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二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二

  诈妄谬误(三)

  ◆诈妄谬误(三)

  徐登
  王素 杨忱
  刘平
  汪辅之
  高遵裕
  蒋之奇
  胡枚
  程师孟
  张商英
  包孝肃
  三舍之弊

  ○徐登

  徐登者,山东人,世传近二百岁,得异术,以固龄体,搢绅所以特礼焉。郑毅夫 【玉壶作『郑翰林公』。】 镇荆南,唐诏彦范漕湖北,二公以广成浮丘礼之,馆于楚。 【玉壶有『望』字。】 登无他奇,朴直不矫,不以屑事干公执。毅夫尝言,登虽不以实言 【玉壶作『年』。】 告人,每说周末国初事,则皎如目击,校之,已百五六十岁尔。文莹与登游 【玉壶有『郑馆岁余,惟喜饮醇酎,经月不一粒食,殊不知书。一夕,不告』二十三字,当从补。】 郑公,夜奔景陵,投 【玉壶有『道』字。】 复守陈少卿宗儒,以托死,死之日,亲 【玉壶有『写』字。】 书至荆厚谢公,公甚嗟叹。嘱陈曰:『吾死后,当窍棺前后,以竹木二枚 【玉壶『木』作『板』,无『枚』字。】 等吾身敛之,后三十年,当剖棺,则实知也。』遂殡北塔僧园。后二年,陈 【玉壶有『少』字。】 卿知寿州,因事诣阙补官,遣枉道至景陵,恐其尸解,剖棺视之,则已腐败,世之溺 【玉壶作『昵』。】 方士者,登可鉴焉。 【此条今见玉壶清话卷六。】

  ○王素 杨忱

  初 【『初』,涑水作『壬申』。】 以翰林学士户部郎中吴奎为左司员外郎 【『员外郎』,涑水作『郎中』。】 权知开封府,翰林侍读学士权知开封府,王素充羣牧使。素初与欧阳修称誉富弼于上前,弼入相,素颇有力焉。弼既在相位,素知开封府,冀引己以登两府,既不如志,因诋毁弼。又求外官,遂出知定州,徙知益州,复还知开封府。愈郁郁不得志,厌倦烦剧,府事多莽卤不治,数出游宴。素性骄侈,在定州、益州,皆以贿闻。为人无志操,士大夫多鄙之。开封府先有散从官马千、马清,善督察盗贼,累功至班行,府中赖之。或谓素,二马在外,威福自恣,大为奸利。素奏,悉逐之远方。于是京师盗贼屡发,求捕不获,台官言素不才,亦自乞外补,朝廷因而罢之。 【以下涑水另为一条。】 大理寺丞杨忱监蕲州酒税,仍令御史台即日押出城。忱故翰林侍读学士偕之子,少与弟慥俱有俊声。 【以上十九字据日本活字本及涑水增。】 忱治春秋,慥治易,弃先儒旧说,务为高怪,以欺骇流俗。其父甚奇之,与人书曰:『天使忱、慥力扶周孔。』忱为文尤怪僻,人少有能读其句者。忱常言,春秋无褒贬。与人谈,流荡无涯岸,要取不可胜而已。性轻易,喜傲忽人,好色嗜利,不修操检,商贩 【涑水作『谪贬』。】 江淮间,以口舌动摇监司及州县,得其权力,以侵刻细民,江淮间甚苦之。至是,除通判河南府事,待阙京师。弟慥掌永兴安抚司机宜,卒于长安,忱不往视,日游处于倡家。会有告其贩纱漏税者,忱自言与权三司使蔡襄有宿隙,乞下御史台推鞠,朝廷许之。狱成,以赎论,仍冲替。忱尚留京师,御史中丞王畴劾奏忱曰:『忱口谈道义,而身为沽贩;气陵公卿, 【涑水无以下十八字。】 而利交市井;畜养?贱,而弃远妻孥。』故有是命。

  ○刘平

  静江军留后刘平为鄜延、邠宁、环庆路副都部署,屯庆州。康定元年正月,鄜延路都部署范雍闻夏虏将自保定 【涑水作『安』。】 军土门路入寇,移牒使平将兵拒土门救应,十五日平将所部三千人发庆州,十八日至保安军,遇鄜延路副都部署石元孙,十九日与元孙合军趣土门。有蕃官言,贼兵数万已入塞,直指金明。会得范雍牒,令平、元孙还军救延州,平、元孙引兵还。明日,复至保安军,因昼夜兼行,二十二日至万安镇,平、元孙将骑兵先发,令步兵饭讫继进。夜至三川口西十里所,止营,令骑兵先趋延州夺门。是时,东染院副使鄜延路驻泊都监黄德和将兵二千余人屯保安军北碎金谷,巡检万俟政、郭遵,各将所部分屯佗所,范雍皆以牒召之,使救延州,平又使人趣之。明日平旦,平所部步兵尚未至,平子宜孙 【『平子宜孙』涑水作『平与元孙』。】 还逆之,至二十里马铺,乃遇兵。兵及德和、政、遵各部兵皆会,凡五将,骑合近万人。乃引兵东行,且五里,平下令诸军,唱杀齐进,又行五里, 【涑水有『至』字。】 三川口遇贼,是时平地有雪五寸许,贼于水东为偃月阵,官军亦于水西为偃月阵相向。贼稍遣兵涉水,为横阵,郭遵及忠佐、王信先往薄之,不能入,既而官军并进,击却之,夺其傍牌,杀获及溺水者八九百人,平左耳后及右胫皆中箭。会日暮,军人争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