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九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六十九

  神异幽怪(二)

  ◆神异幽怪(二)

  鳄鱼
  海蛮师
  泥佛自动
  风卷武成县
  异犬
  野菌石麫救饥
  鹦鹉
  雁
  鼋
  湫神
  担夫顶有圆光
  慢神速咎
  仰山神
  双峯洞主
  滕子京
  王监簿
  杨龟年
  魏大谏
  张邓公
  赵韩王
  梅公仪
  聱隅子
  崔公谊
  张文孝
  韩魏公
  寇莱公

  ○鳄鱼

  岭表异物志记鳄鱼甚详。予少时到闽中,时王举直知潮州,钓得一鳄,其大如舡,画以为图,而自序其下。大体其形如鼍,但喙长半其身,牙如锯齿。有黄苍二色,或时有白者。尾有三钩,极锯利,遇鹿豕,即以尾戟 【活字本作『战』。】 之以食。生卵甚多,或为鱼,或为鼍鼋,其为鳄者不过一二。土人设钩于大豕之身,筏而流之水中,鳄尾而食之,则为所毙。

  ○海蛮师

  嘉佑中,海州渔人获一物,鱼身而首如虎,亦有虎文,有两短足在肩,指爪皆虎也。长八九尺,视人輙泪下,舁至郡中,数日方死。有父老云:『昔年曾见之,谓之海蛮师。』然书传小说未尝载。

  ○泥佛自动

  邕州交寇之后,城垒方完,有定水精舍,泥佛輙自动摇,昼夜不息,如此踰月。时新经兵乱,人情甚惧,有司不敢隐,具以上闻,遂有诏令,置道场禳谢,亦不已。时刘初知邕州,恶其惑众,乃舁像投江中,至今亦无他异。

  ○风卷武成县

  熙宁九年,恩州武成县,有旋风自东南来,望之插天如羊角,大木尽拔,俄顷旋风卷入云霄中。既而渐近,乃经县城,官舍民居略尽,悉卷入云中。县令儿女奴婢,卷去复坠地,死伤者数人。民间死伤亡失者,不可胜计。县城悉为丘墟,遂移今县。 【并笔谈。】

  ○异犬

  平原刘永锡,天圣末,以虞曹员外郎知千乘县。一日,与门生对食,永锡以馒头饲畜犬,门 【渑录脱『门』字。】 生曰:『犬彘食人食,古人所讥,况珍味耶?』犬不食,瞪视而去。数日,不知所在。一夕,犬至,跑门阈下将入,生起潜视之,知其将害己,卷衾诈为人卧床上,升栋以避之。犬入,登床噬之,觉非人也,吼怒径出户外,掷尾作气, 【渑录作『声』。】 移时遂死。今夫衣士夫衣冠,首鼠贵游门下,以猎餔啜,虽嗟来不媿,曾斯犬之不若也。

  二

  杨光远之叛青州也,有孙中舍者,居围城中。族人在州西别墅,城闭既久,内外隔绝,食且尽,举族愁叹。有畜犬,傍偟其侧,若 【渑录脱『若』字。】 有忧思。中舍因嘱曰:『尔能为我至庄取米耶?』犬摇耳应之。至夜,置一布囊,并简,系犬背上,犬即由水窦出。至庄鸣吠,居者开门,识其犬,取简视之,令负米还,投晓入城。如此数月,比城开,孙氏阖门数十口独得不馁,孙氏愈爱畜之。后数年毙,葬于别墅之南,至其孙彭年,语龙图赵公师民,刻石表其墓曰『灵犬志』。

  ○野菌石麫救饥

  熙宁中,淮浙 【渑录作『西』。】 连岁蝗旱,居民艰食。通泰农田中,生菌被野,饥民多采食。元丰初,青淄荐饥,山中及平地皆生石 【渑录作『白』。】 麫,白如石灰而腻,民有数十斛者,以少麫同和为汤饼,可食,大济乏绝。二事颇异,皆所目见。 【并燕谈。】

  ○鹦鹉

  一巨商姓段者,蓄一鹦鹉,甚慧,能诵陇客诗及李白宫词、心经。每客至,则呼茶,问客人安否寒暄,主人惜之,加意笼豢。一旦,段坐事系狱,半年方释,到家,就笼与语曰:『鹦哥,我自狱中,半年不能出,日久惟只忆汝,汝还安否?家人喂饲无失时否?』鹦哥语曰:『汝在禁数月不堪,不异鹦哥笼闭岁久。』其商大感泣,遂许之曰:『吾当亲送尔归。』乃持 【玉壶作『特』。】 具车马,携至秦陇,揭笼泣放,祝之曰:『汝却还旧巢,好自随意。』其鹦哥整羽徘徊,似不忍去。后闻止巢于官道陇树之末,凡吴商驱车入秦者,鸣于巢外,问曰:『客还见我段二郎安否?』悲鸣祝曰:『若见时,为道鹦哥甚忆二郎。』余得其事于高虞晋叔,止 【玉壶作『事』。】 在熙宁六七年间。 【玉壶清话。】

  ○雁

  华清宫温泉碑,唐太宗撰并书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