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太平御览》是宋代一部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汉民族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太平御览》它采以群书类集之,共分55部、550门而编为千卷,故名《太平总类》。宋太宗赵炅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

  《太平御览》四部书中,《太平御览》编得最早。它是一部综合性类书,门类繁多,征引赅博,在类书中堪称“空前”,被视为“类书之冠”,这是很有道理的。《太平御览》(下简称《御览》)的编纂时间,据王应麟《玉海》引《太宗实录》记载:从太平兴国二年(977)下诏开修,到太平兴国八年(984)完成,共用了七年时间。初名《太平总类》,太宗赵光义为夸示自己好学,曾说:“此书千卷,朕欲一年读遍。”因而命人日进三卷,备“乙夜之览”, 才诏改今名。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太平御览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卷三百五兵部三十六

国学作者:宋·李昉等   国学书目:太平御览   更新:2016/1/3   来源:本站原创
  ○征伐下

  《说苑》曰:赵简子举兵伐齐,有被甲者笑之。曰:"子何笑?"对曰:"臣有宿笑。"简子曰:"有以说之,则可,无则死。"对曰:"当桑之时,臣邻家夫与妻俱之田,见桑中女,因追之;不能,还反,其妻怒而去之,臣笑其旷也。"简子曰:"今吾伐国失国,是吾旷也。"还师而归。

  又曰:中行献子将伐郑,范文子曰:"不可得志於郑,诸侯仇我,忧必滋长。"郄至又曰:"得郑,是兼国也,则王者固多忧乎?"文子曰:"王者盛其德而远人归,故无忧;今我寡德而有使王者之功,故多忧。今子见无事而欲富乐者乎?"

  《新序》曰:秦欲伐楚,使者往观楚重宝。楚王闻之,召令尹子西问焉,曰:"秦欲观楚宝器和氏之璧、隋侯之珠,可以示诸侯乎?"对曰:"臣不知也。"召昭奚恤问焉,对曰:"此欲观吾国之得失而图之,非国之重宝也。"遂使恤应之。恤发精兵三百人陈於西门之内,为东西之坛。秦使者至,恤曰:"君,客也,请就上位。"东子西,南面太宗子方次之,叶公子高次之,司马子反次之。恤自居西面之坛,称曰:"客观楚之宝器。楚所宝者,贤臣也。理百姓,实仓廪,使民人各得其所。子西在此,奉珪璧、使诸侯、解忿愤之难,交两国之欣,使无兵革之忧。太宗子方在此,守封疆,谨境界,不侵邻国,邻国亦不见侵。叶公子高在此,理师旅,正兵戎,以当强敌,提桴鼓以动百为之众,使皆赴汤火、蹈白刃,出万死不顾一生。司马子反在此,若怀霸王之余义,撮治乱之遗风。昭奚恤在此,惟大国所观。"秦使者惧然,无以对,遂揖而去。使者反,言於秦君曰:"楚多贤臣,未可谋也。"

  又曰:汤居亳七十里,地与葛为邻。葛伯放淫不祀,汤使人问之曰:"何为不祀?"曰:"无以供牺牲也。"汤使人遗之牛羊,葛伯食之,又不以祀。汤又使人问曰:"何为不祀?"曰:"无以供粢盛也。"汤又使众往为耕,老弱馈食。葛伯率其民,要其有酒肉黍稻者夺之,不受者杀之。有一童子以黍肉饷,杀而夺之。书曰:"葛伯仇饷",此之谓也。为其杀是童子而征之,四海之内皆曰:"非富天下也,为匹夫匹妇复仇也。

  《蜀王本纪》曰:秦惠王欲伐蜀,乃刻五石牛,置金其后。蜀人见之,以为牛能大便金,牛下有养卒,以为此天牛也,能便金。蜀王以为然,即发卒千人,使五丁力士拖牛成道,致三枚於城郭。秦道得通,石牛力也。后遣丞相张仪等将兵,随石牛道伐蜀焉。

  《英雄记》曰:建安中,曹操於南皮攻袁谭,斩之。操作鼓吹,自称万岁,於马上舞也。

  《纪年》曰:周穆王四十七年伐纡,大起九师,东至於九江,比鼋,以为梁。

  《春秋后秦语》曰:陈轸为楚使,来见秦惠王,曰:"卞庄子方刺兽,而管竖子止之,曰:两兽方食牛,牛必甘,甘必争,争必斗,斗则大者伤,小者死。从伤而刺之,一举必有双兽之功。卞庄子以为然,立待之。顷有两兽之功。今韩、魏相攻,期年不解,是必大国伤,小国亡。从伤而伐之,一举必有两实。此犹卞庄子刺虎之类也。"惠王曰:"善"。

  又《楚语》曰:白起将兵伐楚。楚人黄歇者游学博闻,襄王以为辩,故使於秦,说昭王曰:"天下莫强於秦、楚,今闻大王欲伐楚,此犹两虎相与斗,而怒大受其弊。不如善楚。"秦王乃止不伐楚,约为与国,黄歇受约而归。

  又《赵语曰:张孟谈阴见韩魏之君曰:"臣闻唇亡者齿寒,今智伯率二君而伐赵,赵亡矣。赵亡则二君为之次。"二君曰:"我知其然。"

  《吴越春秋》曰:夫差令於邦中曰:"寡人欲伐齐,敢有谏者死。"太子友请明。时怀丸挟弹从后园而来,衣沾履濡。吴王夫差怪而问之,太子友对曰:"臣游后园,闻秋蝉之鸣,往而观之,秋蝉登高树,饮清露,悲吟以为安,不知螳螂超枝缘条,曳腰举刃,欲援其形也。螳螂贪心时进,志在有利,不知黄雀缘茂林,徘徊枝叶,欲啄螳螂也。夫黄雀知伺螳螂之有味,不知臣踌躇引弹蜚丸之集其背也。"

  又曰:越王勾践谓大夫种曰:"孤闻吴王淫而好色,因此而坏其谋之可。"大夫种曰:"可。惟君王选择美女二人而进之。"於是越王曰:"善哉。"乃使相工索国中,得苎萝山卖薪之女,名西施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