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三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三

  诈妄谬误(四)

  ◆诈妄谬误(四)

  白玉莲华杯
  毁沮求进
  大卿与丞相放生
  疑似易乘
  黠胥
  秋霖赋
  矫伪
  伺察
  踏犁
  劝谕
  三虎四圣
  赈济乖方
  引用乖方
  诈佛
  诈修庙
  斤车御史
  竹箭
  卜者
  误行黄道
  餐
  六快活诗
  心疑生怪
  中书有生老病死苦
  交趾入寇

  ○白玉莲华杯

  有王永年者,娶宗室女,得右班殿直,监汝州税务。时窦卞通判汝州,与之接熟,尔后,卞知深州,永年复为州监押,益相亲昵,遂至通家。既而卞在京师,永年求监金曜门书库,卞为干提举监司杨绘,绘遂荐 【东轩脱『荐』字。】 之。永年尝置酒延卞、绘于私室,出其妻闲坐,妻以左右手掬酒以饮卞、绘,谓之白玉莲花杯,其亵狎如是。后永年盗卖库书,事发下狱,永年引卞、绘尝受其馈送,及尝纳玑贝于两家,方穷治未竟,而永年死狱中。朝议以两制交通匪人,至为奸利,落绘翰林学士制诰,降为荆南副使;落卞待制,降监舒州灵仙观。明日, 【东轩作『年』。】 卞卒于贬所。

  ○毁沮求进

  熙宁以来,凡近臣有夙望者,同列忌其进用,多求瑕累以沮之,百方挑抉,以撼上听。曾子宣罢司农也,吕吉甫代之,遽乞令天下言司农未尽未便之事。张粹明罢司农也,舒亶代之,尽纳丞簿,言不了事件甚众。又河北、陕西、河东为帅者,各矜功徼进,往往暴擿 【东轩作『漏』。】 边事,污蔑邻帅,得罪则边功在己也。此风久矣,而熙宁、元丰为甚也。

  ○大卿与丞相放生

  光禄卿巩申,佞而好进,老为省判,趋附不已。王荆公为相,每生日,朝士献诗颂,僧道献功德疏,以为寿。舆皂走卒,皆笼雀鸽就宅放之,谓之放生。申既不闲诗什,又不能诵经,于是以大笼贮雀,诣客次,搢笏开笼,且祝曰:『愿相公一百二十岁。』 【东轩有『时』字。】 有边寨之主妻病而虞候割股以献者,天下骇笑。或曰:『虞候为县君割股,大卿与丞相放生。』

  ○疑似易乘

  永州有何氏女,幼遇异人与桃食之,遂不饥无漏。自是,能逆知人祸福,乡人神之,为创楼以居,世谓之何仙姑。士大夫之好奇者,多谒之以问休咎。王达为湖北运使,至永州,召于舟中,留数日。是时魏绾知潭州,与达 【原作『逵』,据东轩并上文改。】 不叶,因奏达在永州,取无夫妇人阿何于舟中止宿。又有周师厚者,为湖北路提举常平,人或呼为梦见公,盖以其姓周也。蒲宗孟为湖北察访,因奏师厚昏不晓事,致吏民呼为梦公。二人者,皆以此罢去。盖疑似易乘,使朝廷致惑也。 【并东轩笔录。】

  ○黠胥

  陈学士贯为省副时,三司有一胥魁,桀黠狡狯,潜通权幸,省中之事,率以咨之。胥每声喏使造前,往往阳为欠伸,不敢当其礼。陈闻而不平,决入省斥逐之。既来参见,严颜以待,胥知其意,奉事弥谨,禀承明敏,举无留事。岁余,陈亦善待之。一日,陈谓胥曰:『宅中欲会一二女客,何人可使干办?』胥曰:『某公事之隙,暂往督视亦可。』陈不知其心有包藏,乃曰:『尔若自行甚善,宴席所须,十未具一。』胥乃携十余岁女子,于东华门街插纸标于首,曰:『为陈省副请女客,令监厨无钱陪备,今嫁此女子,要若干钱遂结。』皇城司密逻者,俾潜以闻,朝廷将以黜降,赖宰臣辨解,终岁竟罢去,止得集贤学士。 【旧例,省副罢,皆得集贤学士。】

  ○秋霖赋

  徐仲谋在皇佑中,罢广东提刑,到阙时,京师多雨,遂献秋霖赋。其略曰:『连绵乎七月八月,渰浸乎大田小田,望晴霁而终朝礼佛,放朝参而隔夜传宣。泥涂半没于街心,不通车马;波浪将平于桥面,难度舟舡。』时贾文元、陈恭公秉政,共引过于上前,且云:『阴阳失序,自当策免,然臣等已屡乞罢,而圣恩未允,致有疎远小臣,以猥语侵侮,臣等实无面目师长百辟。』仁宗怒,降仲谋监邵武军酒税。

  ○矫伪

  夏英公知安陆日,受大勑举幕职,令录诣京师。有节度推官王某者,粝食敝衣,过为廉慎,一马瘦瘠,仅能移步,席鞯绳辔不胜骑,自二车而下,列状乞以斯人应诏。夏亦自知之,遂改官宰邑,去安陆数百里。洎至任,素履一变,侈衣靡食,恣行贪墨。夏俾亲旧喻之,答曰:『某乃妙攫也,必无败露,请舍人无虑。』夏常谓僚属曰:『世之矫伪有如此者。』斯人今为正郎,不欲道其名也。

  ○伺察

  李公素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