭买良田数千亩为义庄,以养羣从之贫者。择族人长而贤者一人主其出纳,人日食米一升,岁衣缣一疋,嫁娶丧葬,皆有赡给。聚族人仅百口,公殁逾四十年,子孙贤令,至今奉公之法,不敢废弛。 【并渑水燕谈。】

  ○欧阳文忠公

  欧阳文忠公在蔡州,屡乞致仕。门下生蔡承禧因间言曰:『公德望为朝廷倚重,且未及引年,岂容遽去也?』欧阳答曰:『某平生名节,为后生描画尽,惟有进退以全节,岂可更俟驱逐乎?』承禧叹息,无以答。既而以太子少保致仕。 【倦游杂录。】

  ○陈乔

  陈乔仕江南,为门下侍郎,掌机密。后主之称疾不朝,乔预其谋。及王师问罪,誓以固守,时张洎为乔之副,常言于后主,苟社稷失守,二臣死之。城陷,乔将死,后主执其手曰:『当与我同北归。』乔曰:『臣死之,即陛下保无恙。但归咎于臣,为陛下建不朝之谋,斯计之上也。』掣其手去,入视事厅内,语二亲仆曰:『共缢杀我。』二仆不忍,解所服金带与之,遂雉 【明抄本作『自』。】 经。后主求乔不得,或谓张洎,曰:『此诣北军矣。』乔既死,从吏撤扉而瘗之。明年,朝廷嘉其忠,诏改葬。后见其尸如生而不僵,髭发郁然。初求尸不得,人或见一大夫衣黄半臂,举手影,自南廊而过。掘得尸,以右手加额上,如所覩者。 【杨文公谈苑。】

  ○刘温叟

  国初,御史中丞刘温叟,博学惇厚,动必由礼。父讳岳,温叟终身不听丝竹。尝令子和药,有天灵盖,温叟见之愀然,亟令致奠,瘗于郊外。五代士人,鲜蹈礼义,独温叟笃行,为世所推。

  ○马遂

  庆历末,妖贼王则盗据甘陵, 【渑录作『贝州』。】 贾魏公镇北门,仓卒遣将引兵还城,未有破贼之计。公日夜忧思,有指使马遂者白公曰:『坚城深池,不可力取,愿得公一言,手 【『手』,渑录作『入城』。】 杀元凶,余党可说而下也。』公壮其言,遣行,丁宁祝之曰:『壮士立功名,在此行也。』遂至城下,浮渡渡濠水, 【『渡濠水』,渑录作『濠叫』。】 呼守城者,乘 【渑录作『垂』。】 匹练缒身以上。见贼偶 【渑录作『隅』。】 坐,为陈朝廷恩信,尔能束身出城,公为尔请于朝,亦不失富贵。若守迷自固,天子遣一将,提兵数千,不日城陷,血膏剑戟,肉饱犬彘,悔无及矣。辞甚激切,贼不答。遂度终不能听,乃复白曰:『公有密旨,愿屏左右以语。』贼令左右引避, 【渑录无以上二十字。】 遂急击贼仆地,扼其喉几死,左右兵至,遂被杀。闻者莫不义之,是时翰林郑毅夫方客魏,特为之作传。 【并渑水燕谈。】

  ○赵师旦 曹觐

  侬贼破邕州,偶江涨,遂乘桴沿流入番禺。时赞善大夫赵师旦知康州,到任始一日,贼既迫境,谕官属吏民使避贼,谓曰:『吾固知斯城不可守,守城而死,乃监兵洎吾之职也。若曹无预祸。』贼既至,率弱卒不满百,御之,半日,城陷,赵与监兵者皆死之,士卒得免者无一二。先是,一日,赵方出其妻,藏于山谷,道上生一子,弃草中。贼去凡三日,复归视之,尚生,人谓忠义之感。有曹觐者,以太子中舍知封州,贼既至,乃易服遁去,未十余里,为贼所擒。贼首谓曰:『汝乃好骂我南人作蛮者也,今日犹不拜邪?』曹竟不屈,至晚,积薪燔死于江壖。时本路主漕运者,与曹有旧,仍移师旦事,勒诗于石。朝廷赠觐太常少卿,子孙弟侄洎女子受官赏命服者数人。赵赠卫尉少卿,一子得殿直。赵史君之事,岭外率知之,康人为之立祠堂,至今祭祀不绝。

  ○刘潜

  刘潜以淄川 【明抄本作『州』。】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