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

  诈妄谬误(一)

  ◆诈妄谬误(一)

  林瑀
  甄履
  宋子京
  李定
  刘元瑜
  吴奎
  常秩
  邓润甫
  邓绾
  杨绘
  许将
  侯仁宝
  张杲卿
  杨孜
  史沆
  王平
  苏晓
  胡旦
  石守道(一)

  ○林瑀

  仁宗圣性好学,博通古今,自即位,常开迩英讲筵,使侍讲、侍读日进经史,孜孜听览,中昃忘倦。有林瑀者,自言于周易得圣人秘义,每当人君即位之始,则以日辰支干配成二卦,以其象繇为人君所行之事,其说支离诡驳,不近人情。及为侍读,遽奏仁宗曰:『陛下即位,于卦得需,象曰:「云上于天」,是陛下体天而变化也。其下曰:「君子以饮食宴乐」,故臣愿陛下频宴游,务娱乐,穷水陆之奉,极玩好之美,则合卦体,当天心,而天下治矣。』仁宗骇其言。翌日,问贾魏公昌朝,魏公对曰:『此乃诬经籍以文奸言,真小人也。』仁宗大以为然,于是逐瑀,终身不齿矣。

  ○甄履

  英宗即位之初,有著作佐郎甄履进继圣图,其序大略曰:『昔景德戊申岁,天书降后二十四年,陛下生之日,复是天庆节,是天书于二纪已前,为陛下降圣之兆也。又迩来市民染帛以油渍紫色,谓之油紫,油紫者,犹子也,陛下濮安懿王之子,视仁宗为诸父,此犹子之义也。』又云:『京师自二年来,里巷间多云:「看个羊」,陛下生于辛未,羊为未神,此又语瑞也。』又以御名拆其点画,使两日相并,为离明继照之义,其言诡诞不经。英宗圣性高明,尤恶谀谄,书奏,怒其妖妄,御批送中书令,削官停任,天下伏其神灵。

  ○宋子京

  欧阳文忠公修自言,初移滑州,到任,会宋子京曰:『有某大官,颇爱子文,俾我求之。』文忠遂授以近着十篇。又月余,子京告曰:『某大官得子文读而不甚爱,曰「何为文格之退也?」』文忠笑而不答。既而文忠为知制诰,人或传有某大官极称一丘良孙之文章,文忠使人访之,乃前日所投十篇,良孙盗为己文以贽。而称美之者,即昔日子京所示之某大官也。文忠不欲斥其名,但大笑而已。未几,文忠出为河北都转运使,见邸报,丘良孙以献文字,召试拜官,心颇疑之,及得所献,乃令狐挺平日所著之兵论也,文忠益叹骇。异时为侍从,因为仁宗道其事,仁宗骇怒,欲夺良孙官,文忠曰:『此乃朝廷已行之命,当日失于审详,若追夺之,则所失又多也。』仁宗以为然,但发笑者久之。

  ○李定

  京师百司库务,每年春秋赛神,各以本司余物货易,以具酒馔,至时,吏史列坐,合乐终日。庆历中,苏舜钦提举进奏院,至秋赛神,例卖拆封纸以充,舜钦欲因其举乐而召馆阁同舍,遂自以十千助席,预会之客,亦醵金有差。酒酣,命去优伶,却吏史,而更召两军女伎。先是,洪州人太子中舍李定,愿预醵厕会,而舜钦不纳,定衔之,遂腾谤于都下。既而御史刘元瑜有所希合,弹奏其事,事下右军穷治,舜钦以监主自盗论,削籍为民,坐客皆斥逐。梅尧臣亦被逐者也,尧臣作客至诗曰:『客有十人至,共食一鼎珍。一客不得食,覆鼎伤众宾。』盖为定发也。

  ○刘元瑜

  刘待制元瑜既弹苏舜钦,而连坐者甚众,同时俊彦为之一空。刘见宰相曰:『聊为相公一网打尽。』是时南郊大礼,而舜钦之狱断于赦前数日,舜钦有诗曰:『不及鸡竿下坐人』,盖谓不得预赦免之囚也。舜钦死,欧阳文忠公序其文集,叙及赛神之事,略曰:『一时俊彦,举网而尽矣』,盖述御史之言也。舜钦以大理评事、集贤校理废为民,后二年,得湖州长史,四十余卒。 【并倦游录。】

  ○吴奎

  吴奎为参知政事,会御史中丞王陶以韩魏公不肯押班事,其言兼及两府,奎乃上章,言迩来天文谴见,皆为王陶召之。又尝于上前荐滕甫可为 【东轩有『边』字。】 帅,上问其故,奎曰:『滕甫不唯将略可取,至于躯干膂力,自可被两重铁甲。』异时,上语其事于侍臣曰:『吴奎论事,大概皆此类也。』

  ○常秩

  常秩以处士起为左正言,直集贤院,判国子监。不踰年,待制宝文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