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七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七

  安边御寇(三)

  ◆安边御寇(三)

  侬智高(二)
  交址
  南蕃呼中国为唐
  高丽
  契丹(一)

  ○侬智高(二)

  石鉴,邕州人,常举进士不中第,侬智高陷邕州,鉴亲属多为贼所杀,鉴逃奔桂州。智高攻广州不下,还据邕州,秘书监余靖受朝命讨贼,鉴以书干靖,言邕州三十六洞蛮,素受朝廷官爵恩泽,必不附智高。向者,从智高东下,皆广源州蛮及中国亡命者,不过数千人,其余皆驱掠二广之民也。今智高据 【『据』字据涑水增。】 邕州,财力富强,必诱胁诸蛮,再图进取,若使智高尽得三十六洞之兵,其为中国患,未可量也。鉴素知诸洞山川人情,请以朝廷威德说谕诸蛮酋长,使之不附,智高孤立,不足破矣。靖乃假鉴昭州军事推官,间道说诸洞 【涑水有『酋』字。】 长,皆听命,惟结洞酋长黄守陵最强,智高深与相结。洞中有良田甚广,饶粳糯及鱼,四面阻绝,惟一道可入。智高遗守陵书曰:『吾向者长驱至广州,所向皆捷,所以还复邕州者,欲抚存汝诸洞耳。中国名将如张忠、蒋偕辈,皆望风授首,步兵易与,不足忧,所未知者,骑兵耳。今闻狄青以骑兵来,吾当试与之战,若其克捷,吾则长驱以取荆湖江南,以邕州授汝。不捷,则吾寓汝洞中,休息士卒,从特磨洞借马,教习骑战,俟其可用,更图后举,必无敌矣。』并厚以金珠遗守陵,守陵喜,运糯米以饷智高。鉴使人说守陵曰:『智高乘州县无备,横行岭南,今力尽势穷,复还邕州。朝廷兴大兵以讨之,败在朝夕,汝世受国恩,何为无事随之,以取族灭?且智高父存勖,本居 【涑水有『广源』二字。】 州,弟存禄为武勒州刺史,存勖袭杀存禄 【『存禄』二字原作『有』,据涑水改。】 而夺其地。又以女嫁广源州刺史,因省其女,遂引兵袭杀刺史及其婿,而夺其地,此皆汝耳目亲见也。智高父子贪诈无恩,譬如虎狼,不可亲也。今汝乃欲延之洞中,吾见汝且为虏矣。不可不为之备。』守陵由是狐疑,稍疎智高,智高怒,遣兵袭之,守陵先为之备,逆战,大破之。会智高亦为狄青所败,遂不敢入结洞而逃奔特磨,西接大理,地多善马,智高悉以所得二广金帛子女,遗特磨布燮 【『布燮』,涑水作『蛮酋』。】 侬夏诚,又以其母妻夏诚弟夏卿相结纳,夏诚许以兵马借之。智高留其母及一弟一子,并其将于夏诚所居之东十五里丝苇寨,而身诣大理,欲借兵寇西川,使其母以特磨兵自邕州寇广南。鉴请诣特磨寨说夏诚使图智高,智高以兵守三弦水,鉴几为所获,不得进而还。鉴言于靖曰:『特磨距邕州四十日程,智高恃其险远,必不设备,鉴请不用中国尺兵斗粮,募诸洞丁壮往袭之,仍以重赂说特磨,使为内应,取之必矣。』靖许之,仍许萧继将大兵为鉴后, 【涑水有『继』字。】 常与鉴相距。 【涑水有『十程』二字。】 鉴募洞丁,得五六千人,率之以进。前 【涑水作『前进』,下文另为一条。】 知邕州萧注曰:『广源州本属田州,侬智高父本山獠,袭杀广源州酋豪而据之。田州酋长请往击之,知邕州者恐其生事,禁不许。』广源州地产金,一两直一缣,智高父由是富强,招诱中国及诸洞民,其徒甚盛,交趾恶之,遣兵袭虏之。智高时年十四,与其母逃窜得免,收其余众,臣事交趾。既长,因朝于交趾,阴结李德正左右,欲夺其国,事觉,逃归,因求内附。朝廷恐失交趾之心,不纳,智高谓其徒曰:『今吾既得罪于交趾,中国又不我纳,无所自容,止有反耳。』乃自左江转掠诸洞,徙居江右文村,阴察官军形势,与邕州奸人相结,便 【涑水作『使』。】 为内应。在文村五年,遂袭邕州陷之。 【涑水纪闻。】

  ○交址

  景德中,交州黎桓献驯象四,皆能拜舞,山呼中节,养于玉津园。每陈卤簿,必加莲盆严饰,令昆仑奴乘以前导。晋舆服志有象车以试桥梁,亦古制也。

  二

  淳化中,占城国,景德中,交州黎桓,并以驯犀为献。性绝躁,留养苑中,数日死。大中祥符中,交州复献驯犀,至海岸,诏放还本国,令遂其性。 【并谈苑。】

  ○南蕃呼中国为唐

  太宗洎明皇擒中天竺王,取龟兹为四镇,以至城郭诸国皆列为郡县。至今广州胡人,呼中国为唐家,华言为唐言。 【倦游录。】

  ○高丽

  高丽自五代以来,朝贡不绝,朝廷每加爵命,必遣使以奖之。故吕相国端、吕侍郎文仲佑之,皆相继为使。三人者,皆宽厚文雅,有贤者之风。如孔维辈,或朴鲁,举措为其所哂,或贪猥,不能无求索,甚辱朝命。后刘式、陈靖至其国,国王王治者,因语及中国族望,必有高下,如唐之崔、卢、李、郑。式等言,但以贤才进用,亦不论族姓。治曰:『何姓吕者多君子也?』盖斥言三吕,亦因以警使者。
  高丽国王王治上言,愿赐板本九经书以夸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