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一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一

  诈妄谬误(二)

  ◆诈妄谬误(二)

  石守道(二)
  僧愿成
  曹侍中
  李士宁
  李师中
  黄宗旦
  丁晋公
  李溥
  饶餗
  陈孝廉
  韩熙载
  杨安国
  彭乘
  潘逍遥

  ○石守道(二)

  章郇公得象为相,又以谏官欧阳修、余靖上疏罢夏竦枢密使,其它升拜不一。是时,石介为国子监直讲,献庆历圣德颂,褒贬甚峻,而于夏竦,尤极诋斥,至目之为不肖,及有『手锄奸枿』之句。颂出,泰山孙复谓介曰:『子之祸,自此始矣。』未几,党议起,介在指名,遂罢监事,通判濮州,归徂徕山而疾卒。会山东举子孔直温谋反,或言直温尝从介学,于是夏英公言于仁宗曰:『介实不死,北走胡矣。』寻有旨编管介之子于江淮,又出中使与京东部刺史发介棺以验虚实。是时,吕居简为京东转运使,谓中使曰:『若发棺空,而介果北走,则虽孥戮不足以为酷。万一介尸在,未尝叛去,即是朝廷无故发冢墓,何以示后世耶?』中使曰:『诚如金部言,然则若之何以应中旨?』居简曰:『介之死,必有棺敛之人,又内外亲族,及会葬门生,无虑数百。至于举柩窆棺,必用凶肆之人,今皆檄召至此,劾问之。苟无异说,即皆令具军令状以保任之,亦足以应诏也。』中使大以为然,遂自介亲属及门人姜潜已下,并凶肆棺殓舁柩之人,合数百,状皆结罪保证,中使持以入奏,仁宗亦悟竦之谮。寻有旨,放介妻子还乡,而世以居简为长者。

  ○僧愿成

  越州僧愿成客京师,能为符箓禁呪,时王雱幼子夜啼,用神呪而止,雱虽德之,然性靳啬。会章惇察访荆湖南北二路,朝廷有意经略溪洞,或曰蛮人多行南法,畏符箓,雱即荐愿成于章。至辰州,先遣张裕、 【原误作『佑』,据东轩及下文改。】 李资明夷中及愿成等,入江南受降。裕等至洞,而秽乱蛮妇,酋丑 【东轩作『田』。】 元猛者,不胜其愤,尽缚来使,刳斮于柱,次至成,成抟颊求哀,元猛素事佛,乃不杀而遣之。愿成不以为耻,乃更乘大马,拥檛斧以自从,称廉访大师,犹以入洞之劳,得紫衣师号。时又有随州僧智缘,尝以医术供奉仁宗、英宗。熙宁中,朝廷取青唐武胜,缘遂因执政上言,乞往鄯廓见董毡,说令纳地。上召见后苑,赐白金以遣行,遂自称经略大师,深为上 【『上』,东轩作『王韶』二字。】 所恶,罢归。朝廷怜其意,犹得左街首座卒。 【并笔录。】

  ○曹侍中

  枢密曹侍中利用,澶渊之役,以殿直使于契丹,议定盟好,由是进用。当章献明肃太后时,以勋旧自处,权倾中外,虽太后亦严惮之,但呼侍中而不名。凡降恩泽,皆执不行,然以其所执既多,故有三执而又降出者,则不得已而行之者。久之,为小人所测,凡有求而三降不行者,必又请之。太后曰:『侍中已不行矣』,请者徐启曰:『臣已告得侍中宅妳婆,或其亲信为言之,许矣。』于是又降出,曹莫知其然也。但以三执不能已,僶俛行之,于是太后大怒,自此切齿,遂及曹芮之祸。乃知大臣功高而权盛,祸患之来,非智虑所 【归田有『能』字。】 防也。

  二

  曹侍中在枢府,务革娆幸,而中官尤被裁抑。罗崇勋时为供奉官,监后苑作,岁满叙劳,过求恩赏,入内唐突不已。章献太后怒之,帘前谕曹,使召而戒励。曹归院,坐厅事,召崇勋立庭中,去其巾带,困辱久之,乃取状以闻。崇勋不胜其耻,其后曹芮事作,镇州 【归田有『急』字。】 奏言芮反状,仁宗、太后大惊,崇勋适在侧,因自请行。既受命,喜见颜色,昼夜疾驰,锻成其狱。芮既被诛,曹初贬随州,再贬房州,至襄阳渡北津,监送 【『送』,归田作『造』。】 内臣杨怀敏指江水谓曹曰:『侍中,好一江水!』盖欲其自投也。再三言之,曹不谕,至襄阳驿,遂逼其自缢。 【并归田录。】

  ○李士宁

  李士宁者,蜀人,得导气养生之术,又能言人休咎。王荆公与之有旧,每延于东府,迹甚熟。荆公镇金陵,吕惠卿参大政,会山东告李逢、刘育之变,事连宗子世居,御史府沂州各 【原作『谷』,据活字本改。】 起狱推治之。勘者言士宁尝预此谋,敕天下捕之,狱具,世居赐死,李逢、刘育磔于市,士宁决杖,流永州,连坐者甚众。始兴此狱,引士宁者,意欲有所诬蔑,会荆公再入秉政,谋遂不行。

  ○李师中

  李师中平日议论多与荆公违戾,及荆公权盛,李欲合之,乃于舒州作傅岩亭,盖以公尝倅舒,而始封又在舒也。吴孝宗对策,力诋熙宁新法。既而复为巷议十篇,言闾巷之间,皆议新法之善,写以投荆公,公薄其翻覆,尤不礼之。 【并东轩笔录。】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