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四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四

  忠孝节义(二)
  将帅才略(一)

  ◆忠孝节义(二)

  柳仲涂
  死妇阿毛
  冯守信
  田元均
  相州部民张某
  龚颖
  刘温叟
  张蕴
  刘辉
  富大监 王郎中
  刘焕
  王逵
  潘盎 谢福

  ○柳仲涂

  河东先生柳仲涂,少时,纵饮酒肆,坐侧有书生,接语,乃以贫未能葬其父母,将谒魏守王公裕 【渑录作『祜』。】 求资以办事。先生问 【渑录有『所』字。】 费几何,曰:『得钱二十万可矣。』先生曰:『子姑就舍,吾且为子谋之。』罄其赀,得白金百两,钱数万以遗之。议者以郭代公之义,不能远过。 【渑水燕谈。】

  ○死妇阿毛

  愍说者,不知何人所撰,偶一弊册中录之,云熙宁丙辰四月二十六日,襄州通衢一死妇 【玉壶有『理官验之带二公符云潭州妇人』十三字。】 阿毛,其夫杨金,配隶房陵。既死,本州岛请陈愿负夫骨归葬故乡,遭时大疫,遂毙于道。呜呼!辕门之匹妇,岂不知改从于人,免冻馁以苟余生乎?翻能以义藏中,惸然不惮数千里之远,负夫骨以归,此节妇义女之为,及 【玉壶作『反』。】 毙于道。天乎,福善助顺之理,信所以难忱也。膏粱士俗之家,夫始属纩,已欲括奁结橐求他耦而适者多矣,宜将何理以殛之? 【玉壶清话。】

  ○冯守信

  冯 【渑录作『汤』。】 守信事真宗,为步军指挥使。会郊礼,其弟欲以其子冒为守信子取高荫,守信曰:『吾自行伍,主上拔擢至此,每愧无以报称,奈何欺之邪?』是岁,并 【渑录脱『并』字。】 己子无所荫,以明于弟无所爱。

  ○田元均

  庆历中,田元均帅秦凤,丧其父,乞解官奔丧。 【以上八字渑录作『奏乞解官终丧』。】 仁宗累降手诏,又遣中使勉谕。元均既葬,托边事求见上曰:『陛下以孝治天下,方边隅无事,而区区犬马之心,不得自从。』因泣下,上视其貌, 【渑录有『瘠』字。】 乃许终丧。其后富韩公以宰相丁母忧,仁宗诏谕数十,竟终丧乃起,盖大臣终丧,自二公始。 【渑水燕谈。】

  ○相州部民张某

  张洎言,典相州日,有部民张某杀一家六人,诣县自陈。县上州,洎诘之,曰:『某家之姻贫困,常取息少有所负,被其诟辱,我熟见而心不平,思为姻家报仇,幸毕其志。然所恨七口而遗其一,使有噍类。私雠已报,愿就公法。』洎曰:『杀人一家,宁无党乎?』对曰:『某既出身就死,肯复连及同谋?』又曰:『汝何不亡命?』对曰:『姻家即其邻,苟不获盗,岂得安堵?』又曰:『汝不即死,何就缧绁?』曰:『我若灭口,谁当辨吾姻之不与谋?又孰与暴其事于天下?等死,死义可乎?』洎曰:『吾将闻上,免汝之死。』曰:『杀人一家,而苟活,且先王以杀止杀,若杀人不诛,是杀人终无已,岂愿以一身乱天下法哉?速死为幸。』洎嗟叹数四,卒案诛,河朔间无不传其事者。 【杨文公谈苑。】

  ○龚颖

  龚颖,邵武人,先仕江南,归朝为侍御史。尝愤叛臣卢绛杀其叔慎仪,又害其家。后绛来陛见,舞蹈次,颖遽前以笏击而踣之。太祖惊问其故,颖曰:『臣为叔父复雠,非有他也。』因俯伏顿首请罪,极言绛狼子野心,不可畜。太祖即下令诛绛,义颖而赦之。

  ○刘温叟

  刘温叟,父名岳,终身不听乐,不游嵩华,每赴内宴,闻钧奏回,则号泣移时,以谓若非君命,则不至于是。此与唐李贺父名晋肃,贺不敢举进士,事颇相类。 【并青箱杂记。】

  ○张蕴

  咸平中,契丹举国入寇,南至淄青。淄川小郡,城垒不完,刺史吏民咸欲弃城,奔于南山,兵马监押张蕴按剑厉声曰:『奈何去城隍,委府库?大众一溃,更相剽 【渑录作『剿』。】 夺,狄未至而吾民已残矣。刺史若出,吾当斩以徇。』由是无敢动者。后为环州马岭镇监押,虽处穷塞,犹建孔子祠,刻石为记。庆历中,范文正公过其地,书其碑阴以美之。蕴二子揆、掞,以文学才行,有名于世,皆登侍从。

  ○刘辉

  铅山刘辉,俊敏有词学。嘉佑初,连冠国庠,及天府进士。四年,崇政殿试,又为天下第一,得大理评事,签书建康 【渑录有『军』字。】 判官。丧其祖母,乞解官,以嫡孙承重服。国朝有诸叔而适孙承重服者,自辉始。辉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