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一百一十五皇王部四十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唐文宗昭献皇帝

  《唐书》曰:文宗昭献皇帝,讳昂,穆宗第二子也。母曰贞献皇后萧氏。元和四年十月生。长庆元年封江王,初名涵。宝历二年十二月,敬宗遇弑,贼苏佐明等矫制立绛王勾当军国事。枢密使王守澄、中尉梁守谦率禁军讨贼,诛绛王,迎上於江邸。癸卯,见宰臣於阁内,下教处分军国事。宰臣百寮三上表劝进。乙巳,即位於宣政殿。景午,上赴西宫成服。丁未,宰臣百寮上表请听政,三表,许之。戊申,尊圣母为皇太后。乙酉,敕凤翔、淮南先进女乐二十四人,并放归本道。庚戌,以兵部侍郎、翰林学士韦处厚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太和元年二月乙巳,御丹凤楼,大赦,改元。六月,诏:"元和、长庆中,皆因用兵,权以济事,所下制敕,难以通行。宜令尚书省取元和已来制敕,参详删定讫,送中书门下议定闻奏。"甲戌,以旱放系囚。七月,李同捷除兖海,不受诏,结幽镇谋叛。徐州王智兴请全军讨之。帝自撰集《尚书》中君臣事迹,命画工图写於太液亭,朝夕观览。三年五月己卯朔。柏耆斩李同捷于将陵,沧景平。丁亥,御兴安楼,受沧州所献俘。九月,敕两军、诸司、内官不得著纱縠绫罗等衣服。帝性俭素,不喜华侈。驸马韦处仁著夹罗巾,帝谓之曰:"比慕卿门地清素,以之选尚。如此巾服,从他诸戚为之,惟卿非所宜也。"十一月甲午,帝亲祀昊天上帝於南郊,礼毕,御丹凤门,大赦。禁止奇贡。四方不得以杂样织成非常之物为献。十二月,蛮陷邛、雅等州。戊午,以右领军卫大将军董重质充神策西川行营都知兵马使。蛮陷成都府,入梓州西郭门下营。又诏促诸镇兵马救援两川。乙巳,郭钊奏蛮退,遣使赐蛮帅蒙?巅国信。四年四月,诏曰:"俭以足用,令出惟行,著在前经,斯为理本。朕自临四海,愍元元之久困,日昃忘食,宵兴疚怀。虽绝文绣之饰,尚愧茅茨之俭。示喻卿士,形於诏条。如闻积习流弊,馀风未革。车服第室,相尚以华靡之制;资用货宝,固启于贪冒之源。有司不禁,侈俗滋扇。盖朕教导之未敷,使兆庶昧於耻尚也。其何以足用行令,臻於致理欤!永念惭叹,迨兹申敕。自今内外班列职位之士,各务素朴,弘兹国风。有僣差尤甚者,御史纠上。主者宣示知朕意焉。"上承长庆、宝历奢靡之风,锐意惩革,躬行俭素,以率厉之。五年春正月庚子朔,以积阴浃旬,罢元会。太原旱,赈粟十万石。二月,神策中尉王守澄奏宰相宋申锡与漳王谋反,即令追捕。庚子,诏贬宋申锡为太子右庶子。壬寅,左常侍崔玄亮及谏官等四十人伏奏玉阶:"北军所告事,请不於内中鞫问,乞付法司。"帝曰:"吾谋於公卿矣,卿等且退。"崔玄亮泣涕陈谏久之,帝改容劳之曰:"朕即与宰臣商议。"玄亮等方退。癸卯,诏漳王庭凑可降为巢县公,宋申锡开州司马同正。初,京师忷忷,以宰相实联亲王谋逆,三四日后,方知诬构。人士侧目於守澄、郑注,故谏官号泣论之,申锡方免其祸。六年春正月乙未朔,以大雪废元会。壬子,诏曰:"朕闻天听自我人听,天视自我人视。朕之菲德,涉道未明,不能调序四时,导迎和气。自去冬已来,逾月雨雪,寒气尤甚,颇伤於和。念兹庶氓,或罹冻馁,无所假贷,莫能自存。中宵载怀,旰食兴叹,怵惕若厉,时予之辜。思弘惠泽,以顺时令。天下死罪囚,除官典犯赃,故意杀人外,并降从流,流已递降一等。"七年正月诏曰:"朕承上天之眷佑,荷列圣之丕图,宵旰忧劳,不敢暇逸,思致康乂,八年於兹。而水旱流行,疾疫作沴,兆庶艰食,紥瘥相仍。盖德未动天,诚未感物,一夫失所,其过在予。载怀罪己之心,深轸纳惶之虑。如闻关辅、河东,去年亢旱,秋稼不登,今春作之时,农务尤切,若不能赈救,惧至流亡。京兆府赈粟十万石,河中府、绛州各赐七万石,同、华、陕、虢、晋等州各赐十万石,并以常平义仓物充。"七月,以旱,命京城诸司疏决系囚。闰七月乙卯,诏曰:"朕嗣守丕图,覆妪生类,兢业寅畏,上承天休。而阴阳失和,膏泽愆候,害我稼穑,灾于黔黎。有过在予,敢忘咎责。从今避正殿,减供膳,停教坊乐,厩马量减刍粟,百司厨馔亦宜权减。阴阳郁湮,有伤和气,宜出宫女千人,五坊鹰犬量须减放。内外脩造事非急务者,并停。"八月甲申,御宣政殿,册皇太子永。是日降诏:"应犯死罪降从流,流已下递减一等。"九年冬十月,内出曲江新造紫云楼采霞亭额,左军中尉仇士良以百戏於银台门迎之。时郑注言秦中有灾,宜兴土功以厌之,乃浚昆明、曲江二池。上好为诗,每诵杜甫《曲江行》云:"江头宫殿锁千门,细柳新蒲为谁绿?"乃知天宝已前,曲江四岸皆有行宫台殿、百司廨署,思复昇平故事,故为楼殿以壮之。王涯献榷茶之利,乃以涯为榷茶使。茶之有税,自涯始。十一月壬戌,中尉仇士良率兵诛宰相王涯、贾餗、舒元舆、李训、王藩、郭行馀、郑注、罗立言、李孝本、韩约等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