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事实类苑

  《宋朝事实类苑》以诗文为内容的,有“诗歌赋咏”、“文章四六”2门。其他各门,涉及诗文的地方也不少。引用的诸家记录约50种,其中半数以上已失传或残缺。失传的书中属于诗话的,即有《名贤诗话》和《三山居士诗话》两种。残缺的书中,有的与诗文关系密切,如记载杨亿平生见闻的《扬文公谈苑》和张师正的《倦游杂录》二书,《说郛》和《类说》都曾选辑。此书引用《杨文公谈苑》达一百几十条,引用《倦游杂录》亦近百条,比《说郛》和《类说》所辑多了一些。所引之书,现虽有传本,但江氏所据者为原本或接近原本的版本,而又全录原文,不加增损,往往可以订补今传本的讹脱。通行本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排印本。又有63卷本。

  《宋朝事实类苑》宋代史料辑集。原名《事实类苑》。宋代江少虞辑。生卒年不详。江少虞字虞仲,常山(今属浙江)人。《宋朝事实类苑》78卷,记录了北宋太祖至神宗120多年间的史实,分“祖宗圣训”、“君臣知遇”等24门。《宋朝事实类苑》徽宗政和进士。调天台(今属浙江)学官,为建州(今福建建瓯)、饶州(今江西鄱阳)、吉州(今江西吉安)太守,俱有治绩。此书成于高宗绍兴十五年(1145)任吉州时。江少虞的著述除此书外,有杂著经说奏议百余卷,已佚。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宋朝事实类苑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宋朝事实类苑附录

国学作者:宋·江少虞   国学书目:宋朝事实类苑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宋朝事实类苑附录

  皇宋事宝类苑原序
  皇宋事宝类苑后序
  皇朝类苑跋
  皇宋事实类苑自序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宋朝事实类苑引用书目

  ○皇宋事宝类苑原序

  宋左朝请大夫权发遣吉州军州事 江少虞撰古之史者,载籍极博,其所表见,皆不虚书。其轶乃 【明抄本作『多』。】 时时见于他说,不可不知也。太史公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至于分散数家之事,则甚多疎略,后世犹或非之。然则自汉已来,千有余岁,君臣善恶治乱之外,纷纷籍籍,日有日繁,使论著之人,随世裒掇,有所未尽,况轶于他说者?历年浸久,疎舛残余,不少概见,则史失其传矣。史册所无有,学者不道也;错乱磨灭,不可复知者,岂胜计耶!我宋肇兴,圣神克继,垂二百年,太平宪物容典,踵治古而增华,未有缉熙炳焕可考如今者也。不刊信史,诚足以表核万代, 【『足』字上疑脱一『不』字。】 然而秘省邃严,非外学所得见。若其遗文逸说,事美一时,语流千载者,缙绅先生尚能言之,往往皆前日 【活字本明抄本并作『世』。】 命世巨公名卿,老师宿儒,以其所接于耳目,可以警宪于世者,笔之载录传纪,无虑数十家,常惜其畔散不属,难以稽考。曩因余暇,备极讨论,自一话一言,皆比附伦类而整齐之,去其文不雅驯,或有抵牾者。自余据实条次,不敢以一字增损,总凡会目,合为一书,名曰:皇宋事宝类苑。圣谟神训,朝事典物,与夫勋名贤达前言往行,艺术仙释神怪之事,夷狄风俗之殊,纤悉备有,厘为二十八门,选义按部,考词就班,如出一家语。不待旁搜远览,而太平逸遗之美,整丽 【明抄本作『严』。】 具在,足以观见当时风政,庶几乎尚有典刑哉!此学士大夫之所欲闻,亦喜传而乐道也。深媿识见浅陋,择焉不精,取焉 【『焉』字据明抄本增。】 不详,故于每门之末,不敢断意讫词,篇篇存之,将有望于后之君子云。绍兴十五年五月十七日谨序。

  ○皇宋事宝类苑后序

  君子之述历古今,不极其尽不止,非固为是旁搜曲抉而以为能也。盖惧一有轶遗,则前哲言行,或不得垂声迈烈于天下后世耳。左丘明既传春秋,而犹作国语;刘子政出史记后,而犹作说苑,抑亦史氏之所未列与?或列而未尽者,悉极意而裒掇之。今其书存,其事传,亦足以知其为博洽君子矣。太守江公,自幼以文学擅名于时,郡政之暇,讫无异好,唯以书史为勋绩。一日语辽吏曰:『古之述世说者多矣,与其有述于古,孰若有述于今?非今之言胜,今之时胜也。曩尝集名卿巨公论著皇朝之遗事者,且数十家,揆叙整次,累至数十万言,是宜刊而广之。』??吴辱以为可教而教焉,窃观其味腴撷芳,收拾散逸,摠而一之,浑乎其可名,厘而别之,秩乎其有伦,挹而翫之,森乎其若开羣玉之府,而联累璀璨,迭相辉映,光于今,大于后,必矣。左氏、刘氏二外传,皆上下千百载,差次十余国,然后仅足其篇,其与粹然一出于圣代声明文物者孰愈?门生左迪功郎充吉州州学教授汪??吴谨序。

  ○皇朝类苑跋

  皇宋事宝类苑,吉州太守江少虞所撰也。盖此书之趣,恐遗文逸说,可事美一时,语流千载者之泯绝也;其颠末详于序文,今不复赘矣。伏惟皇帝陛下,叡智夙成之天性,柔仁博爱之至道,悉丛于圣躬。纪纲整肃于朝中,车书混一于海内,加之万机余暇,孳孳学术,惜白驹忙于昼窗,跋红烛转于夜几,不啻校订本朝国史,特设经史子集之库。其经营也,涂以黝垩,堆以金碧,甍栋雄丽,而结霞阑楯,衡直而焕日,意匠出巧,轮焉,奂焉。其前有池,水涟漪,湛凝碧,浮鸟戏乎其上,游鳞跃乎其中,佳木秀而布繁阴,奇石迭而幻小峯,风致玮其庭除,如此大观,岂可以口舌赞扬而尽哉?然而令如薛稷、马怀素、沈佺期、武平一之俊才知之。于是下勑命曰:『令皇宋类苑镂梓。』其叡旨要,前人之言,往古之行,取之左右逢其原,且又欲令天下国家之人诵斯文者,视其美以为劝,视其恶以为戒。呜乎!大哉体!手业已了毕,则先贤之言之美也,以之为宝而玩之,则昆山粹精之玉,不足比拟焉。高文之才之俊也,以之为苑而游之,则邓林之材,楩楠?梓不足譬喻焉。况又乐花开而礼叶茂,气焰生而丽藻光,以尽美善矣。间者,辱宣麻命于臣僧某甲曰:『跋此书尾。』如臣某浅术末智,酰瓮之鸡,坎井之蛙,如不知瓮外之天,井外之海。今又老懒,眼生昏花,凭乌皮?睡工夫之外,别无一所为,何以与毛刺史楮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