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六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六

  安边御寇(二)

  ◆安边御寇(二)

  茂州蛮
  泸州蛮
  辰州蛮
  侬智高(一)

  ○茂州蛮

  茂州旧领羁縻九州岛,皆蛮族也。蛮自推一人为州将,治其众,州将常在茂州,受处分。茂州居羣蛮之中,地不过数十里,旧无城,惟植鹿角,蛮人屡以昏夜入茂州,剽掠民家六畜,及入, 【原作『人』,据涑水改。】 茂州辄取货于民家,遣州将往赎之,与之讲和而誓,习以为常,茂州民甚苦之。熙宁八年,屯田员外郎李琪知茂州,民投牒请筑城,琪为奏之,乞如民所请筑城,绕民居凡八百余步。朝廷下成都路都钤辖司度其利害,时龙图阁直学士蔡延庆领都钤辖,李琪已罢去,大理寺丞范百常知茂州,延庆下百常检度,百常言其利,朝廷遂令筑之。既而蛮酋羣诉于百常,称城基侵我地,乞罢筑,百常不许,诉者不已,百常以梃驱出。九年三月二十四日,始兴筑城,裁 【涑水作『纔』。下同。】 丈余,静州等羣蛮数百奄至其处,茂州兵裁二百人,百常帅之拒击,杀数人,蛮乃退。百常帅迁民入牙城,明日,蛮数千人四面大至,悉焚鹿角及民庐舍,引梯冲攻牙城,矢石雨下,百常率众乘城拒守,至二十九日,其酋长二人为櫑木所杀,蛮兵乃退。既而四月初,屡来攻城,皆不克而退,然游骑犹 【以上四字涑水作『然其众犹游』五字。】 绕四山,城中人不敢出。茂州南有箕宗关,路通永康军,北有陇 【『陇』字据涑水增。】 东路,通绵州,皆为蛮所据。百常募人间道诣成都,及书木牌数百投江中,告急求援,于是蜀州驻泊都监孙青将数千人自箕宗关入,蛮伏兵击之,青死而士卒死伤不多。又有王供备等 【涑水有『将』字。】 数千人,自陇东道入,时州蛮请降,从者杀其二子,蛮怒,密告静州等蛮,使遮其前,而自后驱之,壅溪上流,官军既涉而决之,杀溺殆尽。既而钤辖司命百常与之和誓,蛮人稍定。蔡延庆奏乞朝廷遣乞 【涑水无此『乞』字。】 近上内臣共经制蛮事,朝廷命押班王中正专制蛮事,中书密院札子皆云:『奉圣旨讲和』,而中正自云:『受御前札子,掩袭叛蛮。』其年五月,中正将兵数千,自箕宗关入,经恭州、荡州境,乘其无备,掩击之,斩首数百级,卤掠孳畜, 【涑水作『掳掠畜产』。】 焚其庐舍皆尽。既而复与之和誓,至七月,又袭击之,又随而与之和誓。及还,奏云:『事毕。』始蔡帅恐监司不肯应给军需,故奏乞近上内臣共事,中正受宣命,凡军事皆与都钤辖司商议,中正将行,奏云:『茂州去成都府远,若事一一大小与钤辖司 【原作『臣』,据涑水改。】 商议,恐失事机,乞委臣专决,关钤辖司知。』有旨依奏。中正既至,军事进止皆由己出,蔡不更复得预闻,事既施行,但关知而已,监司皆附之。遂奏『蔡延庆区处失宜,致生边患。』又『延庆既与之和誓,而臣引兵入箕宗关,蛮渝约出兵拒战。』蔡由是徙知渭州,以资政学士冯京代之。又奏范百常筑城侵蛮地,生边患,坐夺一官,勒停。陇西田肥美,静州等蛮时 【以上五字原作『静时六州』,据涑水改。】 引生羌据其地,中正不能讨,北路遂绝。故事,与蛮为和誓者,蛮先输贷, 【涑水作『货』。】 谓之抵兵,又输求和物,官司乃藉所掠人畜财物,使归之,不在者增其价。然 【涑水有『后』字。】 输誓牛羊豕棘耒耜各一,乃缚剑门于誓场,酋豪 【涑水作『家』。】 皆集,人人引于剑门下过,刺牛羊 【『牛羊』二字据涑水增。】 豕血歃 【涑水作『瘗』。】 之,掘地为坎,反缚羌婢坎中,加耒耜及棘于上,人投一石击婢,以土埋之。巫师诅云:『有违誓者,当如此婢。』及中正和誓,初不令输抵兵求和等物,亦不索其所掠,自备誓直 【涑水作『具』。】 买羌婢,以毡蒙之,经宿而失。中正先自剑门过,蛮皆怨而轻之,自是剽掠不绝。

  ○泸州蛮

  元丰三年,泸州蛮乞弟犯边,诏四方馆使韩存宝将兵讨之。乞弟所居曰归来州,距泸州东南七百里。十月,存宝出兵,值久雨, 【涑水有『四』字。】 十余日出寨,才六十余里,留屯不进。遣人诏谕乞弟,有文书服罪请降,军中食尽,存宝引还。自发泸州至还,凡六十余日。朝廷责其不待诏,擅引兵还,命知杂御史何正臣就按斩之。更命林广将存宝部兵,及环庆兵、黔南兵合四万人,以四年十二月再出击之。离泸州四百余里,即深篟, 【七荐切,竹茂也,俗读若女?音。】 皆高阪险绝,竹木 【『木』字据涑水增。】 茂密,华人不能入,蛮所恃以自存者也。蛮逆战于篟外,广击败之,蛮走,广伐木开道,引兵踵之,又二百余里,至归来州,乞弟逆战,又败,乃帅其众窜匿。五年正月己丑,广入归来州,唯茅屋数十间。分兵搜捕山篟,皆无所获,所赍食尽,得蛮所储粟千余斛,数日已尽,馈运不继。先是,有实封诏书在走马承受所,题云:『至归来州乃开。』至是开之,诏云:『若至归来州,讨捕乞弟,必不可获,听引兵还。』是役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