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六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六

  谈谐戏谑(四)

  ◆谈谐戏谑(四)

  无耻
  不识字
  堆墨书田字
  御史抨吕状元
  嚼舌而死
  以长官为笑
  语误
  标目(一)

  ○无耻

  冯吉,瀛王道之子,少好学能文,而轻佻善谑,尤精胡琴。尝因家会,道命弹胡琴,曲终,赐之束帛以辱之。吉致帛于顶,以左手抱琴,右手按膝,如伶人拜起,举家大笑。终以浮薄,不登清仕。 【以上四字渑录作『不登清近仕皇朝终少列』。 渑水燕谈。】

  ○不识字

  梅询为翰林学士,一日,书诏颇多,致思甚苦,操觚循阶而行,忽见一老卒卧于日中,欠伸甚适。梅忽叹曰:『畅哉!』徐问之曰:『汝识字乎?』曰:『不识字。』梅曰:『更快活也。』 【笔谈。】

  ○堆墨书田字

  陈文惠公善八分书,点画肥重,自是一体,世谓之堆墨书,尤宜施之题牓。镇郑州日,府宴,伶人戏以一幅大纸,浓墨涂之,当中以粉笔细书 【『细书』,渑录作『点』字。】 四点,问曰:『何字也?』曰:『堆墨书田字。』文惠大笑。 【渑水燕谈。】

  ○御史抨吕状元

  治平中,御史有抨吕状元溱杭州日事者,其语有『欢游迭嶂之间,家家失业,乐饮西湖之上,夜夜忘归。』执政笑谓言者曰:『军巡所由,不收犯夜,亦宜一抨。』 【野录。】

  ○嚼舌而死

  金陵道士章齐一,善为诗,好嘲咏,一被题目,即日传诵,人皆畏之。凡四百余篇,曲尽其妙,后得疾,嚼舌而死。 【杨文公谈苑。】

  ○以长官为笑

  五代任官,不权轻重,凡曹掾簿尉,有龌龊无能,以至昏老不任驱策者,始注为县令。故天下之邑,率皆不治,甚者诛求刻剥,猥迹万状,至今优诨之言,多以长官为笑。及范文正公仲淹乞令天下选人,用三员保任,方得为县令,当时推行其言,自是县令得人,民政稍稍举矣。 【东轩笔录。】

  ○语误

  寇莱公与张洎同为给事中,公年少气锐,尝为庭雀诗玩张洎,曰:『少年挟弹何狂逸?不用金丸用蜡丸。』讥洎在金陵围城中,尝为其主作诏,内蜡丸中,追上江救兵也。 【渑水燕谈。此条已见卷六十三『诗嘲』。】

  二

  往年士大夫好讲水利,有言欲涸梁山泊以为农田者。或诘之曰:『梁山泊古巨野泽,广袤数百里,今若涸之,不幸秋夏之交,行潦四集,诸水并入,何以受之?』贡父适在坐,徐曰:『却于泊之傍凿一池,大小正同,则可以受其水矣。』坐中皆绝倒,言者大惭。 【渑录有『沮』字。 渑水燕谈。】

  三

  杨叔贤,自强人也。古今未尝许人。顷为荆门幕,时虎伤人,杨就虎穴,磨巨崖,大刻诫虎文,如鳄鱼之类。其略曰:『咄乎尔彪,出境潜游。』后改官知郁林,以书托知军赵定基打诫虎文数本,书言岭俗庸犷,欲以此化之。仍有诗曰:『日 【湘录作『且』。】 将先圣诗书教,暂作文翁守郁林。』赵遣人打碑,次日本耆申,某月日磨崖碑下,大虫咬杀打碑匠二人。荆门止以耆状附递寄答。

  四

  一岁,潭州试僧童经,一试官举经头一句曰:『三千大千』,时谷山一闽童接之诵,輙不通,因操南音上谓曰:『上覆试官,不知下头有世界耶?』郡官大笑。 【湘山野录。】

  五

  孟蜀后主,凡命宰相,必征感皇恩二章为谢。有张格者拜相,其所献之曲,有『最好是,长街里,听喝相公来』之句,人传为笑。

  六

  徐铉工篆隶,好笔砚。归朝,闻邺中耕人,时有得铜雀台古瓦,琢为砚,甚佳。会所亲调补邺令,嘱之,凡经年,寻得古瓦二,绝厚大,命工为二砚持归,面以授铉。铉得之,喜,即注水,将试墨,瓦瘗土中,枯燥甚,得水即渗尽。又注之,随竭,湆湆有声啧啧焉。铉笑曰:『岂铜雀之渴乎?』终不可用,与常瓦砾无异。 【并杨文公谈苑。】

  七

  杨文公常戒其门人,为文宜避俗语。既而公因作表云:『伏惟陛下,德迈九皇。』门人郑戬遽请于公曰:『未审何时得卖生菜?』于是公为之大笑而易之。 【归田录。】

  八

  予举进士时,故老犹能道蜀时事,且言天兵伐蜀,蜀主大惧,合廷臣 【东轩有『谋』字。】 所以拒天兵者。费铁嘴越班而对,众谓铁嘴不独有口材,兼有胆勇,谛听之,乃云:『是臣则断定不敢。』于是众笑而退。

  九

  杨文公知举,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