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一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一

  风俗杂志(二)

  ◆风俗杂志(二)

  犀
  酒令
  采珠
  鸽寄书
  俗谓州郡事简者为道院
  仕宦岭南
  举子投贽
  泉水
  芋萝卜
  小窑李
  蓬莪荗
  鱼
  菩萨石
  凤凰
  鸩鸟
  物性相感
  沈香木
  麝裂脐狨牦牛断尾
  鼃变为鹑
  猩猩
  鸬鹚捕鱼
  病瘿
  土厚水深无病
  白鹿洞藏书
  建州多佛剎

  ○犀

  犀之类不一,生邕管之西 【渑录作『内』。】 及交趾者,角文如麻实,理燥少温润。来自舶上,生大食者,文如茱萸,理润而缀,光彩莹彻,甚类犬鼻,若傅以膏。其有花文而尤异者,曰通天犀,或如日星,或如云月,或如葩花,或如山水,或成飞走,或成鱼龙,或成神仙,或成宫殿,至有衣冠眉目杖屦, 【明抄本及渑录并作『履』。】 羽毛鳞角完具,若绘画然,为世所贵,其价不赀,莫知其所以然也。或以为犀爱一物,玩之久,则 【渑录有『物』字。】 形潜入角中,是又不可以理推之者。其文有正插者,有倒插者,有腰鼓插者,其类不一。方其在角未解也,虽海人亦未知其为异也,故波斯以象牙为白暗,犀角为黑暗,以其难别识也。犀之有通天花文者,自顾其影则怖,常饮浊水,不欲照见其角也。海人之取犀也,多于山麓,植木如列羊栈,久则木朽,犀前足短,止则依木而立,朽折,犀倒,不能自立,因格杀之。犀岁 【渑录有『久』字。】 亦退角,掊土埋僻处,海人侦知,为木角易取之。西域谓犀为朅伽,角为毗 【原误作『略』,据渑录改。】 沙孥,言一角也。 【渑水燕谈。】

  ○酒令

  唐人饮酒,喜以令为罚,韩吏部诗云:『令征前事为』,白傅诗云:『醉翻襕衫抛小令。』今人以丝管歌讴为令者,即白傅所谓大都欲以酒劝,故始言送,而继承者辞之,摇首挼舞之属,皆却之也。至八遍而穷,斯可受矣。其举故事物色,则韩诗所谓耳。近岁有以进士为举首者,其党人意侮之,会其人出令,以字偏旁为率,曰金银钗钏铺,次一人曰丝绵绸绢纲, 【明抄本作『网』。】 至其党人,曰鬼魅魍魉魁。俗有谜语,曰:『急打急圆,慢打慢圆,分为四段,送在摇前。』初以陶瓦乃为令耳。 【刘贡父诗话。】

  二

  酒令谓饮酒有舞手者,远起于尧民也。既醉以酒,浩然陶情,不觉鼓腹手舞,盖无事醉饱,乐极则然也。常闻风俗间言,饮酒欲欢,无由自醉,得劝则沈湎矣。乃有设舞手,即解之时,欲以酒属前人,则舞手招之,前人辞之,则舞手拂焉。又以手作期刻之势,以愠其不饮,前人不受,作叩头之状。如是则有招也、拂也、期也、头也,而后机巧生焉。以四字合为章段,伺其手舞不及乐拍,不合律者,皆谓为犯酒家令也,主者以分数罚之。然诗中称『取彼兕觥』,又云:『不醉无归』,不醉而出,是不亲也。其来不近矣。东汉贾景伯着酒令九篇,始形载籍,然终寻未见。唐高宗朝,邓弘庆饮酒,以平索看精为令始也。及天宝已来,海内无事,京师人家多聚饮,乐歌令新奇,故穆宗好声妓,观教坊乐,问丁公着曰:『比间 【明抄本作『闻』。】 公卿士庶,属为酣燕,皆极欢娱,亦可为慰。』公着曰:『此事诚不可嘉,且言宾燕之礼,不继以淫。前代名士,或清谭雅论,咏歌献酬,不至于乱。天宝之末,风俗奢靡,沈湎諠哗,由是官务多废,圣心求理,安得不劳神虑?』帝深嘉其言。后皇甫松撰醉乡日月一卷,言醉乐如入壶中天也,亦无舞手饮礼之法尔。次有崔端己着庭萱谱,今之所出,象有旅系也。言萱草一名忘忧也,谓折俎解体,恕其纵放,则忘忧也。然则贾逵滥觞于其前,皇崔波澜于其后。梁元帝宴集属,不二为酒令,规曰:『江左已来,未有此举。』萧琛、傅诏谓为知言也。吴都赋曰:『里燕巷饮,飞觞举白。』白,犯令者罚之,故诗曰:『振振鹭鹭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乐兮。』 【赞宁要言。】

  ○采珠

  岭南杂录云:『海滩之上,有珠池,居人采而市之。』予尝知容州,与合浦密迩,颇知其事。珠池凡有十余处,皆海也,非在滩上。自某县岸至某处,是某池,若灵渌、囊村、旧场、条楼、断望,皆池名也,悉相连接,在海中,但因地名而殊矣。断望池接交趾界,产大珠,而蜑往采之,多为交人所掠。海水深数百尺已上,方有珠,往往有大鱼护之,蜑亦不敢近。 【倦游杂录。】

  二

  刘鋹据岭南,置兵数 【渑录作『八』。】 千人,专以采珠为事,目曰媚川都。每以石磉其足,入海至五七百尺,溺而死者相属也。久之,珠玑充积内府,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