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五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五十五

  将帅才略(二)

  ◆将帅才略(二)

  田重进
  李继隆
  曹武毅
  范文正
  曹炜
  尹继伦
  许骧
  张鉴
  武行德
  呼延赞
  郭进
  曹太尉
  杨无敌
  崔翰
  张文定
  侍其渊
  刘吉
  王隐
  张继能
  王德用
  庞庄敏
  王武恭
  狄武襄

  ○田重进

  田重进,范阳人,不识字,忠朴有守。太宗在藩邸,以酒饵赐之,拒而不受,使者曰:『晋王赐汝。』重进曰:『我只知有官家,谁能吃他人酒食乎?』太宗极许之。后郑文宝出漕陕右,上嘱付曰:『田某先帝宿将,勇毅宣力,卿善待之。』

  ○李继隆

  李继隆善驰驿,日走四五百里。征江南,尝往来觇兵势,中涂遇虎,射杀之。与吴人战,流矢中额,冑坚不伤。太祖欲仗 【玉壶作『拔』。】 用,谓曰:『升州平,特 【玉壶作『时』。】 献书来,当厚赏汝。』时军中内侍数辈,皆伺城陷事, 【玉壶作『争』。】 求献捷。会有机时当入奏,皆不愿行。 【玉壶有『继隆独请赴阙太祖讶其来早』十二字。】 继隆奏曰:『金陵破在旦夕。』上问安知?对曰:『臣在途中,遇大风,天地晦冥,城破之兆也。』翌日,捷至,太祖召谓曰:『果如汝所料。』是夜城陷,均其实,在献捷之上,除庄宅使。

  ○曹武毅

  曹武毅翰,魏人也,曹武惠彬,真定人也。二曹皆著名, 【玉壶有『人多』二字。】 谓之同宗。翰有宏杰伟特之度,能诗,有玉关集。领金吾日,当直,太宗诏与语曰:『朕曾览卿诗:「曾因国用颁 【明抄本及玉壶并作『难披』。】 金甲,耻为家贫卖宝刀。他日燕山磨峭壁,定应先勒大名曹。」颇佳,朕每爱之。』翰因叩谢。征幽州,为东路 【玉壶有『濠寨』二字。】 总管,善风角。一夕,角声逆风至帐,翰促令擐带,曰:『寇至之兆也。』未几果然,大败其寇于城下。从征幽州,率以部分攻城,忽得一蟹,翰曰:『水物自陆栖,失依据也。而足多,有救。又蟹者,解也,其将班师乎?』果然,其精敏率如此。 【并玉壶清话。】

  ○范文正

  仁宗时,西戎方炽,韩魏公琦为经略招讨副使,欲五路进兵,以袭平夏。时范文正公仲淹守庆州,坚持不可。是时尹洙为秦州通判兼经略判官,一日,将魏公命至庆州,约范公以进兵。范公曰:『我师新败,士卒气沮,当自谨守,以观其变。岂可轻兵深入耶?以今观之,但见败形,未见胜势也。』洙叹曰:『公于此,乃不及韩公也。韩公尝云:「大凡用兵,当先置胜败于度外。」今公乃区区过慎,此所以不及韩公也。』范公曰:『大军一动,万命所悬,而乃置于度外,仲淹未见其可。』洙议不合,遽还。魏公遂举兵入界,而师次好水川,元昊设覆,全师陷没,大将任福死之。魏公遽还,至半涂,而亡者 【东轩作『卒』。】 父兄妻子号于马首几千, 【『几千』,东轩作『者几千人』。】 皆持故衣纸 【东轩有『钱』字。】 招魂而哭曰:『汝皆从招讨出征,今招讨归而汝死矣。汝之魂识,亦能从招讨以归乎?』既而哀恸,声震天地,魏公不胜悲愤掩泣,驻马不能前者数刻。范公闻而叹曰:『当是时,难置胜败于度外也。』 【东轩笔录。】

  ○曹炜

  曹侍中将薨,真 【原作『神』,据涑水及宋史曹彬传改。】 宗亲临视之,问以后事,对曰:『臣无事可言。』固问之,对曰:『臣二子烨与炜, 【涑水作『璨与玮』。宋史同。】 材器可取,臣若内举,皆堪为将。』上问其优劣,对曰:『烨不如炜。』已而果然。炜知秦州,尝出 【涑水有『巡』字。】 城,以城上遮箭板太高,召主者令下之。主者对曰:『旧如此久矣。』炜怒曰:『旧固不可改邪?』命牵 【原作『率』,据明抄本及涑水改。】 出斩之。僚佐以主者老将,谙兵事,罪小,宜可赦,皆谏炜,炜不听,卒诛之,军中慑伏。西蕃犯塞,候骑报虏将至,炜方饮啖自若,顷之,报虏去城数里,乃起贯戴,以帛缠身,令数人引之,身停不动。上马出城,望见虏阵有僧,奔马往来于阵前检校,炜问左右曰:『彼布阵乃用僧邪?』对曰:『不然,此虏之贵人也。』炜问军中谁善射者,众言李超。炜即呼超指示之,曰:『汝能取彼否?』对曰:『凭太保威灵,愿得五十 【原作『十五』,据涑水改。】 骑,裹送至虏阵前,可以取之。』炜以百骑与之,勑曰:『不获而返,当死。』遂至虏阵前,骑左右开,超射之,一发而毙。于是虏鸣笳啸而遁,炜以大军乘之,虏众大败,出塞穷追,俘斩万计。改边凿壕,西蕃由是慑服,至今不敢犯塞。每言及炜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