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图书集成

  《古今图书集成》,全书共10000卷,目录40卷,原名《古今图书汇编》,是清朝康熙时期由福建侯官人陈梦雷(1650-1741)所编辑的大型类书。该书编辑历时28年,共分6编32典,是现存规模最大、资料最丰富的类书。《古今图书集成》,采撷广博,内容非常丰富,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中有人类、禽兽、昆虫,乃至文学、乐律等等,包罗万象。它集清朝以前图书之大成,是各学科研究人员治学、继续先人成果的宝库。由于成书在封建社会末期,克服以前编排上不科学的地方,有些被征引的古籍,现在佚失了,得以赖此类书保存了很多零篇章句。

  《古今图书集成》,原名《汇编》,成书於清朝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後来改名为《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究竟是康熙皇帝改定的,还是雍正皇帝改定的,尚存争议。不管哪一说,书名中的"今"都是指清朝初期,"古"则上溯到远古。正如雍正上谕所说的:"贯穿古今,汇合经史,天文地理,皆有图记,下至山川草木,百工制造,海西秘法,靡不备具,洵为典籍之大观。"编者陈梦雷说得更具体:"凡在六合之内,巨细毕举。其在《十三经》、《二十一史》者,只字不遗;其在稗史子集者,十亦只删一二。"也就是说,该书汇集了从上古到明末清初的文献资料。在当时来说,确实做到了集古今图书之大成,故名曰《古今图书集成》。

  《古今图书集成》的实际创编者叫陈梦雷,字则震,号省斋,晚号松鹤老人。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康熙四十年完成初稿,四十五年缮成清本,初名《汇编》,呈清圣祖(康熙皇帝)过目,改名《古今图书集成》,未及刊行圣祖驾崩。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明伦汇编官常典宗藩部之13

国学作者:清·陈梦雷   国学书目:古今图书集成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竟陵郡公坐纶徙长沙
  卫王集
按隋书卫昭王传昭王爽子集字文会初封遂安王
寻袭封卫王炀帝时诸侯王恩礼渐薄猜防日甚集
忧惧不知所为乃呼术者俞普明章醮以祈福助有
人告集咒诅宪司希旨锻成其狱奏集恶逆坐当死
天子下公卿议其事杨素等曰集密怀左道厌蛊君
亲公然咒诅无惭幽显情灭人理事悖先朝是君父
之罪人非臣子之所赦请论如律时滕王纶坐与相
连帝不忍加诛乃下诏曰纶集以附萼之华犹子之
重縻之好爵匪由德进正应与国升降休戚是同乃
包藏妖祸诞纵邪僻在三之义爱敬俱沦急难之情
孔怀顿灭公卿议既如此览以潸然虽复王法无私
恩从义断但法隐公族礼有亲亲致之极辟情所未
忍于是除名为民远徙边郡遇天下大乱不知所终
  长宁王俨
按隋书本传俨房陵王勇长子也诞乳之初以报高
祖高祖曰此即皇太孙何乃生不得地云定兴奏曰
天生龙种所以因云而出时人以为敏对六岁封长
宁郡王勇败亦坐废黜上表乞宿卫情哀切高祖览
而悯焉杨素进曰伏愿圣心同于螫手不宜复留意
炀帝践极俨常从行卒于道实鸩之也诸弟分徙岭
外仍敕在所皆杀焉
  齐王
按隋书炀三子传炀帝三男萧皇后生元德太子昭
齐王萧嫔生赵王杲 按本传字世朏小字阿
孩美容仪疏眉目少为高祖所爱开皇中立为豫章
王邑千户及长颇涉经史尤工骑射初为内史令仁
寿中拜扬州总管松淮以南诸军事炀帝即位进封
齐王增邑四千户大业二年帝初入东都盛陈卤簿
为军导寻转豫州牧俄而元德太子薨朝野注望
咸以当嗣帝又敕吏部尚书牛弘妙选官属公卿
由是多进子弟明年转雍州牧寻徙河南尹开府仪
同三司元德太子左右二万余人悉隶于宠遇益
隆自乐平公主及诸戚属竞来致礼百官称谒填咽
道路颇骄恣昵近小人所行多不法遣乔令则刘
虔安裴该皇甫谌库狄仲锜陈智伟等求声色狗马
令则等因此放纵访人家有女者辄矫命呼之载
入宅因缘藏隐恣行淫秽而后遣之仲锜智伟二
人诣陇西挝炙诸胡责其名马得数匹以进于
令还主仲锜等诈言王赐将归于家不之知也又
乐平公主尝奏帝言柳氏女美者帝未有所答久之
主复以柳氏进于纳之其后帝问主柳氏女所
在主曰在齐王所帝不悦于东都营第大门无故
而崩听事&#中析识者以为不祥其后从帝幸榆林
督后军步骑五万恒与帝相去数十里而舍会帝
于汾阳宫大猎诏以千骑入围大获麋鹿以献
而帝未有得也乃怒从官皆言为左右所遏兽不
得前帝于是发怒求罪失时制县令无故不得出
境有伊阙令皇甫翊幸于违禁将之汾阳宫又京
兆人达奚通有妾王氏善歌贵游宴聚多或要致于
是展转亦出入王家御史韦德裕希旨劾帝令甲
上千余大索第因穷治其事妃韦氏者民部尚
书冲之女也早卒遂与妃姊元氏妇通遂产一女
外人皆不得知阴引乔令则于第内酬宴令则称庆
脱帽以为欢乐召相工令遍视后庭相工指妃姊
曰此产子者当为皇后王贵不可言时国无储副
自谓次当得立又以元德太子有三子内常不安阴
挟左道为厌胜之事至是事皆发帝大怒斩令则等
数人妃姊赐死府寮皆斥之边远时赵王杲犹在
孩孺帝谓侍臣曰朕唯有一子不然者当肆诸市
朝以明国宪也自是恩宠日衰虽为京尹不复关
预时政帝恒令武贲郎将一人监其府事有微失
武贲辄奏之帝亦常虑生变所给左右皆以老弱
备员而已每怀危惧心不自安又帝在江都宫元
会具法服将朝无故有血从裳中而下又坐斋中
见群鼠数十至前而死视皆无头意甚恶之俄而
化及作乱兵将犯跸帝闻顾谓萧后曰得非阿孩邪
其见疏忌如此化及复令人捕时尚卧未起贼
既进惊曰是何人莫有报者犹谓帝令捕之因
曰诏使且缓儿不负国家贼于是曳至街而斩之及
其二子亦遇害竟不知杀者为谁时年三十四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