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二百五十五职官部五十三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刺史下

  《隋书》曰:杨尚希素有足疾。上谓之曰:"蒲州出美酒,足堪养病,屈公卧治之。"於是出拜蒲州刺史。

  又曰:高励拜楚州刺史,吏民安之。先是,城北有伍子胥庙,其俗敬鬼,祈祷者必以牛酒,至破产业。励叹曰:"子胥贤者,岂宜损百姓。"乃告谕所部,自此遂止,百姓赖之。

  又曰:张威以罪免,后从上祠泰山。至洛阳,上谓威曰:"自朕之有天下,每委公以重镇,可谓推赤心矣。何乃不修名行,惟利是视?岂直孤负朕心,亦且累卿名德。"因问威曰:"公所执笏,今安在?"威顿首曰:"臣负罪亏失,无颜复执,谨藏於家。"上曰:"可持来。"威明日奉笏以见。上曰:"虽不遵法度,功效实多,朕不忘之。今还公笏。"于是复拜洛州刺史。

  又曰:梁彦光拜赵州刺史。彦光言於上曰:"臣前待罪相州,百姓呼为戴帽饧。臣自分废黜,无复衣冠之望,不谓天恩复垂收采。请复为相州,改弦易调,庶有以变其风俗,上答隆恩。"上从之,复为相州刺史。豪猾者闻彦光自请而来,莫不嗤笑。彦光下车,发擿奸隐,有若神明,於是狡猾之徒莫不潜窜,合境大骇。

  《唐书》曰:天授二年正月,天后内出绣袍,赐新除都督、刺史。其袍皆刺绣作山形,绕山勒回文,铭曰:"德政惟明,职令思平,清信忠勤,劳进躬亲。"自此每新除都督、刺史,必以袍赐之。

  又曰:李择言,开元中为汉、褒、相、岐四州刺史。安德郡公所历,皆以严幹闻。其在汉州,张嘉贞为益州长史判都督事,性简贵,待管内刺史礼隔,而引择言同榻坐谈正理,时人荣之。

  又曰:袁光庭者,河西戍将,天宝末为伊州刺史。禄山之乱,西北边戍兵入赴难,关、陇郡邑皆为吐蕃所拔,惟光庭守伊州累年。外救不至,虏百端诱说,终不屈,部下如一。及矢石既尽,粮储并竭,城将陷没,光庭手杀其妻子,自焚而死。朝廷闻之,赠工部尚书

  又曰:曹王皋上书言理道,拜为衡州刺史。坐小法,贬潮州刺史。杨炎作相,复以皋为衡州刺史。初,皋为御史覆讯,惧贻太妃忧,出则素服,入则公服,言貌如平常,太妃不知之也。及为潮州,诡词谓迁官,至是复为衡州,方具以事白太妃。因泣下,具言非疾不敢有闻。其沉密重慎如此。

  又曰:贞元初,德宗以奉先县令郑珣瑜为饶州刺史,昭应县令韦武为遂州刺史,华原县令崔琮为汝州刺史,蓝田县令韦贞伯为舒州刺史,盩厔令李曾为郢州刺史。录善政也,各赐马一匹,并彩物衣服以遣之。

  又曰:元和十四年十月,上欲以潮州刺史韩愈为袁州刺史。愈至潮州献上表,上对宰臣曰:"昨日韩愈表,因思当时所论佛骨,大是爱我,我岂不知?然为人臣,不当言人主事佛乃年促也。我以是恶之。"是时上深欲擢用愈,候宰臣启之耳。皇甫镈素嫉愈,乃曰:"终是狂疏,且与移一郡。"故有是命。

  又曰:刘禹锡移授播州刺史,御史中丞裴度奏:"禹锡母年八十,今播州乃猿狖所居,人迹罕至。禹锡诚合得罪,然其老母必至不得行,则须与子为死别,伤陛下孝理之风。伏请屈法,稍移近处,使得终养。"上曰:"夫为人子,每事尤须修谨,常恐贻亲之忧。今禹锡所坐,更合重於他人,岂可以此论。"度不能对。上曰:"我所言,是责人子之事,然终不能伤其所亲之心。"明日改授禹锡为连州刺史。

  又曰:崔珙,太和七年正月拜广州刺史,兼岭南节度使。延英中谢,帝问以抚理南海之宜,珙奏对明辨,帝深嘉之。时高瑀镇徐州,承智兴之后,军骄难制,军士数犯法,上欲择威望之帅以临之,久难其才。会珙言事慷慨,谓宰臣曰:"崔珙言事,神气真爽,此可以临徐人。"即以王茂先代珙镇广南,授珙检校工部尚书、徐州刺史。

  又曰:张贾出守衢州。辞日,文宗谓贾曰:"闻卿大善长行。"贾知上不喜博,遂自解说,乃曰:"臣公事之馀,聊与宾客为戏,非有所妨也。"上曰:"岂谓好之而不妨事耶!"自后刺史面辞日,上必殷勤戒饬,曰:"无嗜博,无饮酒。"

  又曰:浑鐬,瑊之子。开成初年,相拟寿州刺史,文宗曰:"鐬,勋臣子弟,岂可以委牧民。仲尼有言:不如多与之邑。今我念其先人之功,与之致富可也。"宰臣曰:"鐬常历名郡,有政能。"乃从之。

  又曰:开成二年,幽州节度使史元忠奏当管八州,准门下牒追刺史右鱼各一只。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