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七皇王部三十二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隋恭皇帝

  《隋书》曰:恭皇帝讳侑,元德太子之子也。母曰韦妃。性聪敏,有器度。大业三年。立为陈王。后数载,徙为代王,邑万户。及炀帝亲征辽东,令於京师总留事。十一年,从幸晋阳,拜太原太守。寻镇京师。义兵入长安,尊炀帝为太上皇,奉帝纂业。大业十三年十一月壬戌,上即皇帝位於大兴殿,诏大赦天下,改义宁元年,大辟罪已下,咸赦除之。甲子,以光禄大夫、大将军、太尉唐公为假黄钺、使持节、大都督内外诸军事、尚书令、大丞相,进封唐王。二年三月丙辰,左屯卫将军宇文化及弑太上皇於江都宫,立秦王浩为帝。戊辰,诏唐王备九锡之礼,加玺绂、远游冠、绿綟绶,位在诸侯王上。唐国置丞相以下,一依旧式。五月,戊午,诏曰:"天祸隋国,大行太上皇遇盗江都,酷甚望夷,衅深骊北。悯予小子,奄逮不愆,哀号永感,心情麋溃,仰惟荼毒,仇复靡申,形影相吊,罔知启处。相国唐王,膺期命世,扶危拯溺,自北租南,东征西怨,总九合於一匡,决百胜於千里,纠率夷夏,大庇讠民黎,保乂朕躬,繄王是赖。德侔造化,功格苍旻,兆庶归心,历数斯在,屈为人臣,载违天命。在昔虞、夏,揖让相推,苟非重华,谁堪命禹!当今九服崩离,三灵改卜,大运去矣,请避贤路,兆谋布德,顾已莫能,私重命驾,须归藩国。予本代王,及予而代,天之所废,岂其如是!庶凭稽古之圣,以诛四凶,幸值维新之恩,预充三恪。雪冤耻於皇祖,守禋祀於孝孙,朝闻夕殒,及泉无恨,今遵故事,逊於旧邸。庶官群辟,改事唐朝,宜依前典,趣上尊号。若释重负,感泰兼怀,假手真人,俾除丑逆。济济多士,明知朕意。"仍敕有司,凡有表奏,皆不得以闻。是日,上逊位於大唐。唐以上为隽阝国公。武德二年夏五月崩,时年十五。

  史臣曰:"恭帝年在幼冲,遭家多难,一人失德,四海土崩。群盗蜂起,豺狼塞路,南巢遂往,流彘不归。既锺百六之期,躬践数终之运,讴歌有属,笙镛变响,虽欲不遵尧舜之迹,其庸可得乎!"

  ○李密(附)

  《唐书》曰:李密,字玄邃,本辽东襄平人也。父宽,隋上柱国、蒲山公。密以父荫为左亲侍,常在仗下,炀帝顾见之,退谓许公宇文述曰:"向者在仗下小儿为谁?"许公对曰:"故蒲山公李宽子密也。"帝曰:"{?固}黑色小儿视瞻异常,勿令宿卫。"他日,述谓密曰:"弟聪令如此,当以才学取官,王卫藂脞,非养贤之所。"密大喜,因谢病,专以读书为事,时人希见其面。尝欲寻包恺,乘一黄牛,被以蒲韀,仍将《汉书》一帙挂於角上,一手捉牛靷,一手翻卷书读之。尚书令、越国公杨素见於道,从后按辔蹑之。既及,问曰:"何处书生,耽学若此?"密识越国公,乃下牛再拜,自言姓名。又问所读书,答曰:《项羽传》。越公奇之,与语大悦,谓其子玄感等曰:"吾观李密识度,汝等不及。"於是玄感倾心结讬。大业九年,炀帝伐高丽,使玄感于丽阳监运。时天下骚动,玄感将谋举兵,潜遣人入关迎密,以为谋主。密至,谓玄感曰:"今天子出征,远在辽外,今公拥兵出其不意,长驱入蓟,直扼其喉。前有高丽,退无归路,不过旬朔,赍粮必尽。举麾一召,其众自降,不战而擒,此计之上也。关中四塞,天府之国,若西入长安,掩其无备,天子虽还,失其襟带。据险临之,故当必克,万全之势,此计之中也。若随近逐便,先向东都,顿坚城之下,胜负殊未可知,此计之下也。"玄感曰:"公之下计,乃上策也。"密计遂不行。及玄感败,密乃间行入关,为捕者所获。时炀帝在高丽,密与其党俱送帝所,及出关外,防禁渐弛,密请通市酒食,每夜宴饮,喧哗竟夕,使者不以为意。行至邯郸,密等七人夜穿墙而遁。诣淮阳,隐姓名,自称刘智远,聚徒教授。经数月,密郁郁不得志,为诗曰:"金风荡初节,玉露凋晚林。此夕穷途士,郁陶伤寸心。野平葭苇合,村落藿藜深。眺听良多感,徙倚独霑襟。沾襟何所为,怅然怀古意。秦俗犹未平,汉道将何冀?樊哙市井屠,萧何刀笔吏。一朝时运会,万古传名谥。寄言世上英,虚名其可愧。"诗成而泣下数行。会东都贼帅翟让者聚党万馀人,密往归之。密因王伯当以策干让曰:"当今主昏於上,人怨於下,锐兵尽於辽东,和亲绝於突厥,方乃巡游扬、越,委弃京都,此亦刘、项奋起之会。以足下雄材大略,席卷二京,诛灭暴虐,则隋氏不足亡也。"翟让深加敬异,遣说诸小贼,所至皆降。密又说让曰:"今兵众既多,粮无所出,若直取荥阳,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