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五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五

  谈谐戏谑(三)

  ◆谈谐戏谑(三)

  语嘲(二)
  语病
  诬罔

  ○语嘲(二)

  有朝士陆东,通判苏州,而权州事,因断流罪,命黥其面,曰:『特刺配其 【东轩作『某』。】 州牢城』,黥毕,幕中相与白曰:『凡言特者,罪不至是,而出于朝廷一时之旨。今此人应配矣,又特者,非有司所得行。』东大恐,即改『特刺』字为『准条』字,再黥之,颇为人所笑。后有荐东之才于两府者,石参政闻之,曰:『吾知其人矣,非权苏州日,于人面上起草者乎?』

  二

  王汾口吃,刘攽尝嘲之曰:『恐是昌家,又疑非类,不见雄名,唯闻艾气。』盖以周昌、韩非、扬雄、邓艾皆吃也。又尝同趋朝,闻叫班声,汾谓曰:『紫宸殿下频呼汝』,攽应声答曰:『寒食原头屡见君。』各以其名为戏也。

  三

  滕甫之父名高,官止州县。甫之弟申,狠暴无礼,其母尤笃爱,用是每陵侮其兄,而阃政多紊,世人讥议不一。章门下惇与甫游旧,多戏玩,一日语之曰:『公多类虞舜,然亦有不似者。』滕究其说,章曰:『类者父顽、母嚚、象傲,不似者,克谐以孝耳。』

  四

  张密学奎、张客省亢,兄弟也,奎清素畏慎,亢奢纵跅■〈?也〉,世言张奎作事,笑杀张亢,张亢作事,谑 【东轩作『吓』。】 杀张奎。杨景宗本以车 【东轩作『军』。】 营卒由椒房故为观察使,暴横无赖,世谓之杨滑 【东轩作『骨』。下同。】 槌。一日,语奎曰:『公弟客省,俊特可爱,即 【东轩作『只』。】 是性粗疎。』奎怏然不悦,归语亢曰:『汝本士人, 【东轩作『世家』。】 伏膺名教,不知作何等事,致令杨滑槌言 【东轩作『恶』。】 汝粗疎也?』 【并东轩笔录。】

  五

  常秩旧好治春秋,凡著书讲解,仅数十卷,自谓圣人之意,皆在是矣。及诏起,而王丞相介甫不好春秋,遂尽讳所学。熙宁六年,两河荒歉,有旨令所在散青苗本钱,权行倚阁。王平甫戏秩曰:『公之春秋,亦权倚阁乎?』秩色颇赭。

  六

  郑尚知杭州,王耿为两浙转运使。二人者,屡以公事相失,以至互有论列,朝廷未推鞠,而耿死,郑往哭之,尽哀。杭州僚属相骇曰:『龙图素恶端公,今何哭恸也?』范拯在傍戏曰:『诸君不会,龙图待哭斯人久矣。』

  七

  熙宁九年,太皇生辰,教坊例有献香杂剧。时判都水监侯叔献新卒。伶人丁仙见假为一道士,善出神,一僧善入定。或诘其出神何所见?道士云:『近曾至大罗,见玉皇殿上有一人,披金紫,熟视之,乃本朝韩侍中也。手捧一物,窃问傍立者云:「韩侍中献国家金枝玉叶万世不绝图。」』僧曰:『近入定到地狱,见阎罗殿侧有一人,衣绯垂鱼,细视之,乃判都监侯工部也。手中亦擎一物,窃问左右,云:「为奈何水浅,献图,欲别开河道耳。」』时叔献兴水利,以图恩赏,百姓苦之,故伶人乃有此语。

  八

  景佑末,诏以郑州为奉宁军,蔡州为淮康军。范雍自侍郎领淮康节钺,镇延安。时羌人旅拒戍边之卒,延安为盛。有内臣卢押班者钤辖,心尝轻范,一日军府开宴,有军伶人杂剧,称参军梦得一黄瓜,长丈余,是何祥也?一伶贺曰:『黄瓜上有刺,必作黄州刺史。』一伶批其颊曰:『若梦见镇府萝卜,须作蔡州节度使。』范疑卢所教,即取二伶杖背,黥为城旦。

  九

  有进士曹奎,屡掇上庠南宫高选,居常自负,作大袖袍衣之,袖广数尺。时有进士杨卫怪之,谓曰:『袖何广耶?』奎曰:『要盛天下苍生。』卫答曰:『此但能盛一个耳。』裴度形貌短小,而位至将相,尝自替其写真曰:『尔形不长,尔貌不扬,胡为将?胡为相?一片灵台,丹青莫状。』盖谓由心吉而致富贵也。张学士丰貌甚美,尝绘其容,以寄兄环,环改裴赞寄之,曰:『尔形甚长,尔貌甚扬,不为将,不为相,一片灵台,丹青莫状。』

  十

  曾巩知襄州日,朝廷遣使按水利,振流民者,各辨辟三两选人,充干当公事。巩一日宴诸使者,座客有言,昨夕三鼓,大星坠于西南,有声甚厉,次又有一小星随之。巩曰:『小星必天狗,下干当公事也。』

  十一

  陈恭公以待制知扬,性严重,少游宴。时陈少常亚罢官居乡里,一日上谒,公谓曰:『近何著述?』亚曰:『止作得一谜。』因谓之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