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一十三皇王部三十八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唐德宗孝文皇帝

  《唐书》曰:德宗孝文皇帝,讳适,代宗长子。母曰睿真皇后沈氏。天宝元年四月癸巳,生于长安东宫。其年十二月拜特进,封奉节郡王。代宗即位之年五月,以上为天下兵马元帅,改封鲁王。八月,改封雍王。广德二年二月,立为皇太子。大历十四年五月辛酉,代宗崩。癸亥,即位于太极殿。六月己亥朔,御丹凤楼,大赦天下。八月,以门下侍郎、平章事崔祐甫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以道州司马同正杨炎为门下侍郎、平章事。乙巳,遣太常少卿韦伦使吐蕃,以蕃俘五百人还之,示修好也。冬十月,吐蕃合南蛮之众,号二十万,三道寇茂州,扶、文、黎、雅等州,连陷郡邑。发禁兵四千助蜀,大破之。十二月乙卯,立宣王诵为皇太子。建中元年春正月丁卯朔,御含元殿,改元建中,群臣上尊号曰圣神文武皇帝。己巳,朝太清宫。庚午,谒太庙。辛未,有事於郊丘,还宫,御丹凤门,大赦天下。自艰难以来,征赋名目颇多,今后除两税外,辄率一钱,以枉法论。二年三月,筑汴州城。初,大历中李正已有淄、青、齐、海、登、莱、沂、密、德、棣、曹、濮、兖、郓十五州之地,李宝臣有恒、定、易、赵、深、冀、沧七州之地,田承嗣有魏、博、相、卫、洺、贝、澶七州之地,梁崇义有襄、邓、均、房、复、郢六州之地,各聚兵数万。始因叛乱得立,虽朝廷宠待加恩,心犹疑贰,皆连衡盘结以自固。先是,汴州以城隘不容众,请广之。至是筑城。五月丙寅,以军兴十一而税。冬十一月,尚书左仆射杨炎贬崖州司马,寻赐死。三年四月,封朱滔为通义郡王。朱滔、王武俊与田悦合众而叛。十一月,朱滔、田悦、王武俊於魏县军垒各相推奖,僣称王号。署官名如国初亲王行台之制。丁丑,李希烈自称天下都元帅、太尉、建兴王,与朱滔等四盗胶固为逆。四年春正月,凤翔节度使张镒与吐蕃宰相尚结赞同盟於清水。庚寅,李希烈陷汝州,执州将李元吉而去,东都震骇。甲午,遣颜真卿宣慰李希烈军。八月丁未,李希烈率众三万攻哥舒曜於襄城,东都危急。冬十月,诏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泾原之师救哥舒曜。丁未,泾原军出京城,至浐水,倒戈谋叛,姚令言不能禁止。上令载缯彩二车,遣晋王往慰谕之,乱兵已阵於丹凤阙下,促神策军拒之,无一人至者。上与太子诸王妃主百馀人出苑北门,右龙武军使令狐建方教射于军中,闻难,聚射士得四百人扈从。其夕,至咸阳,饭数匕而过。戊申,至奉天。己酉,元帅都虞候浑瑊以子弟家属至,乃以瑊为行在都虞候。乱兵既剽京城,屯於白华,乃於晋昌里迎朱泚为帅,称太尉,居含元殿。上以奉天隘,欲幸凤翔,壬子,凤翔军乱,杀节度使张镒,乃止。癸丑,李希烈陷襄城,哥舒曜走洛阳。丁巳,邠宁节度韩游瑰与讬惟明率兵三千至,才入奉天,贼军亦至,乃出拒之,王师不利。贼攻城愈急,矢石雨下,死伤者众,人心危蹙,上与浑瑊对泣。朱泚据乾陵作乐,下瞰城中,辞多侮慢。戊子,朔方节度使李怀光遣兵马使张韶奉表,言大军将至。乃令昇韶巡城,叫呼欢声动地,贼不之测,疑惧缓攻。癸巳,怀光军次醴泉,是夜贼解围而去。神策将李晟自定州率师赴难,军於渭桥。

  兴元元年春正月,上在奉天诏曰:"克致兴化,必在推诚;忘已济人,不吝改过。朕嗣服丕构,君临万邦,失守宗祧,越在草莽。不念率德,诚莫追於既往;永言思咎,期有复於将来。明征其义,以示天下。予小子惧德不嗣,罔敢怠荒。然以长於深宫之中,暗於经国之务,积习易溺,居安忘危,不知稼穑之艰难,不恤征戍之劳苦。致泽靡下究,情未上通,事既壅隔,人怀疑阻。犹昧省已,遂用兴戎,征师四方,转饷千里。赋车籍马,远近骚然;行赍居送,众庶劳止。力役不息,田莱多荒。暴令峻於诛求,疲民空於杼轴,转死沟壑,离去乡闾,邑里丘墟,人烟断绝。天谴於上而朕不寤,人怨於下而朕不知。驯致乱阶,变起都邑,贼臣乘衅,肆逆滔天,曾莫愧畏,敢行凌偪。万品失序,九庙震惊,上辱於祖宗,下负於蒸庶。痛心靦面,罪实在予,永言愧悼,若坠泉谷。赖天地降祐,人祗叶谋,将相竭诚,爪牙宣力,群盗斯屏,皇维载张。将弘永图,必布新令。朕晨兴夕惕,惟省前非。乃者公卿百寮用加虚美,以圣神文武之号,被蒙暗寡昧之躬,固辞不获,俯遂群议。昨因内省,良所瞿然。自今已后,中外书奏不得言圣神文武之号。今上元统历,献岁发祥,宜革纪年之号,式敷在宥之泽,可大赦天下,改建中五年为兴元元年。李希烈、田悦、王武俊、李纳,咸以勋旧,继守藩镇,联抚驭乖方,致其疑惧,皆由上失其道而下罹其灾。一切并与洗涤,复其爵位,待之如初,仍即遣使宣谕。朱滔以泚连坐,路远必不同谋,永念旧勋,务存弘贷,如能效顺,亦与维新。朱泚反易天常,盗窃名器,暴犯陵寝,所不忍言,获罪祖宗,朕不敢赦。除泚外,并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