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八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卷七十八

  安边御寇(四)

  ◆安边御寇(四)

  契丹(二)
  唃厮罗
  高昌国
  日本
  新罗
  潞州李筠
  侯舍人
  室种

  ○契丹(二)

  北虏中,多有图籍,亦有文雅相尚。王矩为工部郎中,本燕人,为虏将邪律 【忘其名。】 掌其书记,常从其出入。邪律兄及兄之子,太平兴国中,战没于代郡。后邪律经旧战处,览其迹,悲涕作诗,记其两句云:『父子并随龙阵没,弟兄空望鴈门悲。』

  二

  开宝中,虏涿州刺史邪律琮遗书于我雄州刺史孙全兴,求通好,曰:『兵无交于境外,言即非宜。事有利于国家,专之亦可。』其文采甚足观。 【并谈苑。】

  三

  契丹阿保机,当唐末五代时最盛。开平中,屡遣使聘梁,梁亦遣人报聘。今世传李琪金门集,有赐契丹诏,乃为阿布机。当时书诏不应有误,而自五代以来,见于他书者,皆为阿保机,虽今契丹之人自谓之阿保机,亦不应有失。又有赵志忠者,本华人也,自幼陷虏,为人明敏,在虏中举进士,至显官。既而脱身归国,能述虏中君臣世次、山川风物甚详。又云:『阿保机,虏人实谓之阿保谨』,未知孰是?此圣人 【归田有『所以』二字。】 慎于传疑也。 【庐陵居士集。】

  四

  北蕃每宴使人,劝酒器不一,其间最大者,剖大瓠之半,托以金,受三升,前后使人无能饮者,唯方偕一举而尽,戎主大喜,至今目其器为方家瓠,每宴南使,即出之。 【东轩以下为另一条。】 真宗与北蕃谋和,约以逐年除正旦生辰外,彼此不遣泛使。而东封太山,遣秘书监孙奭特报,亦只到雄州而止,奭牒报北界,请差人至白沟交授书函。是时北朝遣合门使丁振至白沟,以受孙书。厥后,北蕃欲讨高丽,遣耶律宁持书来告,是时知雄州李允则不能如约止绝,乃遣人引道耶律宁至京。泛使至京,自此始矣。至康定中,西戎扰边,仁宗泛使郭稹 【东轩作『郭积金』。】 奉使入北朝,北朝亦遣萧英、刘六符等至京,自是泛使纷纷矣。 【东轩笔录。】

  五

  契丹之先,有一男子乘白马,一女驾灰牛,相遇于辽上,遂为夫妇,生八男子,则前史所谓迭为君长者也。此事得于赵志忠。志忠尝为契丹史官,必其真也。前史虽载八男子,而不及灰牛白马事。契丹祀天,至今用灰牛白马。予尝书其事于实录契丹传,禹玉恐其非实,删去之。予在陈州时,志忠知扶沟县,尝以书问其八男子迭相君长时,为中原何代,志忠亦不能答,而云:『约是秦汉时。』恐非也。

  六

  予尝使契丹,接伴使萧庆者谓予言,达怛人不粒食,家养牝牛一二,饮其乳,亦不食肉。煮 【原误作『粪』,据活字本改。】 汁而饮之,肠如筋,虽中箭不死。

  七

  予尝接伴,劝契丹酒,有冯见善者,谓予曰:『劝酒当以其量,若不以量,譬如徭役而不用户等高下也。』以此知契丹徭役,亦以户等,何以中国而不量户等役人邪?

  八

  萧庆尝言:『契丹牛马有熟时, 【东斋有『有不熟时』四字。】 一如南朝养蚕也。』予问其故,曰:『有雪而少露出草一寸许,如此时, 【东斋作『有雪而才露出草一寸许时,如此则。』】 牛马大熟,若无雪,或有雪而没却草,则不熟。』盖虏中视此以为丰凶也。 【并东斋记事。】

  九

  幽蓟八州陷北虏几二百年,其间英主贤臣,欲图收复,功垂成而輙废者,三矣。此豪杰之士,每深嗟而深惜也。初,周世宗既下关南,欲乘胜进攻幽州,将行,夜中疾作,乃止。艺祖贮财别库,欲事攻取,会上仙乃寝。柳仲涂守宁边,今博野也,结客白万德,使说其酋豪,将纳质定誓以为内应。掩其不备,疾趋直取幽州,会仲涂易地, 【渑录有『而罢』二字。】 河朔之人,至今以为恨。 【以下渑录为另一条。】 国初有王彦升者,本市井贩缯人,及壮从军,累立战功,迁防御使。性极残忍,每俘获戎人,则置酒宴,引戎人以手捽其耳,对客咀嚼,徐引巵酒。戎人血流被面,彦升笑语自若,前后噉千百人,亦可怪也。 【渑水燕谈。】

  十

  太祖攻晋,水浸河东之年,晋危,使伪命殿直程再荣间道入契丹求救兵,至西楼,叩于契丹宣徽使王白曰:『南朝今攻弊国,危戚不保,乞师以救。』白深于术数,谓再荣曰:『晋必无患,南兵五月十七日当回,晋次日必大济。』再荣因问他后安危之数,白曰:『后十年,晋破,即扫地矣。非惟晋破,而契丹亦衰,然而扶困却犯中原,饮马黄河而返。』又曰:『晋破二十年后,契丹微弱,灭 【湘录有『绝』字。】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