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五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五

  安边御寇(一)

  ◆安边御寇(一)

  西夏
  占城

  ○西夏

  赵元昊娶于野利氏,立以为后,生子宁令,当为嗣。以野利氏兄弟旺荣为谟宁令,号拽利王;刚浪凌为宁令,号天都王,分典左右厢兵马,贵宠用事。青涧城使种世衡欲离间其君臣,遣僧王嵩赍 【涑水有『银』字。】 龟及书遗之,曰:『汝向欲归附,何不速决?』旺荣见之,笑曰:『种使 【涑水有『君』字。】 年亦长矣,乃为此儿戏乎?』囚嵩于窖中,凡岁余。元昊虽屡入寇,常以胜归,然人畜死伤亦众,部落甚苦之。 【涑水有『又』字。】 岁失赐遗,及缘边交市,颇贫乏,思归朝廷,而耻先发。庆历二年,使旺荣出嵩而问之,曰:『我不晓种使之意,欲复与我通和邪?』即赠之衣服,遣教练使李文贵与之偕,诣世衡。时龙图阁直学士庞籍为鄜延经略招讨使,以元昊新寇泾原,止之于边,不使前。朝廷亦厌兵,欲赦元昊之罪,密诏籍怀之。籍上言,虏骤胜方骄,若中国自遣人说之,彼益偃蹇不可与言。乃召文贵诣延州问状,文贵求请和,籍谓之曰:『汝先王及今王向事朝廷甚谨,由汝辈羣下妄加之名号,遂使得罪于朝廷,致彼此之民,血涂原野。汝民习战鬬,吾民习于太平,故王师数不利,然汝岂能保其常胜邪?吾败不害,汝败社稷可忧。今若能悔过从善,出于款诚,名体俱正,当相为奏之,庶几朝廷或开允耳。』因厚赠遣归。文贵寻以旺荣曹偶四人书来,用敌国修好之礼,籍以其不逊,未敢复书,请于朝廷。朝廷急于息民,命籍复书纳而勿拒,称旺荣等为太尉,且曰:『元昊肯称臣,虽仍其僭名可也。』籍上言:『僭名理不可容,臣不敢奉诏。太尉、天子上公,非陪臣所得称,今方抑止其僭,而称其臣为上公,恐虏滋骄,不可得臣。旺荣等书自称宁令谟。宁令此虏中之官,中国不能知其义,可以无嫌,臣辄从而称之。』旺荣等又请 【涑水有『欲』字。】 用小国事大之礼,籍曰:『此非边帅所敢知也。汝主若遣使者奉表以来,当为遵 【涑水作『导』。】 致于朝廷耳。』三年正月,元昊遣其伊州刺史贺从勖上书,称『男邦面令国兀卒 【以上八字涑水作『称男南面邦国令』七字。】 曩霄,或云:郎霄 【涑水无以上四字。夏校云钞本有。似为注文误入正文。】 上书父大宋皇帝』,籍使谓之曰:『天子至尊,荆王叔父也,犹奉表称臣。今名体未正,不敢以闻。』从勖曰:『子事父,犹臣事君也。使得至京师,而天子不许,请更归议之。』籍上言:『请听从勖诣阙,更选使者往至其国,以诏旨抑之,彼必称臣。凡名称礼数及求? 【『?』,涑水作『自得』二字。】 之物,当力加裁损,必不得已,乃少许之。若所求不违,恐豺狼之心,未易盈厌也。』朝廷乃遣著作佐郎邵良佐与从勖俱至其国,更议之。四年五月,元昊自号夏国主,始遣使称臣。八月,朝廷听元昊称夏国主,岁赐绢茶银彩合二十五万五千,元昊乃献誓表。十月,赐诏答之。十二月,册命元昊为夏国主,更名曩霄。 【以下八十一字,仅见夏校本涑水卷十一注引旧抄二卷本,作九十字。】 赵元昊晚年嬖一尼,拽利氏宠浸衰,以 【『以』,涑水作『刚浪唆嵬名皆怨之。宁令纳』十一字。】 刚浪唆女为妇,刚浪唆兄弟谋因成婚,邀元昊宴 【涑水无『宴』字。】 于帐中,伏兵弒之。事泄,刚浪凌兄弟皆族诛,宁令惧不自安。庆历八年正月辛未,宁令弒元昊,国人讨诛之,立其少子谅祚。

  二

  拓跋谅祚, 【涑水无以上四字。拟标题误为正文。】 嘉佑七年,谅祚始请称汉官,以伶人薛老峯为副使,称左司郎中,兼侍御史知杂事。又请尚主,及乞国子监所印诸书,释氏经一藏,并译经僧幞头,工人、伶官等。诏给国子监书及释氏经、并幞头;尚主,辞以昔尝赐姓,其余皆托辞以拒之。夏当遣使者赐谅祚生辰礼物,命内殿承制余亢。 【涑水作『允』。下同。】 台官上言,亢本庖人,更乞择使者,乃命供备库副使张宗道。初入境,虏馆宗道于西室,逆者至,欲先宗道行马,及就坐,又欲居东,宗道固争之。逆者曰:『主人居左, 【『左』,涑水作『先』。】 礼之常也,天使何疑焉。』宗道曰:『仆与夏主比肩以事天子,若夏主自来,当相为宾主。尔陪臣也,安得为主人?当循故事,仆居主位。』争久不决。虏曰:『君有几首?乃敢如是。』宗道大笑曰:『有一首耳。来日已别家人而来,今日欲取宗道首,则取之。宗道之死,得其所矣。但恐夏国必不敢耳。』逆者曰:『译者失辞,某自谓有两首耳。』宗道曰:『译者失辞,何不斩译者,乃先宗道?』自云:『虏 【涑水作『两』。】 国之欢如鱼水。』宗道曰:『然天朝水也,水可无鱼,鱼不可无水。』

  三

  邢佐臣云:拓跋亮之母本拽利之妻,曩霄通焉,有娠矣,拽利谋杀曩霄不克,曩霄杀之,灭其族,妻削发为尼而生谅祚。及宁令杀曩霄,国人诛宁令,而立谅祚。始数岁,其母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